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球“Z一代”不完全画像

2020-09-15 01:07:26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阿米卡·乔治

爱玛·贡萨蕾斯

阿米卡·乔治 爱玛·贡萨蕾斯

◎田梦媛

9月7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正式官宣了首档“台网互动国风少年成团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并发布海报面向公众海选。此消息一出,全网沸腾:央视也要搞选秀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出道即春晚?

再来看看史上“最强主办方”对选手们的要求,第一就是热爱中华文化,坚定文化自信;第二,年龄必须在25周岁以下,性别不限;第三,要求积极阳光、正能量,是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第四,具有良好的个人品质和职业道德;第五,能歌善舞,还能吹拉弹唱;第六,具备良好的团队合作精神。

这些要求里,唯一一个硬性要求就是年龄在25周岁以下。25周岁以下,也就是在1995年以后出生的一代人,中国叫这一代为95后,国外叫这一代为“Z一代”。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Z一代”是指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后出生的人,但这一代在哪一年结束目前还有争议。“Z一代”又被称为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统指受到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较大的一代人。

许多外国媒体和研究机构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研究“Z一代”,因为这一代将引领一种全新的价值观。他们爱省钱,是有意识的消费者,美国的Z一代在存钱买房,日本和欧洲的Z一代在逛二手市场;他们是包容的个人主义者,敢于接纳新鲜多元的观念和事物;作为目前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Z一代更加关注社会和国际现实问题,尊重个体间的差异并追求平等;他们是“新沉默一代”,也是“将科技揣在口袋里成长”的一代,他们通过网络汲取新知,普遍富有创新精神。

Z一代:

爱钱如命 节衣缩食

宁愿将5000美元存起来交房子首付,也不愿意花钱举办梦幻婚礼

更愿意考虑能够赚钱并让自己能走向成功的工作

日本Z一代对过度消费持谨慎态度

创建于2004年的皮尤研究中心是美国的一家独立性民调机构,目前是美国第三大智库。十几年来,皮尤研究中心一直关注公众对社会问题的态度,并记录不同人群之间的态度差异。2018年,皮尤研究中心根据以往的数据将1996年确定为“Y一代”和“Z一代”的分界点,这意味着在1981年到1996年出生的人都被划分为Y一代,而1996年后出生的人被视为Z一代。

2020年的美国大选,预计将有2400万Z一代人为美国的未来投出他们的一票,这不是一个小数目。Z一代的影响力也逐渐在全球显示出了端倪,但在他们改变社会之前,社会首先改变了他们——2020年的新冠疫情重塑了全球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格局,Z一代的机遇之门变成了摇摆不定的未来。

已有迹象表明,年龄最大的Z一代在新冠疫情的最初几周以及几个月中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在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3月26日所做的一项调查中,年龄最大的Z一代(18至23岁)中有50%左右的人表示,他们或者他们的家人因为疫情的原因被辞退或者降薪,这一比例明显高于Y一代(40%)、X一代(36%)和婴儿潮一代(25%)。此外,根据各代的就业数据,在疫情暴发之前,年轻一代就特别容易失业,不论是被辞退还是自己离职,因为他们大多数人在失业风险较高的服务行业中找工作。

高失业率让美国的Z一代有了足够强的危机感。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在2019年5月2日报道称,美国的Z一代正在攒钱准备买房,美国银行的一项存款意向调查也从侧面反映了Z一代的购房狂热,他们宁愿将5000美元(约人民币33668元)存起来交房子首付,也不愿意把钱花在举办梦幻婚礼、购物或者度假上。报道还称,超过半数的美国Z一代买房都是为了结婚生子,为了凑够这笔钱,他们甚至打算干两份工作。

在工作的选择上,Z一代更愿意考虑能够赚钱并让自己能走向成功的工作。美国市场调研机构“早间咨询公司”对Z一代最看重的人生目标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结果显示有70%的Z一代认为“赚钱”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之一,69%的人选择“拥有成功的职业”,61%的人选择“有时间追求兴趣爱好”。在Z一代看来,“组建家庭”“有亲密好友”“拥有一段浪漫关系”和“结婚”等选项好像都没有挣钱和存钱重要。

事实证明,不仅美国的Z一代这么想,日本和欧洲的Z一代也有这个倾向,但美国的Z一代是受社会影响,日本和欧洲的Z一代是受到了经济的阻挠,才会如此“爱钱如命”。

2019年4月26日,彭博新闻社网站发表了一篇名为《在经济遭受衰退打击的地区,Z一代正在变得节俭》的文章,文中提到世界某些地区的Z一代受到金融危机和失业的困扰,会选择办银行借记卡而不是信用卡,还会选择在二手店进行消费。

