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贩才不敢这么明目张胆

2022-09-22 20:01:00 老斯基财经 微信号 

  除了毒贩,敢这么玩的只有医美了。

  大家还记得杭州那一位自称“面雕大师”的于会长么?(不了解的,戳这里:正经生意哪能逃这么多税)

  据说最近一只大白马崩盘,跟于会长有关。

  很多人觉得,于会长被罚,只是一个开始。

  于会长是一个有手段的女人,她反复被权威媒体曝光,还能风风光光地活到现在,让斯基觉得这女人背景一定不简单。

  不过人与人之间最怕的就是比较,放到医美这圈子里看,于会长的手段已经可以说很“文明”了。

  所以斯基好奇的是,在这个看上去很文明的时代,医美为什么可以这么嚣张?他们的嚣张样子,可能连毒贩都自愧不如。

  毕竟毒贩被曝光,光吃牢饭不掉脑袋那是最好的结果了。

  现在总觉得很多人整容上瘾,整完眼睛整鼻子,整完鼻子整耳朵。

  吸毒上瘾,大家都会矛头一致地骂毒贩;但整容上瘾,大家一般只会骂那个整容的人。

  可能很多人觉得,整容是你自找的,又没人拿刀架脖子上逼你。

  事实上,还真有人整容不是自愿的。最近爱美客(300896)绷不住了,一些人猜的就是要对医美渠道下手了。

  也有人还是很乐观,说灭了这些渠道,玻尿酸大王只会活得更好。

  渠道没了,但整容是刚需啊,要用玻尿酸的人还是得用。

  斯基就想问:大家是不是对“刚需”两个字有误解?还是对渠道的存在感有误解?

  一个要给渠道少则40%,多则90%返点的行业,你跟斯基说“刚需”,斯基都想笑。

  给这么高的返点,医美机构还没啥话语权,被拿捏得死死的。

  在道上的佟女士说了:

  如果返的钱少,是没有人跟你合作的。

  据说,一家渠道医美曾经想走线上,还搞出了一点声响,却被市场团队的老板威胁:

  你要继续搞网络平台,我们就退出!

  医美老板掂量了一下,最后咬咬牙,把产品从线上撤了下来。

  看这架势,可能大家以为这些渠道各个都是有能量的主。

  事实上,什么美容院、美发店、美甲店、文绣店、个人网红、面膜微商,只要能拉人,都可以成为渠道。

  斯基对这个结果也表示很好奇,这些所谓的渠道凭啥这么能干?

  不过,这些渠道拉人手段真的没有下限。

  2017年,台州两位还在校的哥们小包和小茹,想在暑假找工作。

  在58同城上,他们俩看到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招聘文员,就跑去面试了。

  接待他们的员工说文员已经招满了,但可以当游戏主播。前提是俩哥们要微整一下,费用公司出,但是他们得先垫付。

  这俩哥们接下来就被带到了美容医院做整容,一人一次性注射了9支玻尿酸。

  9支玻尿酸价值3万元,不过这垫付的钱也不是要俩哥们掏现金,而是给他俩办了贷款。

  这种套路现在还真是不少见,后续还真给你提供一个工作岗位的,那都算良心渠道了。

  很多人面了个试,工作没得到,脸上挨了刀子,还背上了几万块贷款。

  这挨了刀子,背了贷款,如果没有后续,那也没资格叫惨。

  还要可怕的是,你都不知道挨的那几刀子究竟是整容还是毁容?

  脸变好看了也就算了,就算花钱买服务了。关键是很多人挨了那一刀子之后,要花几年、几十年的时间补刀。

  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整容,但不是上瘾,是修复。

  有一位石姓整形外科医生说过,她可能有一半的手术都是在做修复,接待的需要修复的消费者不比找她整容的人少。

  斯基就想问:

  这些来找石医生做修复的人中,有多少当初是主动整容的,有多少人当初是被连哄带骗躺上手术台的?

  有的人只是去面了个试,就从此走上了修复的不归路。哪怕有些人一开始是主动整容的,后续所谓的“上瘾”也可能是被迫的。

  斯基的一个朋友,当年在整形医院干过一阵子行政工作。但没干满一年,她就走了。

  她跟我说,这玩意儿是真的坑人。

  什么整形医生培训几天就上岗,拿鸡腿练手这种,斯基就不说了。

  朋友跟我说,一般私人整形医院的医生都是“游医”。等你脸上动完刀子,拆完纱布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再到医院找医生就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人家黑心医院也能再给你安排一个医生,但这接盘的医生也不是吃素的。

  看着被人家割过的韭菜,不再割上一把,都对不起人家的职业操守。

  人家不会给你免费做售后,只会告诉你,这个项目得重做。或许还会告诉你,你这眼睛看上去不对称,主要是因为鼻子歪了。

  斯基虽然对茅台(600519)也是又恨又爱,但要说爱美客是“女人的茅台”,那也侮辱了茅台的操守。

  人家茅台能整这么高的毛利率,那也只盯着富人的钱包,下游也没使出下三滥的手段,硬是把客户绑在一架战车上。

  人家茅台牛就牛在,渠道甭说有木有威胁的胆量了,还得求着他漏出一点货来给他。

  别看爱美客老是有人吹它应收账款少,说它在供应链上有话语权,但要想想它的下游都是啥成色?

  人家在自己的招股书里说过,它的下游是主要是非公立医疗机构,这个比例当时占到了99.46%。

  前面说了,这些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命运,竟然是掌握在一批玩美容美发、网红微商的人手里。

  无论是非公立医疗机构,还是它的下游,都已经干出了很多没有下限的操作。

  斯基想不明白的是,为啥有关部门一直没有对这些无下限的操作下狠手?

  深圳有个女孩子,去年跑到深圳南山松坪山一家美容整形机构整鼻子,把自己的智力整到了1岁婴儿的水平。

  但哪怕出了这种医疗事故,这家整形机构得到的处罚是:

  罚款两万,停业一个月;当事医生罚款五千,停业六个月。

  不过不管这个行业有啥了不得的能量,还是别的原因,被整治是早晚的事。

  就这条链子上的,一刀砍下去,没几个被冤死的。

  到那时候,看爱美客还担不担得起“女人的茅台”这个破名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