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冯毅:应对极端状况的好办法是让人们自己想办法, 释放市场内部力量

2020-11-20 06:46:24 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社会资本”是《极端经济》强调的一个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在你的观察中,中国的现实有什么对应的案例?

  冯毅:疫情开始以后,直播带货、网络会议等开始变得非常火。这其实就是民间自发产生的一种办法。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就是口罩。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是口罩最紧缺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没口罩。如果按照官方渠道,去药店买,相当麻烦,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也买不到多少。但最后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每个人都戴上了口罩。这就是社会资本,或者说,非正式网络在起作用了。每个人都通过自己的途径解决了口罩的问题。

  我们现在一直强调的“放、管、服”,就是释放民间市场,让民间有更多力量。做到“有限政府、有为市场”,其实就是让人们自己想办法,释放市场内部的力量。我们现在提到了“内循环”,中国市场那么大,激发起自身活力,完全可以把“内循环”搞得很好。

  第一财经:戴维斯笔下的安哥拉监狱,犯人们用烟草、核桃糖和一种类似于绿点卡的东西作为“平行货币”,用以兑换商品。这有点像从前义乌地区的“鸡毛换糖”。在改革开放40年以后的今天,中国的市场环境远比当年有活力,各种创新层出不穷,这种非正式网络在当下又有何作为呢?

  冯毅:安哥拉监狱经济运作的情况的确和“鸡毛换糖”类似,其实就是一个地下市场,最终带动了经济发展,促进生活正常化。这个情况其实也和前几年的网约车很相似。网约车本身也是自下而上的一种变革,是基于人们生活的需求自发组织起来的。网约车平台整合的是社会资本,经历的成长过程也相当复杂,曾经一度被很多地方反对、封杀。但它最终还是生存下来了。

  这两年,我们的社会宽容很多,所以创新的商业模式也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这些新兴产业养活了很多人,是民间形成的互助网络,让草根民众有了更多生活空间。

  第一财经:浙商在历史上一直是实力和凝聚力都很强的团体,他们之间的互助借贷网络也很强。作为浙商资产研究院副院长,你是如何看待这种借贷网络的?

  冯毅:借贷网络很强,这有好处也有坏处。中国两个地方的商人相互之间信任感很强,一个是温州,一个是潮汕,需要钱,甚至也不打欠条,说一声,钱就到位了。这两个地方都是宗族观念很强,相互之间沾亲带故,所以赖账的成本会很高,因为一次失信就可能名誉扫地,以后再也不能在本土商圈混了。不利之处就是,他们的借贷关系就像蜘蛛网一样,相互担保,一旦有企业倒闭,影响的可能是五六家企业。前些年在温州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倒了一批企业。 

  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