由于日本和欧洲的经济增长形势低迷,这两个地区的Z一代更愿意“节衣缩食”地生活,这一点在日本体现得尤其明显。这个岛国在过去20年里经历了多次经济衰退,把年轻人从推动消费的花钱者转变为当地所有年龄层中最“吝啬”的一个群体。

与Y一代不同,日本Z一代中的许多人对过度消费保持一种谨慎的态度。在看到父母们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陷入困境后,Z一代对存钱、二手市场和物美价廉的耐用品产生了更多的兴趣,即使他们的工作非常稳定,工资也不低,支出方式也比上一代谨慎得多。

调查显示,在1984年,日本25岁以下的消费者每多挣1美元(人民币6.73元)就会花掉88.7美分(人民币5.97元),超过了86.2美分(人民币5.81元)的全国平均水平。但根据日本内阁2017年发布的一份白皮书,到了2014年,Z一代消费者的这个数字已降至76.8美分(人民币5.17元),低于全国平均水平78.4美分(人民币5.28元)。

Z一代存这么多钱到底是想干什么,他们真的存到钱了吗?美国全国高中学者协会发现,Z一代35%的成员计划在20多岁时开始预存自己的养老费,另有10%的人在为自己未来的孩子存钱。

较年轻的Z一代,也就是那些还没有开始上大学的孩子们,也在努力存钱:26%的人在为自己的新手机作出努力,17%的人在为自己的车省钱,11%的孩子是为了自己的大学学费。接近半数的人想要存够2500美元甚至更高,为了达到目标,将近60%的青少年需要存钱一年以上。

在消费时,Z一代会主动权衡公司的道德性和自身的购买习惯问题——他们希望将自己的购买力作为武器,击垮那些不道德的公司或者企业,他们越来越强调品牌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论是社会捐赠、反对歧视还是支持保护环境。总之,企业需要表态才能赢得年轻人的欢心。

2019年4月29日,美国《女装日报》报道称,超过半数的Z一代认为品牌的道德问题会影响他们的购买意愿,他们更愿意选择没有歧视问题、环保问题或者其他问题的企业来进行消费。

Z一代:

关注时事 积极发声

印度Z一代更关注就业、城市环境和女性安全等问题

朋友不局限于现实世界,在网络世界中广泛交友

追求高等教育,包容更新鲜多元的观念和事物

美联社2019年4月18日报道,印度35岁以下人口占据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年龄在18岁和19岁的首次投票选民超过1500万,这意味着印度Z一代可能在大选中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根据美联社的采访,年轻的选民们(至少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不像老一辈那样专注于种姓和宗教等问题。相反,他们的关注点在于大学毕业后的就业、城市空气的清新度、提高女性安全和世界顶级经济体竞争等一系列问题。

这主要是因为Z一代的受教育程度更高,接受的信息面更广。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Z一代不太可能辍学去工作,都是把大学念完了再考虑工作的问题。在2018年上完高中的18岁到21岁的年轻人中,有57%的人进入了两年制或者四年制的大学;相比起来,在2003年调查的Y一代中,这一比例为52%,而1987年调查的X一代则只有43%进入了大学。

与前几代的年轻人相比,更多的Z一代拥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父母:2019年,年龄在7至17岁的Z一代中有44%的人与拥有学士学位或者更高学历的父母同住,而Y一代在7岁到17岁时只有33%的孩子与高学历的父母同住。这种变化让越来越多的Z一代愿意去追求高等教育,包容更新鲜多元的观念和事物。

Z一代的多元化不仅体现在家庭教育上,也体现在他们的社交圈。在传统家庭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孩子越来越少,单亲家庭、同性家庭或者混血家庭的孩子更多,他们的朋友不局限于现实世界,因为他们在网络世界中能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肤色也不同,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流。

Z一代更重视哪些问题呢?在上一代或者上上一代人的眼中,Z一代好像还处于躁动不安的青春期,虽然活力四射却冲动,不爱负责任或者容易惹麻烦,但这只是一种刻板印象,Z一代其实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关心社会和全球问题。

Z一代正在奋力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声音,他们的身影出现在为了控制枪支而进行的游行中,出现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抗议活动中,也出现在希望投票选出一个有能力的领导人的政治选举中。比起向企业或者个人寻求帮助来解决问题,Z一代更愿意相信政府,70%的Z一代认为政府应该倾听民众的声音,做更多的事情来解决问题。

2018年2月,美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发生校园枪击案后,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的高年级学生爱玛·贡萨蕾斯参加了修改枪支管制法案的集会,并在集会上发表演讲,以此来呼吁政府对枪支政策进行重大修改。

这之后,爱玛还以首个推动枪支管理改革的学生领袖身份参与了“Never Again”的标签运动,她和其他的学生领袖不仅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和政客们不断展开辩论,还向佛罗里达州的议会提出了对购买枪支的消费者进行严格的心理检查以及修改枪支管理法案的要求。

