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赚快钱的理财模式已成过去式 急需构建以养老为目标的家庭理财观丨金融新未来

2022-08-25 15:26:21 新浪网 

刊首语:

信念如磐,奋楫前行。新浪财经推出《金融新未来》年度策划,包含“财富未来”、“普惠前行”、“数字新局”、“发展之路”四大篇章,回顾奋进路,展望新征途。

历经资管新规、理财净值化、数字化转型等多轮变革风暴,中国财富管理行业进入黄金时代。银行、保险券商信托、基金等财富管理服务机构如何抢滩财富管理蓝海?新浪财经年度策划《金融新未来:财富未来》深度对话各大财富管理机构高管、专家学者,共同探索行业新赛道、新图景。

文/董登新(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

202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系列活动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正式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激励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意气风发踏上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征程。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就是要将我国从经济大国建设成经济强国,让人民富裕、国家强盛、中国美丽。从家庭理财的角度看,劳动创造财富固然重要,但学会理财,让家庭财富保值增值,这既是家庭理财的问题,也是资本市场的问题,更是社会保障的问题。

一、我国家庭理财转型升级的大背景、大趋势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人均收入低,大多数家庭无财可理。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社会经济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从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工业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从个体户及民营企业大发展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新时代,从股市大扩容到房地产大开发,国民收入与家庭财富快速增长。2006年我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国;2010年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8年我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20年我国GDP首次突破100万亿元大关;2020年底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为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中国富人的标杆也从80年代的“万元户”到90年代的“杨百万”,再到新世纪的“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在我国普通家庭的理财模式上,我们经历了从单一的银行存款到炒股炒债,再到“囤房”与家庭财富管理等阶段。但总体看来,我国家庭理财模式仍处在“短炒、赚快钱”阶段,急功近利、一夜暴富的心态仍主导着家庭理财的风格与方向,急需转向长远、理性、从容并以养老为目标的新家庭理财观。

与此同时,我国股市仅用30年时间经历了美西方国家股市两、三百年走过的历程。目前我国股市市值规模已成为世界第二大股市,上市公司数已接近5000家。然而,我国股市的市场有效性以及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能力,仍有待大幅提升。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我国股市不差钱。比方,2021年底,美国国内股票总市值为52.25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我国国内股票总市值为14.37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虽然美国股票市值规模是我国的3.6倍,但2021年全年股市交易总额却差距不大,2021年美国股市年交易额仅相当于我国股市年交易额的1.4倍。从全年换手率(全年交易额/年末市值)来看,纽约证交所与NASDAQ分别为105%和113%,而我国上交所全年换手率高达213%,是美国股市的2倍,而深交所全年换手率更是高达353%,是美国股市的3倍。更何况,美国股市的交收制度是T+0,而且没有涨跌幅限制,相反,我国A股市场的交收制度是T+1,并设有严格的涨跌幅限制。可以想像,如果我国A股市场实行无涨跌幅限制的T+0交易制度,年换手率是否会更高呢?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绪论:我国股市不差钱!

那么,我国股市究竟差什么呢?答案是差两个东西:一是差机构;二是差长钱。首先,我国股市的是一个典型的“散户市”,投资者账户数多达2亿个,但其中散户数量占99%。在上一轮牛市2015年,散户交易占我国A股交易总额的比重高达90%;2019年7月新推出的科创板尽管设置了50万元的投资者准入门槛,但散户交易仍占90%左右;2021年10月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公开表示,我国A股市场散户交易比例已降至70%左右。相比之下,我国机构规模与力量太薄弱,一个以散户为主的市场,很难成为有效市场,更难实现高质量发展。其次,因为缺乏机构和长期资金,尤其是缺乏养老金、股票型基金及权益类资管产品或理财产品等长期资金,我们股民只能短炒、赚快钱,这导致A股市场暴涨暴跌,很难形成十年的慢牛或长牛。

由此可见,家庭理财不仅涉及到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结构问题,而且也涉及到长期资金的供应与支持。

此外,家庭理财更涉及到社会保障问题。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展,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不断延长,人口老龄化正在加剧。200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1.26亿、占比为10.46%,65岁以上老年人口0.88亿人、占比达7%,这标着我国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20年后我国正式进入老龄社会。2021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67亿人,占比高达18.9%;65岁以上老年人口首次突破2亿人,占总人口比重达14.2%。按照联合国标准,65岁以上人口的占比超过7%即为“老龄化社会”,14%以上为“老龄社会”,超过20%为“超老龄社会”。这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老龄社会”。

