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岩:情色与阴谋

2011年06月13日09:42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赵岩
 字号:

  IMF是为“世界货币”而生的,却从来没机会执行这个预设功能;而次贷海啸后,卡恩领衔的IMF体现出向“最初梦想”回归的趋势。IMF换帅的背后是经济格局拉锯战。

  【《证券市场周刊》特约作者 赵岩】卡恩案尚未结束,但卡恩已退出了IMF的舞台。

  这到底是一场情色罪案,还是一场政治阴谋?法律风波和阴谋论都将湮没,不会湮没的是卡恩带给IMF的改变,以及这些改变背后,伴随全球经济格局变迁的拉锯战。

  一句话概括IMF的前世今生,它是为“世界货币”而生的,却从来没机会执行这个预设功能;而次贷海啸后,卡恩领衔的IMF体现出向“最初梦想”回归的趋势。

  IMF是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对二战后的全球经济和金融格局的核心构想:世界需要一个“世界货币”,而IMF就是这个世界货币的发行、监管和执法机构。但1944年IMF出生时的世界霸主是美国,全球利益和平衡关系并非它的需要。

  在奥斯卡获奖纪录片《Insider Job》中,导演直言不讳地向卡恩提问,“大家说IMF很难向美国说不,是吗?”

  卡恩的回答,以及美国的观点,显然都是:这一情况正在改变。

  次贷海啸后,美国压迫人民币升值,中国成功地让20国集团保持中立,而IMF这个多边机构则声明“中国应以中国步伐前进”。

  2007年是IMF影响力的历史低潮点;而卡恩上台后的IMF影响力不断扩大。同一时期的美国却处于多事之秋,老财长保罗.沃尔克30多年前就曾预言的“优雅衰落”,似乎正变成现实。

  于是,从1944年占据绝对全球霸主地位的美国,和一个无法对美国说“不”的IMF;到2007年后,一个被次贷海啸进一步削弱威权、动摇权威的美国,和一个在影响力不断扩大、对美国不再一如既往“唯诺”的IMF,实在不是一个美国会乐见的组合。尤其当改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崛起所促成。

  其实,2007年以前IMF全球影响力的弱化也是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中的重大改变。21世纪以前,IMF扮演着全球中低收入国家的主要贷款者角色,从而也成为美国影响力的重要输出管道,但当新兴市场国家积累越多的外汇储备,对IMF的依赖度也在降低。

  IMF的影响力伴随着次贷海啸和欧债危机的回归,不容否认,卡恩任内的改变非常显著。2007年到卡恩离开的当周,IMF的资本规模从2500亿美元扩大到了前所未见的1万亿美元,可见卡恩制下的IMF资源急剧扩大。既往IMF的资金援助总是附加很多政策条款,但是2009年的衰退期间,卡恩却为所有成员国准备了一个无附加条件、总值约2830亿美元的资金池。

  卡恩是IMF的决策者,却不是政策制定者,美国才是。以前如此,现在仍然如此。稍早IMF的投票权改革只触及皮毛,占据着全球主要人口数量的新兴市场国家占比从39.4%上升到44.7%,而美国仅从17.4%下降到了16.9%,实际保有政策制定“否决权”。

  卡恩退出了IMF, 也为IMF留下了不少遗产,他把IMF从曾备受诟病、陷入低迷的国际组织,带回世界地缘政治的前台,改变很难不触及既存利益,而有关其遭际究竟是情色案件还是政治阴谋的喧嚣,相信将会长久继续,尤其当这一质疑不仅仅停留在街头巷议的时候。

  俄罗斯总理普京稍早公开在克里姆林宫官方网站上宣称,他掌握的情报显示,卡恩是阴谋的受害者,枪手是美国情报机关。

  英国《每日电讯报》、《欧盟时报》宣称,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FSB)收到报告显示,卡恩掌握了美国应该出售给IMF、并放入特别提款权资金池中的黄金失踪的证据。

  真相到底是什么,某种意义上,这也许已经成了一个并不重要的疑问。毫无疑问的是,全球的经济格局仍将持续变迁,而变迁中的拉锯战,也将继续。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旅居美国旧金山

(责任编辑:HF020)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