在帕克兰惨案发生后的几周内,美国各地的高中和中学生开始自发地组织罢课和沉默守夜活动。截至2018年3月14日,全美估计有100万的学生参加了3000场正式学校罢工,年轻人让国家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公众对枪支销售限制的支持率在2019年的春天也有所上升。

毫无疑问,Z一代拥有惊人的多元性,他们不仅来自多元化的背景,还期望着走进更多样性的未来。在这个年龄阶段的大多数人,对同性问题、少数民族的公平性和社会个体的平等待遇等问题都有自己的见解,在讨论这些问题时,Z一代给出的积极反馈和多样性的认知会比消极的否认和批评更多。

Z一代:

将科技揣在口袋里成长起来

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是首选沟通方式

“新沉默一代”只看重金钱和安稳,放弃冒险与激情

通过自己的网络账号汲取新知,是真正的数字原住民

Z一代是在高度互联的世界中长大的,这一代人首次使用智能手机的平均年龄为10.3岁,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玩父母的手机或者平板长大的,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是他们首选的沟通方式,Z一代每天花费在移动设备上的平均时间在3个小时左右。

因此,在一些家长看来,Z一代的Z好像是意味着“僵尸(Zoombie)”,他们的孩子或平静或傻笑地死盯着手机屏幕,成天窝在沙发一动不动,像僵尸一样。许多媒体也将Z一代称为“静音一代”,年轻人只通过智能手机聊天和沟通,甚至都不打电话,手机也常常静音。

2019年4月8日,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报道称,“静音一代”主要以14岁到24岁的人为主,他们生活在“新闻”丛生的年代,所接触的信息、技术和事物都是最新、最快的,他们在互联网逐渐发达的社会中长大。

由西班牙电话公司基金会制作的《2018年西班牙数字社会》的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西班牙14岁至24岁的年轻人中,有98%的人首选WhatsApp等网络软件作为沟通手段,而全体西班牙人中,首选这种沟通手段的比例则为95.1%。

此外,报告还称,网络沟通软件的盛行让其他的沟通方式也受到了影响。比起面对面的沟通或者电话线上的沟通,人们现在更喜欢网络上的实时交流。事实上,60%的西班牙人每天通过各种软件多次发送实时信息,只有24%的西班牙人使用手机沟通,用固定电话沟通的人更是只有12%。

除了“静音一代”,Z一代还被称为“新沉默一代”。“沉默一代”本来是指1928年到1945年出生的一代,他们在经济萧条和战争中成年,是勤劳务实的职业主义者,也是反对冒险主义的一代。

“新的沉默”意味着,媒体将Z一代的年轻人比作他们早早厌世的父辈,认为这一代人只看重金钱和安稳,放弃了冒险与激情。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要知道“沉默一代”可是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一代。

目前Z一代在全球有超过20亿的人口,约占全球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是有史以来人口最多的一代。尽管他们看上去好似每天都在盯着目光所及的屏幕——手机、平板电脑或者电子游戏机,但如果你认为他们仅限于此并将一事无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如果说Y一代是数字技术先驱,那Z一代就是真正的数字原住民,他们通过自己的网络账号汲取新知,普遍富有创造力和创新精神。2016年5月20日,市场研究机构“中央影响力”发布了名为《儿童与科技:当代数字原住民的演变》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39%的孩子在11.4岁时就获得了社交媒体账户,64%的孩子可以通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或者平板电脑访问互联网,而2012年时这一数据仅为42%。

可以看出Z一代是将科技揣在口袋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看世界的方式与前人是不同的,不少人将这批年轻人视为具有高社会价值的一代。Z一代确实也没有让他们失望——2017年,年仅13岁的奥利维亚·塞特泽创建了一家名为The Cramm and Dani Perkins的新闻平台,每天早上,这位年轻人都会收集一些头条新闻,并在一个小型编辑团队的帮助下制作一份时事报道,发送到平台用户的邮箱或者手机短信箱中,以此来创造收入。

除了奥利维亚·塞特泽,Z一代的创造者还有很多,比如24岁的Netflix作家助理兼喜剧演员巴克·安德鲁斯和2018年被《时代》杂志评为最具影响力的青少年之一的阿米卡·乔治,他们都代表着Z一代的自我创造精神。

其中,阿米卡·乔治被称为“为贫困发声的少女”:阿米卡在2017年发起了“免费月经”运动,呼吁政府向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免费提供月经产品;同年12月,2000多名年轻人在英国唐宁街外参加了阿米卡的“免费月经”抗议游行。

“免费月经”运动坚持了两年,在2019年终于获得了政府的重视——英国政府宣布为中学生和大学生提供免费的卫生用品,并拨款150万英镑来解决贫困问题。此外,阿米卡和她的支持者还组建了一个“免费月经”团队及网站,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特意为她颁发了“全球目标守卫者奖”,鼓励其为更多的贫困女性发声。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