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四季度GDP增速或到6%,“放水”后遗症将在明年下半年凸显

2020-06-24 13:46:45 证券市场红周刊 

记者 | 李沐遥

精彩观点:

下半年全球经济将进入复苏阶段,中国和东亚经济体复苏最快,其次是欧洲、美国,最后可能是其他发展中国家。

本轮经济复苏是一种“非典型”复苏,在经济复苏的阶段,供给端复苏快于需求端,形态上V型概率大。

我们预测今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到6%左右,但需注意的是,它的不确定性区间为±2.5%。

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今年投放的信贷将变成对经济增长的拖累,可能会带来一些金融风险。

房地产来稳定增长,无疑是饮鸩止渴。

6月22日,中金公司举办了“走出疫情:机遇与挑战”宏观策略线上媒体见面会。在该会议上,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谈及下半年宏观经济时表示:“中国下半年经济复苏的态势是比较明确的,但本轮经济复苏是一种‘非典型’的复苏。”对比中美两国M2货币快速增长的驱动因素,彭文生认为中国主要是依靠信贷扩张,但信贷扩张本身存在政策“后遗症”,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可能会对经济增长构成拖累。

本轮是“非典型”的经济复苏

下半年全球经济将进入复苏阶段,中国和东亚经济体复苏最快,其次是欧洲、美国,最后可能是其他发展中国家,但这一经济预测也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本轮经济复苏是一种“非典型”的复苏。疫情这种公共危机引发了经济衰退,它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供给驱动,这跟一般意义上的需求驱动经济周期,是不同的。在经济复苏的阶段,供给端复苏快于需求端,所以供大于求,呈现供给过剩的态势。

我们总体判断供给的复苏快于需求的复苏,有两个根本原因,一是在“新冠”疫苗研发出来之前,人们还是会减少被病毒感染的机会,减少不必要的出行以及不必要的消费。所以,在有效的疫苗出现之前,消费难以全面复苏。二是疫情期间增添了很多新债,债务是要还的。经济复苏阶段要如何还债?企业就会加快复工复产,以增加收入去还债,同时减少不必要的资本支出,减少不必要的投资和消费。这两方面是导致在复苏阶段供给快于需求的原因。

今年四季度GDP增速有望达到6%

我们预测今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为6%左右,它的不确定区间会有正负2.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有几种情形,可能是6%;可能是4%,甚至4%以下;也可能到8%,或者8%以上,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区间。

这样一个形势判断对宏观经济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首先是供大于求,通胀压力小。一季度是负6.8%的增长,四季度预测同比增长6%,区间变化将近13个百分点,按照过去的规律计算,经济增长要加快13个百分点,通胀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这一次通胀压力小,甚至有所下降。

我们刚才谈到在经济复苏期,供大于求,这个时候政策有两个选项,一是货币放松自然利率。货币放松,利率下降。二是财政直接增加需求,提升自然利率。我们看中国今年整个赤字率明显上升,而且中国的财政扩张政策主要落地在下半年,所以短期对利率有一定支撑。

长期来看,信贷扩张或对经济增长构成拖累

中期来讲,不仅关注今年下半年的增长,我们也要关注明年甚至后年,政策方面可能存在一些后遗症,有一些负面的效果。

疫情期间中美双方的M2货币都在大幅扩张,但是这背后的驱动力是不一样的。美国的货币增长主要靠财政扩张,中国的货币增长主要靠信贷扩张,这两个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模式。我们可以看到,我国的信贷比例在2017年以后是相对平稳的,但是今年开始的几个月里,信贷比例再一次大幅上升。

但信贷扩张有个问题,就是它对经济的支持是不持续的。短期内它确实为企业、个人提供现金流,为经济提供了支持。但在一段时间之后,需要还款付息,这就导致消费和投资端的现金流减少,对经济是一个拖累。所以,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今年投放的信贷将变成对经济增长的拖累,就可能会带来一些金融风险。

信贷扩张带来的后遗症,一是债务的问题,企业短期债务上升;二是房地产泡沫加重。信贷往往需要有抵押品,而房地产是最好的抵押品,所以信贷扩张往往是跟房地产联动,导致房地产价格上涨,未来经济复苏的过程中,房地产泡沫风险可能会更加严重。以房地产来稳定增长,无疑是饮鸩止渴。

