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每经热评丨“印钞生娃”可能造成更大的新问题

2022-01-12 09:33:17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在最近公开发布的一份万字深度研究报告中,任泽平建议“央行印钞2万亿建立生育基金”,以达到“10年多生5000万人口”的目标,缓解当前中国的低生育率问题。随后,他又回应称,“2万亿是每年都多印2万亿”,这也意味着,“多生5000万人口”总计需要印钞20万亿元,平均一个娃对应的生育基金奖励达到40万元。

对于重金扶持生育,其实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提过一个更大的数字:生一个孩子奖励100万元。据他测算,全国财政每年需要花费10万亿元(GDP的10%)支持生育,这个数字也远高于任泽平所说的2万亿元。

任和梁的政策建议,都来自于国外的经验。瑞典、法国等国家通过大规模生育补贴实现了较高的生育率,而日本、德国则成了反例。为生育家庭减轻负担甚至让他们“有利可图”,有助于提高生育水平,这在逻辑上没有问题,但差别在于如何进行激励。梁建章的财政激励办法规模过于巨大,无法实现;任泽平的办法则是在梁的基础上,“避开”财政硬约束,央行印钞无关财政,也不增加企业负担,他认为定向刺激也不会产生资产泡沫。

虽然这两个观点颇为相似,且都获得极大关注,但任的建议显然引发的争议更多。总结起来,任的“印钞论”主要存在以下几个缺陷:第一,在法律上,鼓励生育并非央行职能,央行发行货币需要遵循《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在技术上,央行发行的货币需要经过银行系统才能进入到个人账户,央行无法直接给个人账户发钱,即便欧美日央行印钞支持经济,那也是通过金融市场间接向经济注资,任泽平研报提及“可以参考棚户区改造工程和碳减排支持工具”,但这两项实际都是低息贷款,和直接撒钱是两回事;第三,在风险上,央行2020年整个M0的增量也不过7000多亿元,货币乘数6.92(2020年6月,中信证券(600030)明明团队测算),2万亿的基础货币投放加上乘数,对物价、资产价格都可能带来巨大影响,即便是定向投放,也很难像任所说的“不会引发通胀和房价上涨”,此外,货币是一国的信用,货币对内贬值可能带动对外贬值,对汇率也是巨大考验;第四,在效果上,重奖当然可以刺激生育,但以此谋利、忽略生育质量的道德风险等问题可能会集中出现,由此产生的成本需要全社会负担。

笔者认为,通过央行印钞解决现实问题的思路更大的风险在于:它将那些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解决的问题,用“更多的资金”加以掩盖,这对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科技创新有害。如果印钞可以用来解决生育问题,那很多社会重大命题也可以“货币化”解决,比如养老金缺口、地方政府不良债务等,但显然,央行不能这么做。

对于任何有助于提高生育率的政策建议,都值得鼓励,但政策建议要具备可行性,能达到既定目标,且“副作用”要足够小。经济研究成果要应用于实践才有真正的价值,而一旦付诸实践,宏观经济政策将影响整个经济和社会,必须逻辑严密、论证严谨、结论严肃。但恰恰是在2万亿资金如何使用、技术上如何实现、副作用大小等关键问题上,任泽平后续的回应并未涉及,不免让人觉得遗憾。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