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078万人参加高考!考生数和录取率越来越高,内卷会更严重吗?

2021-06-06 15:45:05 和讯名家 


虽然新生人口承压,但基数还在。

根据有关部门统计,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已经达到了1078万人,再创历史新高,考场、考务人员数量也相应增加。

而且,不仅是考生人数上升,从高考恢复至今,我国的高考录取率也一直在涨。

从1977年的5%到2019年的80%(这个数据包含专科)。

由此可见,中国的人才是越来越多了,精英教育已经逐渐普及,人口素质也在不断增长。

一个最直观的现象就是,过去的夫妇都巴不得多生几个,只要饿不死就行。

但现在的年轻人,因为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逐步有了“少生、优生”的共识,更注重对下一代的全面培养。

从进口奶粉到昂贵的胎教,再到无底洞的辅导班,“不是人才也要培养成人才”,成了新一代人的养育思想。

但是,突然出现那么多的人才,我们的经济结构能消化掉吗?

高考录取率和今天的“内卷”、“躺平”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大城市里的白菜!”

衡水中学张锡峰的演讲惹起了很多争议。

对于农村子弟来说,高考也许是他们唯一能和富二代相对公平竞争的考试了!

因此,通过高考来逆天改命,是中国学子的普遍认知。

但现实是,等他们跃过龙门之后,才会知道,社会对他们的考验,远远不只是高考。

去年,“小镇做题家”这种带有嘲讽性的称呼,开始在网络流传。

它通常被用来指代来自经济条件、社会地位较低的原生家庭,考试成绩较好(一般认为下限是能进入211大学),但除此之外,别无特长的青年。

在“小镇做题家”们的成长环境中,父母和学校教师们通常会向他们灌输“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好好读书考大学就行了。”

这种价值观形成至少来自两个方面:

其一,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上大学的确是普通人改变自身命运的一个重要途径。

在90年代中期以前,大学生都是包分配的!这一政策取消后,蓬勃发展的私营经济体又吸纳了大量的大学生。

其二,高考在很大程度上承接了古代科举的社会意义。

在过去媒体的宣传中,不乏“状元”、“放榜”这种带有强烈科举色彩的词语,即便宣传部门明令禁止也无济于事,条件较差的家庭,非常迷恋这种“阶层流动通道”,服从秩序。

但现实是,这种流动性正在减少。

如今,国家包分配的时代早已过去,新一代的大学生可不是人人都是白岩松,他们面临的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们面对着一个几乎没有竞争者的就业市场。

而2020年毕业的大学生,却为一个好的工作岗位,杀红了眼。

“小镇做题家”们开始发现,身边那些富二代优势正在凸出:

比如从父辈的人际关系网中沾光,提前获得好工作。

比如,拥有更多的“软技能”,例如弹琴、绘画等才艺。

而他们,只有再次选择“千军万马抢过独木桥”的战场——例如考公务员,或者学计算机进入工资相对较高的互联网行业。

然而,即便是极少数找到了心仪工作的“小镇做题家”,在面对大城市生活时也很无力。

2010之后,中国的房价大涨,如果没有来自家庭的支持,工薪阶层可能永远也凑不够买房的钱,更不要提生孩子会涉及教育等大额支出。

“后浪”们开始意识到,按照父母的规划,老老实实读书找工作,并不能让自己过上在大城市里买房定居,生儿育女的无忧生活。

高中老师那句:“只要考上大学,以后就爽了”,并不是那么的爽。

伴随着小镇做题家的困境,2020年至今,“内卷”这个词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

有时,这个词表达的是打工者对996加班但工资没有增加的愤懑。

有时,表达的是家长对无休止地对子女教育投入的焦虑。

有时,又是几十个人抢一个岗位的忧伤。

国家的成长,有时候和股市一样,在迎来一个快速增长期后,总要横盘调整一段时间,对于现在的90后、00后而言,他们很不幸地,遇上了“横盘调整期”。

改革开放前十年,中国超速发展,柳传志宗庆后王健林这些人凭借胆子大,肯干敢干,很快就成了巨富。

彼时,无相君有个做外贸的朋友说:“那时候,真是做什么都赚钱,只要找准一个外国商品,先拿下代理销售权,销售做大之后,然后再开始代工,钱来得很快。”

不过,由于曾长期依赖低端产业加工和房地产,中国的就业结构始终没有得到质的变化。

工地上搬砖的需要本科生吗?不需要。

大部分的就业岗位,因为产业低端,需要的只是搬砖的。

所以,越来越多的本科生,陷入滞纳:他们不甘心去低端产业,又在高端产业岗位的竞争中,被淘汰。

进退两难,这就是内卷的本质原因:投入大于需求,同质化的竞争,与经济增速变缓。

就连互联网产业,也开始陷入用户增量不够的困境。

早年高薪神话的代表,不断传来保障低、过劳等声音,与制造业从业者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外卖骑手猝死,加班加到ICU,如今的互联网正处于讨论内卷、批判资本的高峰期。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内卷现象并非中国特有。

东亚社会在结束高速增长之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是如此。

诸如现在的韩国,日本,甚至中国香港,年轻人所呈现的焦虑是如出一辙的。

经济现实,孕育思想文化。

面对当前的“横盘期”,社会文化演化成多个不同分支流派。

当中包括:逃离北上广、新上山下乡、跳出996、拒绝鸡血、反抗职场PUA、打碎KPI,要断舍离、佛系、躺平?

当然,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如此:日本的下流社会、蛰居族、1000日元生活、低欲望,英国的尼特族,美国的归巢族……

有趣的是,发起这种文化的,基本是90后到00后的群体,因为这是他们人生抉择的黄金年头。

对这两代人而言,与其说躺平是种抗争,不如说更像是种焦虑。

中国高校自1999年以来一直都在扩招,大大增加了大学生的供给。

然而在需求的一侧,中国经济在2010年后增速变慢,而且此前已经进入职场的人们并没有那么快退休。

现在各种民企老大,像美团王兴、字节张一鸣这代人,都是四十上下的中生代。

很多大企业的中高层管理基本上是80后天下,而在短期内,这一代人都不会退场。

机会何时轮到新生代?

躺平,不过是一种自嘲。

因为一旦躺下,自己则毫无逆袭机会。

今年,又是1000多万考生走上考场,这里面不乏很多复读生,内卷,已经从高中开始。

未来,这批人会和今天要躺平的人争夺同一个工作机会,甚至争抢同一个楼盘的摇号。

你真的能躺下吗?

这是一个人人被时代追赶着的时代,你想躺着,后面的人就会追上来,逼着你起身!

社会现实在时时刻刻地提醒你:不是你想躺就躺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无相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