2.67亿老年人口,这是一个天文数字。老年人既是社会的宝贵财富,也是社会保障的重点保障对象。然而,我国人口老龄化不仅基数大,速度快,而且未富先老,我们的家庭在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均未做好充分的养老准备。目前我国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仍不健全,第一支柱独大,第二支柱规模狭小,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尚属空白。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分流基本养老保险的巨大压力,我们必须大力发展第二、三支柱的私人养老金制度,让养老目标的个人账户深入人心,并让私人养老金储备进入千家万户的金融资产配置当中,进而让我国传统家庭理财模式转型升级,这样,既可以为我国资本市场的“机构化”提供源源不断的长期资金,也可以为社会保障提供家庭责任的补充养老,一举多得。

二、私人养老金让美国股市仅用40年做大做强

众所周知,美国人不存款、不炒股、不囤房,甚至40%的美国人平时拿不出400美元的现金,然而,他们跟美国赤字政府一样,却敢于透支消费,信用消费,一人数卡在手、刷遍全球无忧愁。他们底气何在?答曰:除了美元霸权、军事霸权和科技霸权外,2021年底,3亿美国人竟然拥有39.4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个人账户”,这不仅是美国家庭的最大财富,而且更是美国资本市场的长期资金来源。当然,它也是美国小气、吝啬的社保制度的重要补充。

尽管美国股市的诞生可追溯至1792年的“一棵梧桐树”,据此计算,美国股市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但我认为它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的历史仅有40年。因为1980年之前的美国股市仍是一只“丑小鸭”,体量和块头太小,市场运行毫无规律可言,没有任何研究和借鉴价值。

1980年美国股市总市值仅1.36万亿美元,首次突破万亿大关。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2006年我国A股总市值约为9万亿人民币,如果按规模计算,中美股市当时体量差距只有20年!当时美国股市散户交易比例仍高达70%左右,与我国2021年散户比例相当。当时美股交易也很清淡,1980年全年美股交易额占GDP比重仅为14.3%,而我国2021年全年A股交易额占GDP比重超过200%。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已有百年历史的美国私人养老金储备竟不足1万亿美元,而共同基金则更是只有区区0.13万亿美元。然而,随着1980年代美国私人养老金跨越式大发展,美国共同基金作为最大受益者,二者共同为美国资本市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长期资金来源,从此,美国股市便随美国私人养老金与共同基金一起快速成长。究竟是美国股市绑架了美国私人养老金,还是美国股市为美国私人养老金的保值增值提供了强大的后盾和支持?

根据ICI的统计,2018年底美国的企业年金计划401(k),其资产配置主要以共同基金为主:39%持有股票基金,26.6%持有目标日期基金(TDF),4.6%持有非TDF的混合基金,8.1%持有债券基金,2.4%持有货币基金,直接持有公司股票仅占4.5%。同时,2018年底美国个人退休账户(IRA)的资产配置也是以共同基金为主的,其中,51%持有股票基金和公司股票,10%持有TDF,15%持有非TDF的混合基金,18%持有债券基金和债券,6%持有货币基金。

2021年美国私人养老金储备为39.4万亿美元,占美国家庭金融资产的比例高达34%。其中,12.58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直接持有共同基金,这一比例高达32%,接近三分之一。而私人养老金持有的基金占共同基金净值的比重为47%,也就是说,美国共同基金的净值的将近一半都持有在私人养老金手中。正因如此,40年来美国共同基金从0.13万亿美元扩张至2021年的27万亿美元,累计增长207倍,年均增速接近30%。很显然,这主要归功于美国私人养老金的快速发展与支持。

正是由于美国私人养老金与共同基金两大机构为美国资本市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长期资金支持,也才有了美国股市40年做大做强的成长轨迹。这40年让美国股市真正脱胎换骨,美股机构化、去散户化成效显著,2020年前美股交易散户比重一直维持在10%左右,2020年新冠大疫情爆发后,美股散户交易比例有所反弹,大体上升至20%左右,但机构交易比例仍高达80%以上,这是一个典型的“机构市”,它与我国的“散户市”形成鲜明反差。

此外,40年来,美国股市的国际化程度大幅提升。1980年外国投资者持有美股市值占比仅有5%,目前已高达40%,尽管为了打压中国经济,美国资本市场正在不断被“政治化”,但其国际化程度仍可与我国香港股市相抗衡,事实上,香港股市对美国股市已具有极好的替代性。资本市场的国际化程度越高,投资者机构化的比例也会越高。

