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恒山:把所有城市搞成一个模式,同城化就失败了

2023-11-27 23:20:57 每日经济新闻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林静 摄

“同城化就是一体化,就是在城市间的一体化”

“如果把所有的城市搞成同一个模式,这个同城化就失败了”

“一味的把同城化寄托在思想觉悟上是不够的,需要有规则约束”

“该同的不同不行,不该同的烂同也不行,可同可不同的不要强求”

近日,在第三届成都都市圈建设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秘书长、著名经济学家范恒山给出了上述观点。

十多年前,范恒山在主持珠三角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的制定时,就已在提及推进广佛同城化的问题。后来,他指导过长三角一体化、武汉都市圈等多个地区的同城化工作。

今天看来,同城化不是“新词”,却是“热词”。沈抚、西咸、贵安、武鄂、昌九、长株潭、宁镇扬等等地区,都在开展同城化探索。其中还有不少地方的同城化,上升到国家战略或国家决策层面。比如近期国家级都市圈再度扩容,郑州都市圈成为第10个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的都市圈发展规划。

推进同城化工作任重道远,什么是同城化,谁来推进同城化,如何推进,靠什么推进?不妨听听范恒山的思考与总结,他谈了经验,也讲了误区。

认识同城化——“同城化”就是“一体化”

区域经济是当前火热的概念之一,但什么是“同城化”,众说纷纭。

范恒山给出他的定义:“简单说就是指一个城市与相邻的另外一个城市或者多个城市,依照统一规则来谋划和运作。或者说,是把相邻的两个城市、或多个城市,当作一个城市来规划建设管理和运营。”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636524

谈到“同城化”这个概念,难免会将其与“一体化”这个区域发展的概念进行比较,同时还想将两个概念比个高下。

在范恒山看来,城市之间可以有很多合作的层次,最基础的是礼节往来;其次是“协商发展”,有事就开会沟通交流;然后是“协同发展”;再往后是“融合发展”。以上合作层次,不断加深,发展到“同城化”,就是城市合作的最高形式。

“一体化”讲的是地区之间,“同城化”则是城市之间,两者都是合作联动的最高层次,“‘同城化’就是‘一体化’,是区域一体化在城市间的体现”。

同城化的“同”并非雷同,不是同一个模式,而是协同、同心协力、同舟共济。范恒山提到,“同城化”一定是“以差异为条件、以协同为导向”来推进的,如果所有城市搞成同一个模式,这个同城化就失败了,它需要各个城市间各具特色、相互补充。

然而,同城化的“同”也并非所有方面都要协同。“该同的不同不行,不该同的烂同也不行,可同可不同的不要强求。”范恒山强调,“强求一律,把不该同的同了,会影响到城市的活力与特色”。

“实,实,实,是同城化的核心!”他一口气强调了三遍“实”。当全国多地同城化工作历经多年实践后,范恒山发现,“务虚大家都懂,现在做得漂亮的很多,但一切工作都要建立在‘实在’上。“

三个障碍——需要超过局部利益

眼下,同城化推进工作实际面临着三个障碍。

第一个障碍比较少见,即地理之间的差距。长三角、珠三角的提法已是常态,重要文件中却少见“西三角”。

范恒山谈到,我们提到要推进成都、重庆和西安合作,但他们在经济上的互补性的确不如长三角、珠三角密切,中间横着秦岭,地理上是分割的。从实际情况来看,很难做到同城化。

第二个障碍则很现实,即行政区的利益和相关管理的制约。“我们各有各的行政区,各有各的板块利益,与利益联系最紧密的是各有各的管理体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各个城市也会从自己特定区域利益考量出发,满足经济社会的发展需求。

第三个障碍同样常见,来自同城化主体间的发展落差。“经济好的地方不愿推进同城化,担心被分掉一杯羹;经济落后的地区也不愿推进同城化,担心最后一点儿肥水流到别人田里去”。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572162

