财经人物搜索
人物姓名任职单位

作者简介:苏小和,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在《南方周末》 、《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新京报》、《东方早报》、《上海证券报》等多家媒体开设书评和人物专栏,与王晓渔、戴新伟、成庆等人发起运作《中国独立阅读报告》,倡导公民社会常识阅读,影响了海内外一批真正的阅读人群。出版《我们怎样阅读中国》、《中国企业家黑皮书》、《我的自由选择》等著作。[详细介绍]


《仓惶人物志》专栏介绍:试图沿着自由、权利、经济人和个体价值等维度,对中国人的个体命运进行一次有别于传统教材的另类阐释,将个体的命运从主流意识形态中脱离出来,置放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历史变迁中,呈现出中国人真实的人生状态,并由此还原中国个体生命的权利与尊严。[博客] [微博]

最新专栏

苏小和:虚拟的幸福感
2013年01月21日

或许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即我们可能一直活在一个坏的“均衡”体系里。比如我们一方面痛恨腐败,一方面却又羡慕腐败,两方面的结合,构成了一个恶的市场框架。绝大多数人成为这个坏的均衡中的一员,每个人都是作恶者。[详细]

苏小和:政府还会超发货币吗
2013年01月14日

一个有着自由精神和独立思想的经济学家,应该理直气壮地指出,中国经济并无可能独立于世界经济体系之外,中国的经济环境从来都不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特例,需要改革的,肯定不是已经被实证主义论证过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原则,而是刚刚上路的中国经济秩序。或者我们干脆指出,需要改革的肯定不是真理,而是中国不能以特色之名曲解真理,抵制真理。[详细]

苏小和:三一重工的市场短视
2012年11月07日

现实的沮丧之处在于,以目前中国人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来判断,或者以一般意义上的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价值观来判断,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关心开放的市场精神和法治精神,人们的兴趣必然锁定在中美利益对抗的层面。这或许是意识形态传播的结果,但也可以理解成一个时代中国人的一种集体意识。[详细]

苏小和:政府锁住了城市的大门
2012年8月20日

这是一个需要不断解释的经济学逻辑。原因在于,当我们说到城市化,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改称为城镇化,当我们说到城镇化,我们则理所当然地认为,城市化的进程,是政府计划或者引导的结果,而不是市场的自发秩序。[详细]

苏小和:国有企业是一种原罪
2012年4月12日

国有企业首先是一种经济学的错误,不仅仅是中国人的错误,只要有政府存在,国有企业的悲剧就会如影随形。即使是自由市场发达的美国,也是如此。[详细]

苏小和:李昌平向总理说实话
2012年4月9日

农村的破落、农民的痛苦和官场的腐败,压得李昌平喘不过气来。他吃不好饭,睡不着觉,最终决定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一封信。信中他含泪直陈:“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用大量数据和事实反映棋盘乡“盲流如洪水,负担如泰山,债台如珠峰,干部如蝗虫,责任制如枷锁,政策如谎言,假话如真理” 的实际情况。一心为民请命的李昌平并不知道这封信会使自己的人生发生怎样的变化。[详细]

苏小和:董辅礽 挺身护市的经济学家
2012年3月7日

董辅礽在50年的学术生涯中,不管是研究计划经济,还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转轨经济,都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就。正如经济学家朗咸平的评价:“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的生活也许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详细]

苏小和:禹作敏与大邱庄
2012年2月27日

1993年1月,天津的一个小村庄惊动了美国的《纽约日报》,他们这样报道:“大邱庄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公司。这个村有4400人,却有16辆奔驰轿车和一百多辆进口的豪华小轿车,1990年人均收入3400美元,是全国人均收入的10倍,1992年,大邱庄的工业产值据称达到了40亿元。”[详细] [评论]

苏小和:褚时健的59岁现象
2012年2月20日

很多人认为,他的贡献与所得落差巨大,因此他的贪心可以原谅。这种说法从情理上可以理解,但是在法理上却行不通。这种矛盾,恰恰折射了中国改革开放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国有企业关于体制、所有权及如何给企业家能力定价的深层次问题。[详细] [评论]

苏小和:王进喜的符号意义
2011年12月13日

相信如今依然怀念王进喜的人们,都会记得他频繁出现在报纸上的钢铁一样的身躯,仿佛一个不锈钢做成的机器人,远远看过去,他甚至还闪耀着那个时代的光芒。但应该很少有人再会想起王进喜生活上的遭遇,他的冤屈、他的短命,他钢铁一样的生命在第四十七个年头戛然而止。[详细] [评论]

苏小和:张培刚的才华
2011年11月25日

张培刚在青年时代曾经与胡适之、赵元任等学术大师过往,他具有难得的学术实力。他在1940年研究浙江米市的时候,独立使用了“交易费”概念,而且斩钉截铁地指出了节约交易费用与组织的关系,因此,接下来对准制度条件,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详细]

苏小和:陈永贵——毛泽东的知己
2011年11月21日

中国现代史注定是要将陈永贵记录在档的,因为他以一介农民的身份,不靠起义,不靠杀人越货,没有资历,没有后台,几年之内,竟然成了这个国家主管农业的副总理。甚至可以总结,陈一路扶摇直上,仅仅是以生产的名义,经济的名义。[详细]

苏小和:政府智囊林毅夫
2011年11月15日

沿着林毅夫的人生轨迹来阅读他是很危险的,我们极有可能掉进国家意识形态的陷阱中,掉进某种简单的二元判断之中。比如在大陆与台湾之间,比如在主流经济学家和民间经济学家之间,比如在赞美和批评之间,这样二元思维的阅读路径显然是前置性的,极有可能让我们最终读不懂林毅夫。[详细]

苏小和:孙志刚之死
2011年11月07日

一个身板结实的年轻人就这么死了,他死于一张臭名昭著的暂住证。如果孙志刚只是住在自己的家乡,不去广州;或者说他去了广州,但及时办理了暂住证,想来他应该会好好地活着。可是他没有办理暂住证,为什么要办理这个看上去毫无用处的东西呢?为什么要在自己的祖国暂住呢?[详细]

苏小和:先知杨小凯
2011年10月31日

一直到2002年,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叫杨小凯的经济学家。那是春天的一个周末,我在天则经济研究所看见了他,瘦弱,有些苍白,为我们慢慢讲述着“后发劣势”的课题。大约一个多月之后,林毅夫针对小凯的演讲,专门写了一篇“后发优势”的文章。[详细]

苏小和:财会知识分子顾准
2011年10月24日

顾准身上的文人趣味之少,数学逻辑之严密,的确是个奇迹。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这样彻底的反思思路,仅仅靠文人激情找不到,也走不通。所以朱学勤认为,与其说顾准是人文知识分子,毋宁说他是科技知识分子。[详细]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