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榕:个税起征点提高到2000元是否足够?

2008年03月03日17:39  来源: 和讯网  


  两会访谈:税制改革系列访谈之一

      ——中国税制改革的整体构架

郑榕

  嘉宾:郑榕 中央财经大学院长助理,教授(左)

  嘉宾主持:李子姮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硕士研究生(右)

  >>>进入访谈视频

    >>>进入两会专题

  目前税制体系和宏观经济存在不适应的地方

  主持人:各位和讯网友大家下午好,本期节目是和讯网为大家特别真北两会报道知我国税收体制改革的相关问题,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中央财经大学院长助理郑榕教授,郑榕教授为我们分析2008年我国税收体制改革相关问题,正如大家所知2007年我国财政收入五万亿,说明我们税收工作聚财有道,请郑榕教授跟我们一起谈一谈税制改革相关问题。

  今天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样,很高兴邀请您来和讯网作客,请您帮我们分析一下2008年我国经济形势,在这种形势下我国改革热点改革的方向,给各位网友一个宏观的概念。

  郑榕:我们现在税收体制是在1994年税制改革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这个税收体系经过十几年的运行已经初步建立起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样税制体系一个架构,而且在征管方面在不断完善,形成比较有秩序征管体制。

  这一套体制经过十几年的运行,我们知道在这十几年当中,国家宏观经济形势经济结构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时政府的收入取得非常大的增长,企业的盈利水平也有很大的增幅,居民收入也有很大增长,消费水平也有很大特点。经过这十几年发展宏观经济背景发生很大变化。与此相适应税收制度作为财政政策主要操作的工具,它必须要适应经济的发展,这样才能作为政府调控经济主要工具,发挥调整宏观经济运行这样工具的作用。到目前为止我们1994年建立起来这一套税制的体系,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完成了当时在推出这一套体系过程当中我们要达到政策的目的,同时这一套政策和目前当前宏观经济政策也有了一些不相适应的地方,暴露出一些问题。

  实际上从2004年开始,中国启动了第二轮新一轮税制改革,从2004年是大家可以看到,从2004开始到现在我们税制方面改革的措施是层出不穷,税制变动是非常频繁,大家可以看到企业所得税两税合并,消费税方面有一些改革,增值税方面有一些试点一些转型方面的一些试点。同时个人所得税也在不断的进行调整,局部一些微调,同时还有其他一些小的一些税种也在不断酝酿做一些改革,有增有减,有在保留原税种情况下一些调整。这些调整是和我们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背景相适应的,我们目前的宏观经济政策是什么样的形式呢?首先经过这么多年将近20年的宏观经济的改革开放的发展,我们现在经济总量得到了很大的增长,经济结构开始要进行调整,由过去一种主要追求效率的,追求速度的这样一个增长开始转为注重结构追求经济质量这样发展的态势。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就业的压力在不断的增大。尤其去年下半年以来到现在表现出来居民包括政府普遍关注一个问题,就是物价的上涨,所有这些问题都要反映在政府通过货币政策通过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当中从收入这个角度来说一个很重要的政策就是通过税收政策来加以调控,这种调控政策具体反映税收政策的调整当中,主要反映在以下税种的改革和变化当中:一个就是大家关注比较多的就是涉及到人们收入公平的,就是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这是一个方面。企业所得税的改革,我们最近已经完成了很大的制度性的跨越,就是内资和外资企业所得税已经合并,这是具有里程碑一次改革。和收入分配公平相关还涉及到其他的税种,比如说人们比较关注的房价有关房屋财产有关的物业税的改革,以及和物业税相关还会涉及到其他的财产税这方面一些酝酿。

  另外和经济结构调整相关的就是增值税的转型,增值税转型已经在一些东北地区和中部26个城市进行了试点,还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行,全国范围大范围的推进。另外我们经济的发展在过去快速发展过程当中,大家知道经济的发展是需要有能源的保证,有资源的支撑,同时在过去二十年发展当中,我们大家都能看到我们在环境方面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现在还比较关注环境保护方面,所以当前税制改革还要关注能源方面、资源方面、环境保护方面相关的税收政策。此外为了引导消费,人们消费的一个趋向,以及促进社会的分配的公平,在消费税方面还会进一步做一些调整。我想从大的方面来看,2008年包括今后随后几年税制改革,可能主要围绕刚才我讲到几个税种来进行一系列或大或小的改革。

  税负高低关键是要公平

  主持人:郑教授,经过一系列税制改革,你认为我们宏观税负水平有什么样的变化?

  郑榕: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在这方面有很多有很多争论,有些专家认为税负比较高,尤其近几年有一个关于纳税人税负痛苦指数有这么一个排名,连续两年把中国排在比较考前的位置,由此引起中国社会对中国税负比较高的抱怨。同时又一些专家学者包括官方拿出一些论点论据认为我们税负并不高,跟其他国家相比我们不处于非常高的水平。我想这种争论本身是大家很关注,企业、社会比较关注,民众也比较关注。我看了双方的一些观点一些主张,以及拿出来的证据,主要的分歧还在于大家统计一些口径不相同,中国税制体系和西方国家有差距,在统计方面也会有差距,比较民意税率还是实际税负,有时候不是特别有意义,同样是民意税率还要涉及到税收优惠方面,税收征管方面的因素考虑进去,同时我觉得比较税负还不能完全从税收的角度来比较税负,关键要比较什么呢?还要从政府支出的角度,来比较纳税人纳税之后它的可支配收入,他能够买到多少产品和服务,在西方福利国家很多产品和服务由政府所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比如说子女受教育,义务教育、看病、低收入群体住房,包括社会福利保障等等。如果说另外一个国家政府不能够在这些社会福利保障方面提供这些服务和公共产品,那么即使它的民意税率民众所承受没有那么高,税收可支配收入相对来说变低了,比较宏观税负不能仅仅从税收的角度来比较税负,还要考虑政府支出在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这个角度来综合比较企业和个人纳完税之后可支配收入,当前物价水平下能够购买到多少产品和服务,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在这个问题上,一个国家税负的高低,高几个百分点,低几个百分点这个没有太大的意义的。一个国家的税负关键是在于要公平,税负可以高一点,但是我们过去一直谈到,我们不怕多寡而患不均,税负高不是核心所在,关键税制要公平。从目前来看,我们税制改革的情况来看,在过去1994年一直到2004年这个阶段,整个这套税制是保证政府税收收入为主要的一个核心的,现在我们的经济情况发生很大的变化,经济总量大了,在这个比较大的经济总量情况下,政府通过这样一套税收体系,筹集到税收收入也相应得到提高了。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所谈到将要进行包括增值税的转型,包括已经实现企业所得税两法合并,包括个人所得税的调整等等这些方面,都主要以降低税负为一个主要内容的。当然总体上来说,我们当前所要进行这样一套税制改革,应该说是有增有减,有些税种改革是会增加政府的收入,比如说开征物业税,以及物业税相关的财产税,开征其他税种会增加政府收入。有些会减少政府的收入,企业所得税会减低政府的收入,总体来说以减税为核心的这样一个大的趋势。和我们政府倡导和谐社会民生为背景联系起来。


(责任编辑:谢剑)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