经济复苏要考虑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同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要思考宏观政策方面,财政、货币政策的协同作用。从根本来讲,财政和货币信贷之间如何保持平衡?财政扩张是增加政府债务,但是它是增加企业和家庭的净资产。而现在的信贷宽松政策是在增加企业和家庭的负债,所以真正的帮助实体经济的政策还是要依靠财政。

今年,全球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财政赤字率上升的幅度,全球经济都在考察。相对信用来讲,无论是从经济周期下行,还是金融周期下行,还是考虑到西方国家利率零下限的问题,无论哪一种情况都要求财政扩张。

从美国来看,除了美国政府的财政扩张, 美联储的资金的一些操作也值得我们予以关注。美联储在市场上购买风险资产,买企业发展债券,银行发放贷款给企业,美联储承担银行贷款的信用风险,如果这个企业还不上钱,那么这个贷款的损失最终由美联储来承担。所以,实际上美联储作为中央银行,从最终贷款转变为最先贷款,直接给企业和个人贷款来承担信用风险。中国央行买国债,实际上是间接支持财政,但它本身不是一个财政行为,真正的财政行为是央行和债务人直接发生的行为。所以这一点我认为也是值得关注的。

对于中国来讲,过去10年央行一直在缩表,接下来我们怎么扩表?不仅仅关注央行,可能还要关注比如说公开市场,在二级市场买国债是不是可以直接财政政策货币化。

此外,还有一个新兴的工具值得关注,就是数字货币。我们都知道反对财政扩张的人,有一派的观点是认为财政扩张,资金效益从中央一层一层传递到地方,这里面可能有不少渗漏和浪费,不能真正到老百姓(603883,股吧)手里。而数字货币提供了一个可能,央行数字货币能够追踪资金的去向,从而确保资金最终落到政策真正要支持的群体。所以数字货币是新的数字经济时代,可能是一个更有效的发挥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作用的新工具。

以下为问答环节精编:

提问:中国下半年增速依赖出口和消费的比例会有明显的变化吗?

彭文生: 中国和一些东亚经济体经济复苏会比较快,那么发达国家,例如欧洲美国会相对慢一点,尤其是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这就意味着,下半年我们的出口是面临一些压力,现在的复苏主要是依靠内部需求拉动的,但内部需求也有下行压力,需要政策的支持。

提问: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对下半年中国经济的影响?

彭文生:短期来讲,中美在共同应对疫情这样一个大的目标下,我认为经济问题可能不是中美关系受到很大影响的一个方面,双方都需要稳就业、促经济。我们看到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现在正在有序推进。刚才我谈到中国经济复苏主要是内部需求驱动的这种经济复苏,也会增加中国对包括美国在内其他国家长期服务的需求。

提问:后续经济复苏是V型还是W型,大家争议很大,您对此如何看?

彭文生:从衰退到复苏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认为是V型。但是V型的尾巴可能不是那么明确,可能会有些波动。

提问:您刚才提到部分发展中国家疫情还在蔓延恶化,比如拉美、印度新兴市场地区受疫情影响,如何看待其结构性风险,新兴市场债务违约是否会出现,以及是否会进一步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经济的复苏和情绪的修复?

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欧洲、美国下半年经济复苏的态势是比较明确的,东亚加上欧洲和美国,占全球经济体超过2/3。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下半年全球经济复苏应该予以重视。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风险是,发展中国家虽然它的经济占全球的比重比较小,但是它人口众多,而这个疫情是个公共卫生危机,它有一个人道主义的视角。如果发展中国家疫情恶化,甚至出现社会秩序的失控,那么任何其他国家都难以独善其身。

在这种情况下,必然对全球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带来冲击,甚至对中国、欧洲、美国的经济复苏也会带来影响,所以有些发展中国家会不会出现比较大的金融市场波动,甚至金融危机,这些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提问:央行数字货币在未来多长时间内会是准财政功能的新工具,主要原因是因为疫情才成为准财政功能新工具的吗?

彭文生:倒不是说疫情才促使数字货币成为准财政工具。假使没有疫情,从发展的角度来讲,它也可能成为一个新的政策工具,疫情可能加速了这个过程。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红周刊(博客,微博)》立场,投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