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和童话

2021-12-29 01:15:57 证券时报 

【缘木求鱼】

知识产权保护框架还存在诸多问题。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上,显然还有织密“篱笆墙”的空间。

木木

“童话大王”郑渊洁宣布明年将停刊《童话大王》。这是12月15日的事情。事情在网上迅速发酵,又迅速沉寂,倒也格外贴合网事冷热兴替的普遍规律。不过,沉寂未必是坏事,起码为观察和思考留出了一定的时间和空间。

现实还需要童话吗?应该需要吧,毕竟,好像没有一个孩子不喜欢童话,没有一个家长不需要童话。虽然现实好像从来都很不童话,但这或许正是童话得以存在并被普遍、深度需要的根本——只有童话才不需要童话。站在这个角度看,童话,是对现实普遍关系的重塑,也是人们立身现实、心向未来的憧憬。或者,也可以这么说,童话,约略等于一张“未来蓝图”。

没有童话相伴的童年,算不得童年;没有童年的人生,很可能就是没有想象力、没有前行动力的人生。所有为人们描摹这张“未来蓝图”的人,都值得尊敬、值得保护。从这个意义上讲,郑渊洁的维权,就不再是他个人的事情。郑渊洁说,他写作40余年,30年都在维权。这显然意味着许许多多的人都认为郑渊洁维权是他的一己私事。

即使站在现实的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看,郑渊洁的维权,也不是他个人的事情。在中国的作家群体中,郑渊洁算是格外注重自身权利保护的作家,1985年5月创刊及之后的每一期《童话大王》,几乎都仔细刊登了律师维权声明,但这仍免不了被侵权且被无视的命运;是非曲直很清晰的一件事情,居然奔走呼号30年也解决不了,现实结结实实给“童话大王”上了一次“拖堂课”,课堂里坐着的,肯定不是“童话大王”一个人。

这件事发展到现实这一步,足以证明知识产权保护框架还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上,显然还有织密“篱笆墙”的空间。郑渊洁一个维权官司打下来平均耗时3年,打赢一个,接下来还有好几百个“恭候”着。造成这种局面,无论如何都说明法律法规存在的漏洞,某些人钻起来并不困难甚至很轻松。堵这种漏洞的时候,是否能够借鉴一下证券市场上的“集体诉讼制度”,提高司法效率,是维护公正、震慑侵权的有效手段,许多时候,高效甚至比严惩的作用还要大;更进一步,如果能像摄像头自动抓拍违章车辆一样,设置一个自动触发机制,蝇营狗苟之辈一旦钻漏洞,马上被抓住,及时保护郑渊洁以及郑渊洁们的合法权益,现实局面改观起来会很快。

除此之外,在大幅提高侵权者违法成本的同时,恐怕还要打掉相关的利益链。郑渊洁特别提出的三个侵权案,侵权商标的注册时间,“皮皮鲁”和“舒克”注册于2009年,“童话大王”注册于2011年。明显有问题、可能发生权利纠纷、引发诉讼的注册申请,是谁帮助申请的,又是谁拍板儿决定的,显然要有所交代。毋庸讳言,类似的侵权之所以能高频发生,没有商标代理公司以及相关注册机构的大力扶助,肯定不行。因此,堵塞漏洞,也要从这里下手,这种扶助行为得不到严惩、不能彻底杜绝,类似的侵权事件,不但无法根除甚至还会野火蔓延,烧掉的一定是未来。

郑渊洁维权,是一个非常好的抓手。抓住这一个点,推动相关领域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把导致侵权行为屡禁不止的根源性问题一总解决掉,彻底净化相关领域的风气,还郑渊洁以及郑渊洁们一个公道,极具积极意义。郑渊洁能够得以尽快复刊《童话大王》、续写童话,或许就是对现实的最好激励。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