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几点看法

2020-08-01 14:44:36 和讯名家 

声明:本文信息全部源于公开渠道,文中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所供职单位

【正文】

2020年7月31日(周五),监管部门明确资管新规采取“过渡期适当延长(由2020年延长至2021年)+个案处理”的政策安排,对此有以下粗浅看法。

一、看法1:这是可预期的确定性事件,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只是兑现市场预期

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延长问题自2019年以来便开始成为热点,且监管部门以及相关人士也给予明确表态,特别是市场对2017年资管新规整顿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冲击至今仍心有余悸,毕竟资管新规涉及到50多万亿元左右的存量资产整顿,影响非常大。因此某种程度上来说,在今年疫情以及内外环境更加复杂的背景下,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是可预期的确定性事件(详见27月10日央行发布会全解:三大特征、六大信号和关于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最新市场情况变化的讨论)。主要事件梳理如下:

(一)2019年8月原证监会主席肖钢表示资管新规过渡期应延长至2021年。

(二)2020年2月,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到2020年年底确实难以完成处置的,允许适当延长过渡期”。随后监管部门拟定了初步方案,明确对于2020年末依然难以处置的存量资产,处置时间或将延长到2021年末。

(三)2020年2月7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正在对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进行技术评估,存在可能性”,与此同时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则表示“正从实际出发进行评估,很快会公布”。

(四)2020年7月7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联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发布的《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建议应进一步细化和明确包括现金管理产品在内的各类新产品监管标准,将资管新规发布后发行的不符合监管标准的“新产品”还原至老产品,同时建议按延长后的过渡期重新明确压降要求以及2020年至2022年压缩每年比例不低于30%、2022年底压缩至零。

(六)2020年7月10日,央行新闻发布会在延长过渡期的表述上比较包容和开放,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延长已较为明确。

二、看法2:过渡期延长有所指,给地方政府和重大项目的融资一些喘息之机

此次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应是有所指,具体来看和之前资管新规相比,此次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延长涉及到更多部门,即新增了财政部和发改委。我想很明显的背景和原因应是地方政府(含融资平台)和重大项目的融资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资管行业进行,且方式应多为非标类融资、期限较长,因此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出发点很可能是给地方政府(含融资平台)、重大项目一些喘息之机。

三、看法3:大方向没有变化、不应抱侥幸心理,良币驱逐劣币的局面正在发生

站在当前阶段来看,虽然过渡期延长缓解了市场压力,但不应抱侥幸心理,要有大局观(过渡期延长并没有改变监管趋势)并明确中长期的转型方向,在不到一年半的整改时期内,早整改早转型,获得监管支持,要奋勇直追。

目前来看在资管行业的规范化运作上,公募基金已经走在前列,其它领域还处于纠结徘徊的过渡中,这从规模的演变上便可见一斑(信托行业在压缩、银行理财相对平缓、公募行业稳步增长)。实际上对于不同资管行业而言,越早完成整改便越能享受到政策的红利、步入快速发展轨道。特别是对于很多银行来说,存量资产一味压缩并带动整体理财规模下降而无动于衷是着实难以理解的,比较明确的是规模的起点优势仍是未来大资管行业竞争格局的最主要支撑,毕竟在理财子公司的申设以及市场认同方面,结果是最为重要的。

(一)此次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从行业类型来看主要针对银行理财、信托计划、私募资管以及券商大集合,这些领域的资产端表现大多为非标资产和类信贷,整改压力较大。

(二)公募基金是目前资管行业中最为规范的领域,同时证监会也明确公募理财债券基金、公募分级基金的规范整改不作延期(仍为2020年底)。

要知道截至2020年8月,公募基金规模已达到17.37万亿元(货币市场基金为7.41万亿元),较2019年12月净增2.71万亿元(货币市场基金净增0.27万亿元),增长势头较为良好,和资管行业其它领域形成鲜明对比。

四、看法4:资管行业的存量整改压力依然很大

目前资管行业存量资产面临的整改压力非常大,这大概也是过渡期延长的大背景。根据我们的统计,需要整改的存量资产规模应在50万亿元左右,其中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合计18.54万亿、券商定向资管计划和单一资金信托合计为15.67万亿元、其它约为15-20万亿元。

(一)根据央行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数据,截至2020年6月底,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的存量分别为11.22万亿和7.32万亿,合计达到18.54万亿元,这些表外融资方式均是整改对象。

(二)截至今年一季度,券商定向资管计划存量规模为7.99万亿、单一资金信托余额为7.68万亿元,合计为15.67万亿元。

五、看法5:丰富了存量资产的处置方式,并提高了监管容忍度

此次整改过渡期延长的同时还进一步明确丰富了整改方式,包括但不限于新产品承接、市场化转让、合同变更、回表等多种方式,并提高了监管容忍度:

(一)对回表后的类信贷资产提高监管容忍度(如拨备要求等)。

(二)违约的类信贷资产回表后,可以通过核销、批量转让等方式进行处置。

(三)鼓励通过市场化转让等多种方式处置股权类资产,特别是对于存量股票资产,应避免以单纯卖出的方式进行整改。

六、看法6:对提前完成整改的金融机构有监管激励举措

虽然过渡期延长,但监管部门仍然鼓励金融机构提前完成整改,并在多方面给予激励,具体如下:

(一)对于整改进度快于计划的金融机构,将在监管评级、宏观审慎评估、资本补充工具发行和开展创新业务等方面给予适当激励。

(二)对于在2021年底前未完成整改任务的金融机构,将在监管评级、宏观审慎评估、开展创新业务等方面采取惩罚措施,同时视情采取监管谈话、监管通报、下发监管函、暂停开展业务、提高存款保险费率等措施。

七、看法7:存量整改的过程中,回表和资本补充压力仍然很大

监管部门鼓励在过渡期内采取类信贷资产回表的方式进行存量资产整改,意味着这些资产一旦回表便需要有足够的资本和拨备相对应,也即在整改的过程中,实际上金融机构回表和资本补充的压力也在伴随上升,这也是短期内监管部门要提高容忍度、鼓励进行资本补充以及北金所等类信贷业务尚未全面计提拨备的大背景,因此对于存量资产的回表,监管部门应是有一定包容性的,但一旦整改压力减小时,预计上述监管容忍度会再次降低,要有心理准备。

八、看法8:过渡期的延长对金融机构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需要时间来证明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资管行业的问题无非是以下几个:

(一)新发行资管产品如何承接存量资产(若无法承接便只能回表);

(二)存量资产回表,会涉及到不良处置、拨备计提、资本补充等现实问题,也即回表、处置、拨备计提和资本补充的压力较大,需要和监管部门沟通来提高监管容忍度,这是必要之举。

(三)存量资产会不断到期,仅靠存量资产在表外和表内的转换显然只是权宜之计,而增量理财业务的发展需要新资产和新产品的支撑,向公募基金看齐。

当然做真正的理财业务无疑是较大的挑战,但亦是不可回避的方向,过渡期的延长对实体经济而言是好事,但对金融机构而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则需要时间来说话。

【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任博宏观论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