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奋斗百年路·资本市场口述史丨周道炯:中国资本市场一步步发展起来 也一步步规范起来

2021-10-29 07:57:15 证券时报网 微信号 

  编者按:

  从零而始成长至全球第二大证券市场,中国资本市场用30多个年头,跨过了全球资本市场的百年历程。证券时报联合深交所共同推出“奋斗百年路·资本市场口述历史”系列报道,通过中国资本市场开拓者们的讲述和场景还原,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重温中国资本市场的不平凡历程。

  口述人简介:

  周道炯,1933年出生于安徽。1984年12月~1994年3月任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行长,1992年10月起兼任国务院证券委常务副主任;1994年4月~1995年3月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1995年3月~1997年6月任中国证监会主席。

  1933年,我出生在安徽农村一户普通人家。15岁时做了新四军交通班的班长,给游击队送信。解放后在县里的财政科做事,后来调到省财政厅,一直做到安徽省财政厅厅长和省政府秘书长。51岁时调任北京,出任建设银行行长。1992年10月,国务院成立了证券委员会,我兼任证券委副主任,开始与资本市场结缘。

  花甲老人 临危受命

  1995年2月23日,“327事件”爆发,这个事件当时影响很大,涉及到上百万人。当时我正在组建国家开发银行,中央领导打电话给我,让我当证监会主席,我说我都62岁了,都要退了,还要当?他说不行,你现在还是证券委常务副主任。要我到证监会,我都62岁了,我讲笑话说是命里注定的,要经历这些东西。

  1995年3月31日,我就紧急上任了。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处置“327国债期货事件”风险,当时已经有大量机构和中小投资人参与到国债期货市场,牵涉利益很多。5月份,证监会就执行中央决定暂停国债期货试点,抓各种落实和善后工作。这个事件之后,当时中国最大的证券公司之一万国证券被收归申银旗下,还影响了很多人。我就是这么匆匆忙忙当上证监会主席的,再加上后来又处置了不少风险,有记者朋友说我那几年是个“救火队长”,我本人是想都没想到。

  打开民企上市大门

  新股怎么发,一直让人挠头。我到证监会的时候新股发行方式是额度发行,由国务院每年规定一个总额度,按照各省的经济规模分配。

  当时民营企业不能上市,都是国有企业,工商联主席就经常跑过来找到我说,为什么不给我们民营企业上市啊?后来我说我们试点试点,最早是有三个民营企业上市,后来民营企业逐渐多了起来。

  当时各个省为新股额度、为企业上市,有些人写信给我,某某股票要上市,请你研究研究,我都收了几十家,后来我一个都没有发。到了一定时候,我把这个名单集中起来给国务院报告,以后再来统一处理。

  在旁人看来,新股发行和上市的审批权在证监会,其实证监会是主导一步一步地过渡到注册制。要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这是证券市场的基础,上市公司质量不高,基础就不牢。有些上市公司要想上市,要想融资,它自己也有造假的,说老实话,个别的、少数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也参与帮助它造假,所以作为证监会主席,上市公司出了问题都骂证监会,我抱不平,这个要改改。另外一个,上市公司以后一定要给股民分红,现在慢慢改进了,原来大部分都不分红,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叫“铁公鸡”,一毛不拔,这个是不行的。

  十二道金牌给市场降温

  1996年春节过后,连跌三年的股市开始回暖,宏观政策利好不断。央行宣布4月起停办新的保值储蓄业务,同时,国务院批示证券市场要“稳步发展,适当加快”,沪深两个交易所也采取了优惠措施吸引券商和资金。多方合力下,从4月1日到12月9日,上证指数涨了120%,深证成指涨了340%。当时整个市场的股票500多只,涨幅5倍以上的股票超过100只。

  市场陷入极度狂热中,违规行为不断。证监会陆续出台一系列监管通知,后来被称作“十二道金牌”。

  市场火爆,我们为什么那么担心呢?1996年的大牛市其实里面有很多问题,银行资金违规入市,证券公司给客户透支,机构大户做庄操纵,股民跟风炒作,证监会接连查处了很多机构,但是市场已经疯狂了。11月15日,两家银行因违规为券商申购股票拆借巨额资金而被查处。11月16日,中国证监会对12家机构因透支认购新股作出处罚。11月20日,中国证监会对海南北证和深发展北证对客户进行融资案件进行处罚。12月5日,对君安证券、山东国投、广东证券透支违规行为及违规认购新股的28家机构予以处罚。

  发“十二道金牌”也压不住,竟然火热到了这个程度。市场这样闹,这样炒得一塌糊涂,不得了,当时还有传闻地方农民把牛都卖了来炒股票,那就更不得了,笑话多了。1996年12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文章分析了暴涨的原因,列举种种违规行为,指出最近一个时期的暴涨是不正常的和非理性的,股市存在严重过度投机,提醒股民暴涨必然暴跌。

  评论员文章一出,市场一下子平稳了不少。沪深股市连续两天回调,股民都说是“黑色星期一”。市场涨得太多不行,跌得太多也不行。四川的一个小孩子,给我写了一封信:“敬爱的周爷爷,我父母亲都是打工的,炒股票,买了什么股票,这个股票跌了,我爸爸妈妈在家里天天吵架,吵得一塌糊涂,我马上要升学了,学费都交不起,请周爷爷下个命令,把某某股票提起来,救救我们家。”

