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街观察】最低工资容易涨 全球就业市场不好“救”

2021-10-11 23:03:10 北京商报网 

10月11日,戴维·卡德与另两位学者荣获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对劳动经济学的实证研究性的贡献”。他利用自然实验分析了最低工资、移民和教育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最低工资一直是全球人民关心的问题。传统理论遵循经济主义,警告大家无论是在完全竞争市场还是买方垄断市场中,最低工资有可能会加剧失业,对于低收入群体尤其不利。最低工资设定了市场中劳动力的价格下限,导致了市场供需关系扭曲。

“好心办坏事的典型案例,实际效果与期待背道而驰。”在《资本主义与自由》中,弗里德曼曾这样描述最低工资。长期以来,强调自由市场优越性、反对政府干预市场运作的经济学派坚持认为最低工资法规有伤害就业的负作用。

经济学家克儒格和卡德则打破了传统。他们通过“自然实验”,发现最低工资提高并没有对就业产生负面影响,这改变了经济学科和公共政策在最低工资领域的成见。如今,面对不平等加剧的经济环境,最低工资成了各国政策制定者以及学者辩论的热门议题。

在之前竞选总统的辩论中,特朗普拜登在最低工资的问题上分歧很大。特朗普辩称,最低工资应该留给各州决定,而拜登支持最低工资由现在的每小时7.25美元提高到15美元。

两党在最低工资上引发的分歧,不仅是围绕宏观层面失业问题的争吵,也是聚焦微观层面的企业压力测试,更是一场关于劳工福利与政府角色的命题作文。

美国一样,以最低工资为制度为代表,很多国家在制定公众政策时,一直进行着一场关于市场与福利国家角色的漫长辩论。这事关普通民众基本的经济保障、抵御不确定性风险的能力,简而言之是他们能否过上稳定而体面的生活。

眼下,如何应对疫情给全球就业市场带来的冲击,比提高最低工资来得更棘手。无论是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巨头,还是星巴克这样的零售企业,大手笔提高时薪的抢人大战正不断蔓延。

然而,裁员后遗症的影响、失业福利的渗透、潜在健康风险的考量,都让提高最低时薪的诱惑力大打折扣。工人长期短缺加剧了企业上下游产业链的压力,企业用人心切,劳动者犹豫不决,提高了的最低时薪,似乎陷入了新的经济主义困境。

如同卡德所提出的很多论断与经典研究模型有悖,经济学家的理论总要碰撞具体而复杂的现实。无论得奖者是谁,有些话题总会历久弥新。学者们还会就观念原则争辩不休,就像面对全球就业市场的困境,还要寻求具体问题的处置方案。

北京商报评论员 陶凤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