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稳定农民工就业是当务之急

2020-07-31 07:51:13 第一财经日报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出现负增长,经济下行带来一连串的影响,包括关乎国计民生的就业问题,尤其是大量身处冲击较大的服务业和外贸行业的农民工群体。

  在经济逐渐恢复的后疫情时代,农民工就业问题备受关注,仅7月份就有三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及:29日推出了支持农民工就业创业系列新举措,助力保就业保民生;22日提出鼓励个体经营,对高校毕业生、农民工等重点群体从事个体经营的,按规定给予担保贷款、税收优惠等支持;15日提出加大对创业创新主体的支持,政府投资的孵化基地等要将一定比例场地免费向高校毕业生、农民工等提供。

  之所以如此重视,因为农民工就业关系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预期目标的实现。根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上述目标涉及保就业和全面脱贫,显然均与农民工就业相关。换句话说,解决农民工群体的就业问题是实现今年发展目标的基础。

  从公布的失业率数据来看,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7%,与2月份疫情高峰期的6.2%相比,逐渐好转。不过,调查失业率是通过城镇劳动力情况抽样调查所取得的城镇就业与失业汇总数据进行计算的,如果农民工失业回乡,就很难被统计到。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71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4247万人,全年农民工总量29077万人。

  农民工就业受疫情冲击较大则是显而易见的。众所周知,疫情对餐饮、旅游、酒店之类的服务业影响最大,而第三产业又是吸纳就业人数最多的,2019年占比超过一半,这些服务业基层从业者中有大量的农民工。此外,包括建筑、装修、外贸等行业在内的制造业基层员工中,农民工占比也不小,这类行业同样受到疫情冲击。

  认为农民工失业可以回归土地这样的思维早已过时,且不说第一产业占GDP总产值仅5%左右,近些年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土地能给农民带来的收益越来越低,不然也不会有大量的农田抛荒或转包,农民进城务工获得的收入远高于来自土地的收益。

  促进农民工就业,最直接的就是增加就业岗位,后疫情时代应发挥宏观政策的作用。29日的常务会议提到加大以工代赈投入和新型城镇化,前者要求将发放劳务报酬的资金占比由10%提高至15%以上,吸纳更多农民工就业;后者结合推进以县城为载体的新型城镇化、农村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灾后恢复重建等,并把吸纳农民工就业数量作为增加城镇建设用地重要条件。

  支持和扶助农民工创业,通过培训提高其技能也是重要方向。29日的常务会议提出对农民工首次创业且正常经营6个月以上的,可先行申领一次性创业补贴的一半资金;6月人社部印发《农民工稳就业职业技能培训计划》则提出,未来两年每年培训农民工700万人次以上,促进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推动农民工稳岗就业和返乡创业。

  另一个至为关键的是扶持小微企业这一农民工就业的主渠道。包括进一步放宽失业保险金返还标准、扩大参保企业享受返还失业保险金范围、给予中小微企业一定额度的复工期贴息贷款的扶持、金融机构给予1~2年基准利率贷款额度的扶持,以及对小铺小店小厂给予免税减租等特别救助措施。从税费、融资、失业金返还等系列举措,提高小微企业盈利空间,间接带动农民工就业。

  可以说,疫情直接影响了农民工群体就业,在经济全面复苏时期,为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农民工就业问题是绕不开的基础工作。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