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高连奎:从“新三驾马车”看“鲍莫尔病”的克服之道

2022-01-11 15:43:38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1月11日电 题:从“新三驾马车”看“鲍莫尔病”的克服之道

作者 高连奎 北京海归协会副会长、中国原创经济学论坛发起人

在中国,以投资、消费、出口为核心的“三驾马车”一直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三驾马车”增长理论最初来源于宏观经济学中GDP(国内生产总值)统计的“支出统计法”,这本来是一种GDP的统计方法,但由于其简单易用的特性,逐渐演变成了增长理论的一种。

笔者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应该由“老三驾马车”转型为“新三驾马车”,这“新三驾马车”就是生产效率、交易效率和产品创新。

“新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意义

“新三驾马车”主要着眼于生产效率、交易效率和产品创新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与现有的“支出法GDP统计”是很难对应的,但如果从生产法和收入法的角度看,则可以很容易发现“新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意义。

从生产法的角度,一个国家可以生产出更多种类的产品,而且每种产品生产得更快,该国在单位时间创造出的生产总值就会更高,各个产品的生产值相加就是该国的GDP。产品种类的丰富度就是由“新三驾马车”中的产品创新决定的,而产品生产的快慢是由“新三驾马车”中的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两驾马车决定的。

从收入法的角度,在不考虑产业链因素的情况下,收入最高的国家应当是经济效率最高的国家,一个国家如果能创造出世界上最先进的经济效率,就没有理由是一个低收入的国家。因此我们只要不断提高经济的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就可以让每个民众在单位时间内创造更多的经济增加值,同时他们的收入也会更高。因此从收入法的角度也很容易解释“新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当我们从“新三驾马车”角度思考时,会发现制定经济增长政策时,不仅可以从传统的投资、消费、出口的视角出发,还可以从生产效率、交易效率、产品创新的视角出发,而且后者更接近经济增长本质,由“新三驾马车”带来的经济增长是典型的由全要素生产率改善带来的经济增长。

除了指导宏观经济增长之外,“新三驾马车”在微观经济分析上也有着丰富的应用场景。当我们看待一个产业的意义时,不仅要看其对投资和消费的意义,更要看其对提升经济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的意义。比如以电商、外卖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可以提升交易效率,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作用,而金融作为虚拟经济也对提升经济效率有很大作用。

“鲍莫尔病”并非不可打破

美国经济学家鲍莫尔因研究经济效率提升中的结构性问题而闻名,他提出服务业最终因难以提升效率而拖累经济的增长。但鲍莫尔并没有将经济效率进行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的区分,他只看到了服务性产品在生产环节难以提升效率,却不知道通过在交易环节提升效率促进服务业的供给效率提高,毕竟一个产品的供给效率是由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两方面决定的。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主要面向实体产品销售服务的电商,面向服务产品销售的网络团购,面向餐饮行业的扫码点餐、扫码买单,面向交通出行的共享经济等都可以通过在交易环节提升效率来克服“鲍莫尔经济增长病”。

以“老三驾马车”为参照模型,虚拟经济确实不能直接增加投资和消费,但是以“新三驾马车”经济模型来衡量时就会发现虚拟经济对提升交易效率的贡献。通过模型转换,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长期困扰经济增长研究的“鲍莫尔病”问题也可以通过交易效率的大幅提高得到解决。

从“新三驾马车”视角看,市场经济的交易效率主要是由交通效率和信息效率组成,以前我们更重视交通效率,但信息效率同样重要。近年来加快数字经济、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就是着眼于信息效率的提升。一般来说,效率的提升中,生产效率的提高主要靠民间,交易效率的提高则主要靠政府,因为很多市场交易的达成依赖于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比如交通基础设施和信息基础设施,公共市场的构建、产权的划分等,政府可以在提升经济效率方面发挥出重大作用。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就会发现,对经济增长来说,“鲍莫尔病”并非不可打破的魔咒,我们以前强调科技时更偏重其对产品创新的作用,而对科技在提升市场经济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的作用方面认识不足。从“新三驾马车”视角看待经济增长,会更容易发现经济增长的空间。(中新经纬APP)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