由此可见,私人养老金、共同基金、国外机构投资者等都是美国股市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同时也是美国股市长期资金的最重要来源。正因如此,美国在最近40年经历了四轮大牛市,也才有了美股今天长达十年的慢牛和长牛。私人养老金成就了美国股市,美国股市也确保了私人养老金的保值增值。今年上半年,尽管美国股市总市值缩水约10万亿美元,美国共同基金也缩水了5万亿美元,但美国私人养老金仅缩水3万亿美元。不过,一旦市场重归向上的走势,私人养老金的保值增值就会有一个更好的表现。

三、我国急需构建以养老为目标的家庭理财观

目前我国14亿人口拥有庞大的储蓄存款,但养老金储备显然严重不足。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2021年6月底,中国家庭的总储蓄已经达到了100.89万亿元。2020年央行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住房占比近七成,房贷是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占家庭总负债的75.9%。 也就是说,中国家庭不仅将大部分资产配置在房产上,而且还通过大量负债持有房产。相比之下,私人养老金储备却严重不足。截止2021年底,我国企业年金储备仅2.64万亿元,覆盖人群仅2800万人,而职业年金结余约1.79万亿元,覆盖人群也只有2000多万人,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刚刚起步,仍属空白。因此,我国14亿人口的私人养老金储备只有区区4.43万亿元,占GDP比重不足5%,而美国这一比重已超过150%。

反观美国家庭金融资产分布,大体可归纳为三个1/3,即私人养老金储备占1/3,直接证券投资占1/3,银行产品和保险产品占1/ 3;而美国家庭总资产分布则是四个1/4,即不动产占1/4,私人养老金储备占1/4,直接证券投资占1/4,银行产品和保险产品占1/ 4。由此可见,在美国家庭财富中,私人养老金储备都占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与作用。我们将这一家庭理财模式称为养老目标的家庭理财,它具有明显的长远性和目标性特点,这样的家庭理财将会更从容、更理性、更快乐。

事实上,中国家庭理财从过去单一存款炒股到单一炒房囤房,都只是一种短炒、赚快钱的投机行为,它缺乏长远眼光和复利意识,尤其是缺乏家庭理财的总目标和长远目标——养老目标。因此,这样的家庭理财大多表现为急功近利、急不可耐,具有强烈的投机甚至赌博色彩,从长远来看,它很容易导致家庭财富的损失与流失,而且无法应对未来退休目的养老需求。

目前我国大多数家庭不仅已解决了温饱问题,而且我国已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均收入水平大幅提升,因此,我们必须将过去短炒、赚快钱的传统家庭理财模式转向以养老为最高目标的全生命周期储蓄的家庭理财模式,其最重要标志就是要将养老目标的个人账户嵌入家庭财富管理中,同时提高私人养老金储备份额,并以养老金为代表的长期投资收益率优势“招安”散户,增加权益类资管产品及理财产品在家庭资产配置中的比重,进而助推A股机构化,最终将A股“散户市”转化为“机构市”。这既有利于家庭理财的保值增值,又有利于资本市场高质量服务实体经济。

当然,要想构建以养老为目标的家庭理财观,至少要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第一,金融机构要精细化做好投资者教育及投资顾问业务。通过专家、顾问和理财规划师向投资者(消费者)普及金融常识及家庭理财知识,同时也可以通过有偿或无偿的方式向家庭提供个性化的投资咨询,尤其是通过智能投顾或机器人投顾为投资者提供便利的线上投资组合选择,这是一种更有能动性和说服力的实践教育。

第二,金融机构在产品研发与业务创新方面要下大力气,尤其要避免同质化。金融竞争在很大程度上是人才竞争,因此,专业人才或高端人才储备是十分关键的一环。金融产品尤其是养老目标金融产品供给的多样性与竞争性,可以创造更大需求,并能更好地满足家庭理财的多层次需求。

第三,长期投资收益率是金融产品吸引投资者或消费者的最好广告。所谓预期收益率,应该尽量采用五年、八年、十年期的年化平均收益率来做广告或宣传,而不应该过度夸大短期收益率的作用。金融机构内部的投资绩效考核,应该摒弃月度、季度或年度短期收益率考核,尽量采用长期收益率来作为绩效考核或递延报酬分配的依据。这样可以正确引导公司部门及投资经理的价值取向。

第四,大力发展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由于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过高,企业年金扩面受阻,因此,我国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可以弯道超车,超前发展。因为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具有补充养老与家庭理财的双重属性,易于被家庭或散户所接受。一旦它成为14亿人口的家庭共识,可以想像,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账户也可以汇聚成庞大的天文数字,并成为我国三支柱养老金体系中的重要部分。这也是我国构建以养老为目标的新型家庭理财观的重要一环。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