  也是从那天开始,决定沪深股市开始实施涨跌停板制度和T+1交割制度。T+1出来以后也有不同声音,到现在也还有不同声音,这个要结合历史来看,在当时那个情况之下不采取这个措施,对于新兴市场来说是不行的,因为当时市场还很不成熟,容易出现波动。

  从我个人观点来说,既不要打压,也不要去抬高;作为监管部门来讲,就是依法办事,你制定法律法规,有法必依,违规必究。市场有市场的规律,市场有涨有跌,有起有落,不可能一直涨到底,它有它的市场经济、市场规律。1996年对中国资本市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教育。

  让监管有法可依违法能究

  我在任两年多,一直强调“规范”二字,经我亲手批示查处的违法违规案件就有90多起,每一次的查处背后,都会牵涉不少个人和机构。印象最深的就是“明星股”琼民源A。1997年3月初,琼民源利润造假被举报到证监会。

  琼民源(证券简称琼民源A)是一家海南的农业公司,1995年每股收益不到一厘钱,截至1995年末股价仅1.7元。1996年报出了0.87元的每股收益,分红方案为每10股送转9.8股,业绩好得不得了,到了1997年初股价一下就涨到了26元。但是它1996年年报5.71亿元的利润,主业利润才只有39万元,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后来公司申请停牌,管理层又在股东大会上集体辞职了,也没人申请复牌。国务院证券委会同审计署、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组成联合调查组,最终认定琼民源事件是中国证券市场建立以来最严重的一起财务造假欺诈案。1996年年报它编造了5.66亿元的虚假收入,虚构利润5.4亿元,另外还虚增资本公积金,并涉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后来把董事长和会计都抓了进去。与此同时,证监会还兼顾应对长虹转配股、红小豆等各种事件,那两年是很忙。

  这几个大案子以后,我们从这里面吸取了教训,对后期健全监管部门、完善法律法规等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一个上市公司质量怎么样,它的财务真实性如何,有没有造假,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还有代理商、证券公司,这些中介机构再加上企业本身的监管,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工作。这个基础工作做好了,你报来东西,我来审查,这样就更加清晰了。

  健全的法律法规,能让监管者有法可依,违法能究。离开证监会后,我做过两年国务院稽查特派员,又到人大、财经委,主要就是搞证券市场的立法工作。有时候没有法规,我们就先搞条例,例如发行方面,先有《证券发行条例》,条例以后才搞《证券法》的。《证券法》是到九届人大才通过的,我到人大就搞这个,我是《证券法》起草小组的领导。九届人大《证券法》出来了,后面《投资基金法》也出来了。所以中国的资本市场,从无到有,是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也是一步一步地规范起来的。

  六年证券系统任职经历一生难忘

  我刚上任证监会主席的时候,就让证监会制定了一份“九五规划”,全名叫《中国证券市场九五时期到2010年发展规划草案》,希望打基础、练内功。

  “九五规划”是有前瞻性的,那个东西虽然没有正式发出来,但是基本上是按这个做的,像当时草案提出的多条建议,包括建立统一市场法规体系,争取尽早出台《证券法》;建立统一的市场管理体系和市场运行体系;建议国有股与法人股逐步上市;建立合理的投资结构,如培育发展投资基金等内容,都是当时证监会的一些专家,一些市场人士结合香港、国外市场的一些东西来制定的,不是凭空想出来的。

  这份草案上交到国务院,高层听取了意见并给予了支持。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草案没有正式发布,一直到9年以后,2004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国九条”。“国九条”吸收了当年“九五规划”里的不少建议。

  1997年6月,我从证监会退下来。我一辈子都是搞财政金融,证券委、证监会这前前后后六年的时间,对我一生来讲是难忘的年月,资本市场在金融市场当中是最前端、风险最大的一个领域。

  我这个人心直口快,但是我站得稳、坐得正,不营私、不舞弊,给我坐这个位置,我要对市场负责,对股民负责,对国家负责。当时我也做了打算,无非是把老命拼了。

  我离任的时候,跟接任者说“我在火山口上坐了两年多,终于安全着陆了,现在该你起飞了”。这是玩笑话了,不过我期望以后没人再说“火山口”这句话,中国证券市场一定能够成为一个成熟的市场,绝不再是“火山”了,这是我的愿望。

  (本文由深交所和证券时报记者吴少龙共同整理)

  编辑:叶舒筠

  版权声明

  证券时报各平台所有原创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我社保留追究相关行为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与合作可联系证券时报小助理,微信ID:SecuritiesTimes

  END

  点击关键字可查看

  潜望系列深度报道丨股事会专栏丨投资小红书丨e公司调查丨时报会客厅丨黑幕调查丨突然闪崩!两大券商暴跌超20%,此前已多次大跌,什么情况?紧急回应来了丨中美商务部长会否再通话?推动美取消加征关税是否有进展?商务部回应多个热点问题丨北京本土新增5+2!一社区工作者确诊丨中签亏1万!百元新股开盘跌20%,打新怎就不香了丨中金喊出800元!万亿“宁王”成绩单揭晓:前三季度业绩翻倍丨受累华夏幸福(600340,股吧),9000亿保险巨头前三季净利降两成丨钟睒睒成中国新首富!看20年胡润百富榜变迁史丨罚3亿、8人获刑!北八道配资大案判了丨信达能源首席:煤炭行业的估值修复才刚开始丨啥情况!大佬齐聚调研,社保等也在买入…这家公司有何来头?丨上海楼市放大招!开通“手拉手交易网签”服务,无需中介,可网上自助签约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时报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