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新货币数量论与凯恩斯“三个动机”说

2020-06-23 04:14:06 证券时报 

任寿根

2020年世界经济受到疫情冲击后,美国、欧盟等主要经济体迅速采取宽松货币政策,抵御经济风险和金融风险。大量货币被供给出来之后,会流向哪些领域,决定了未来世界经济走向。新货币数量论的出现就是为了对此进行分析,以便指导世界各国政府采取正确的措施应对风险和不确定性。

凯恩斯“三个动机”说认为,货币需求大小由三个动机决定,一是交易动机,人们出于对商品和劳务交易的需要,产生一定数量的货币需求;二是投机动机,人们出于根据利率的变化选择正确时点投资股票,产生货币需求;三是预防动机,人们出于应对不确定性情况的需要,对货币产生需求。货币的这三类需求应达到一个均衡,否则经济体系就会出现内在的紊乱。凯恩斯的“三个动机”理论(“三个动机”说)并未讨论这三类货币需求的均衡问题。这是该理论的第一个重大缺陷。与传统货币数量论以及现代数量不同,凯恩斯的“三个动机”理论不关注物价与货币的关系,而是转向关注货币与产量、收入和就业之间的关系。这成为凯恩斯理论的第二个重大缺陷,即无法解释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滞涨”问题。

新货币数量论认为,当经济泡沫未破裂,依然存在时,当泡沫经济的表现远强于实体经济时,一国供给的货币主要流入实体经济、股市、楼市和储蓄四个领域,为应对经济风险而大量增发的货币真正流入实体经济的并不多,多数会进入楼市股市等泡沫经济。尽管新货币数量论与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一样关注到了投机性动机货币需求问题,但两者是有明显区别的。

第一,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着重关注利率与货币需求的关系,而新货币数量论着重关注货币供给变化与物价、股价与房价三个方面价格的关系。利率居于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的核心。凯恩斯认为,决定投资者投资需求的关键因素为资本边际效率是否大于利率,而决定利率的核心为货币需求。由此可见,凯恩斯“三个投机”理论着重分析利率与货币需求之间的关系。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可用简单的方程式表示,D=D1(y)+D2(y)+D3(r),此处的D代表总货币需求,D1、D2代表交易动机货币需求与预防动机货币需求,它们主要与收入水平密切相关,D3代表投机动机货币需求。该等式表示,收入越多,交易动机以及预防动机货币需求就越大;利率越高,货币需求就会越少。传统货币数量论与现代数量论着重分析货币供给量与物价的关系,新传统货币数量论延续了上述两个理论的关注点,但不仅关注货币供给量与一般物价的关系,而且还关注货币供给量与股价和房价的关系,而并未关注利率与货币需求的关系。

第二,凯恩斯的“三个动机”理论是立足于货币需求的,而新货币数量论的立足点为货币资金的配置、使用或流向。新货币数量论不关注货币需求的决定,而关注货币投向的结构性问题。新货币数量论侧重点在于当一定量的货币供给出来之后,这些资金会被投向哪个领域,其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即分析投资者拿到货币之后,会将这些货币如何配置或处理,解释为什么大量货币被供给之后统计意义的通货膨胀却未发生的原因等等,而凯恩斯的“三个动机”理论侧重点为从货币需求的角度分析居民或企业需求货币的原因,并不分析上述问题以及类似的问题。

第三,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不能解释三类货币需求不同强度产生的原因。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注意到了货币的三类不同需求,特别是注意到了投机需求,这点是在货币理论方面的重大突破,这点与新货币数量论一样,但并未注意三类不同需求的强弱关系,由此对泡沫经济以及经济未来的趋势缺乏有针对性的预测。新货币数量论关注三类货币需求强弱产生的原因。此外,凯恩斯认为,投机性货币需求决定于利率,而新货币数量论认为,投机性货币需求主要决定于投资品的价格。实际上,在股价房价暴涨时期,利率的作用远远小于股价房价在投机性货币需求决定方面的作用。凯恩斯在“三个动机”理论中假定只有货币和债券两种选择,即关注于债券证券类投资,而新货币数量论不仅关于证券投资,而且还更多地关注于楼市,因为楼市风险对经济的冲击更大。

第四,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不能推测三类不同货币需求强弱产生的结果。由于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不考虑货币流向的结构性问题,也就无法判断三类不同货币需求强弱产生的结果。新货币数量论认为,如果货币主要流向实体经济,则经济能实现长期性增长;如果货币主要流向股市楼市等泡沫经济,则经济短期或在中期能实现繁荣,但从长期看,或酝酿巨大的经济风险。

第五,凯恩斯“三个动机”理论的政策含义与新货币数量论完全相反。凯恩斯认为,如果货币被大量供应,利率被大幅降低到一个极限之后,人们会大量持有现金而不是去投资。然而,事实与此相反,2020年疫情发生后,美股出现暴跌,美国即时推出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在此政策刺激下,人们并没有囤积现金,而是大量投资股票。中国楼市在2020年4月之后,以一线城市为代表的楼市居然出现“小阳春”。新货币数量论认为,当大量货币被供应出来之后,当利率被大幅降低之后,人们认为持有的货币会不断贬值,于是会投资于股市楼市。至于资金不会大量流入实体经济的原因为实体经济产生的收益率不尽如人意。所以,新货币数量论认为,政府刺激政策的关键点为引导资金流向,政府应采取措施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单纯采取刺激性政策,而不注意引导资金流向,从长期看,其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