城叔在多个场合发现,这种心态博弈长期存在,由于各地发展落差,导致了推进同城化工作时根本动力的不足。

范恒山由此建议,同城化需要超过局部利益,寻找最大的公约数,同时要照顾现实情况,不能一味强行推进同城化。

推进什么——不要把“同”泛化

推进同城化的目的,是协同推进优化资源要素配置,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这就涉及到“谁来推进,推进什么,靠什么推进”的关键问题。

以成都都市圈为例,在四川范围内,成都的GDP占全省37%,在成都都市圈范围内,成都GDP在成德眉资四市中占比约80%。

其实,成都都市圈的这种“单核”特点,在全国几大都市圈中并不少见。范恒山认为,同城化工作,除了圈内城市都要努力以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充分发挥核心城市的示范带头作用,发挥“单核”的外溢、辐射效应,核心城市有这个条件、能力,也应该有这样的胸怀。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236263

解决了“谁来推进”,就该研判“推进什么”的问题。对此,范恒山强调了两个关键词:科学和务实。

如前面所言,“推进同城化,不能把‘同’泛化,一定要搞清楚该‘同’什么。不是所有的都能同,也不是所有的都要同,与其都要‘同’,还不如合并成一座城市。”

遵循规律、从实际出发、互利共赢,依照科学与务实的原则,范恒山将协同的6个领域分为了两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的四个协同领域属于“非同不可”,是需要各个城市间严格接轨、步调一致、整齐划一的协同。

首先是重大基础设施的建设,新、老基础设施都关系到都市圈的经济循环问题,是资源优化配置的基础;

其次是市场体系的打造,要形成统一大市场,不能搞市场分割、地区垄断;然后是生态环境,环保治理工作影响深远;

最后是基本公共服务的共享,这是体现同城化高度的一个领域,直接体现体制创新和开放水平,“不要讲GDP,要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个指标上去了,同城化的档次就上去了,它直接关系到老百姓(603883)的获得感、幸福感。”

第二个层次则属于“有机协同”,各方基于自身禀赋,实现一体统筹。

其一体现为产业体系建设。城市间产业要形成错位发展,体现合理分工、各有侧重、一体联动、相互衔接、有机配套,“城市间产业同构的伤害,是对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最大挑战”。

其二则体现为创新体系构建。产业基础的高级化、产业链的现代化、供应链的稳定韧性和安全性,都来自创新链的支撑,而几座城市联合的科技创新能力,会比某一座城市的创新能力要高,还避免各自为政、相互削弱。

靠什么推进——推进机制的八个关键

推进同城化工作“必须要自觉,靠大家的同心协力”,但范恒山亦提到,一味地把同城化寄托在思想觉悟上是不够的,需要有规则约束,建立强有力的运行规则和推进机制。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558241

这就是在解决“靠什么推进”的问题。范恒山在成都都市圈同城化工作的现有基础上,给出了建立规则机制的8个关键之处。

一是规划引领。规划是指南针,也是约束手段,规划不能“墙上挂挂,纸上画画”,要落地执行。

二是法规。从实际出发,通过地方人大形成地方立法,或是通过协商,形成类法规的行为准则。

三是行政推动。成都都市圈“省同城化领导小组统筹、省同城化办公室协调、省直部门指导、四市主体推进、专项合作组联动”工作推进机制不断完善,组织上很严密,关键还得强有力地推动。

四是可以增加经济调节手段。范恒山建议成都都市圈设立同城化调节基金,资金来源或是企业资助或是财政共同出资,一方面可以解决瓶颈项目的建设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奖优、罚懒的评价体系。

五是平台示范。建立的合作平台要走在前面,去围绕难点问题进行探索,进而提供示范。

六是项目支撑。落在项目上、园区上,以载体做支撑,在“实”上下功夫。

七是科学结算。既然要强弱合作,就要照顾大家的发展、考核需求,建立科学的机制,把GDP、财政税收、环保指标等等都进行合理分割,实现共赢。

八是严格考核。在范恒山看来,同城化地区一定要建立严格、科学的考核机制,如此才能“把短做长,把长做优”。

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