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假靳东的真粉丝

2020-10-16 00:14:15 北京商报网 

这两天,假“靳东”比真人还火。

整个事件的源头来自于江西都市频道的一档情感调解栏目。节目的标题叫《六旬追星女子:我要嫁靳东,勇敢活一次》。节目中,61岁女子黄月于近日离家出走,理由是自己和“靳东”在网上相恋多年,对方答应给她100万和一套房子。

看似荒唐的情感闹剧,让千千万万被骗的“黄月”和骗人的假明星走入公众视线。这些常人以为“怎么可能”发生的事件,还缠绕着引流、涨粉、PUA、变现等一长串关键词串联的产业链。

产业链两端的人都有鲜明特征。一边是以黄月为代表的“中国大妈”,年纪一把,有点积蓄,但信息闭塞、判断能力弱、缺乏关怀、执迷不悟。和当代“老成”的少年比起来,她们人老而心不老,很难抵挡那些有针对性的低级骗术。另一边,是别有用心的主播“靳东”们。除了靳东,被假扮的还有马云、刘涛、董卿等名人。而这些人的共同之处在于:都在中老年群体间圈粉无数,有着极高的认知度和美誉度。

这些年,以广场舞为场景,以黄金为载体,中国大妈成功出圈。她们的群体印象是实景的,也是物质的。但在骗子钻营的战术里,她们的标签常常是空虚的、孤单的。把这一点拿捏死,嘘寒问暖、主动关怀,一切就皆有可能了。

有学者把丧失审美价值,即年老视为女性权力丧失的一种表现。追星,便不是这样的。老年“脑残粉”,是青年人给她们的定义,但在她们自己的字典里,追星可能是一场大胆的颠覆,一场自我救赎。

与年轻女性追星所投射的情愫不同,对中老年女性来说,她们希望以此冲抵大半辈子不尽如人意的生活,没有风花雪月的感情世界。过往的漫长岁月里,她们让渡时间、自由、权力,但仍然会被不同程度地忽视、冷落、甚至嫌弃,一再被家庭和社会推向边缘。

消费主义建构的短暂自由,让假“靳东”唤起了她们迟暮的芳华,被骗的人因此心甘情愿地买单。电脑合成了机械男声,腔调生硬却用词柔软,直播间里可以用情感互动,更能用金钱交流。她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甚至外界的阻力和质疑声越是凶猛,越有一种力量推着她们一意孤行。

传统商业社会下,“粉”与被“粉”有相对明晰的界限。网络时代渐渐模糊了这组社会关系,过去“粉丝”行为是单向的,现在越来越双向。追星可以兼具物质、精神、心理,可佛系、随缘、围观,又可痴迷、狂热、非理性,当“粉丝”与崇拜对象关系被重新解构,便形成了新的文化现象。而这里面出现的无序与荒唐,很难说清对与错,是一个人的不可思议,也是一种文化的歇斯底里。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