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挑战倒逼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幸运” | 企投说

2018-09-27 08:27:09 和讯名家 
挑战倒逼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幸运” | 企投说
挑战倒逼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幸运” | 企投说
  文/企投小二

  拿到美国一所大学“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专业的副教授教职之前,杨锐的人生图纸曾清晰无比。

  可现在,人生突然像中国的古典园林一样,充满奥秘与玄妙。

  如何传承、如何坚守、如何转型、如何重新找到“自我”……

  关于“企投家”的新课题,涌现在他面前。

挑战倒逼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幸运” | 企投说
  关于传承:坚守主产业,就地升级

  2016年,收到美国的“副教授”职位offer时,杨锐没有想到,两年后会站在企投会二期结业课上,带来一个题为《当转型遇到传承:企二代的抉择》的分享。

  从1986年至今,杨锐的父亲,带领着双登集团做了30余年的工业蓄电池。

  每年年底,当杨锐正站在大洋彼岸的讲台上,对着一张张异国面孔上课时,父亲会雷打不动地到深圳华为,领一个任正非颁发的“金牌供应商”奖项。

  “最高峰时,全国有40%的通信备用电池是我们提供的。”

  父辈有多么热爱和自豪自己的产业,“传承”的愿望就有多么的强烈。

  他被父亲打动。

  紧张、争抢、高速、变化……这些像氮元素一样弥漫在空气中,让他一踏入国境就感受到独有的中国速度。

  回国后,他一度感到焦虑。

“就像你在火车站排队排得好好的,就快排到你了,旁边突然新开一条通道,你后面的人蜂拥过去,你瞬间很犹豫,是跟着跑过去,还是继续坚守在原来的队伍?”
  “就像你在火车站排队排得好好的,就快排到你了,旁边突然新开一条通道,你后面的人蜂拥过去,你瞬间很犹豫,是跟着跑过去,还是继续坚守在原来的队伍?”

  一个原本与他们体量相当的公司,因为二代接班后转做其他业务,市值已从原有的100亿跌成如今的10亿,悲壮地“羽化成仙”。

  在转型升级恰巧遭遇企业传承的当口,这样的中国“恐怖大片”几乎年年上演。

  人工成本、环保要求、税收压力、技术瓶颈……这些制造业的“老大难”问题,尽管还未危及企业生命,却已经不容忽视。

迷茫中,在与父亲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后,父子俩达成最基本的共识:坚守主业,就地升级!而且,主业必须是由实体支撑的主产业。
  迷茫中,在与父亲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后,父子俩达成最基本的共识:坚守主业,就地升级!而且,主业必须是由实体支撑的主产业。

  “不走捷径才是捷径。其他都能抗,只有丢了主业,我们才什么都不是。”

  大机会还在未来,但杨锐和父亲一起做出决定:当大机会来临的时候,不去做机会主义者。

  “不跟到另一条队伍上去。”

挑战倒逼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幸运” | 企投说
  关于坚守:老朋友需要重新认识

  然而,仅关于“原来的队伍”,事情就远没有想象的简单。

  “越接近事实真相,你越发现比想象的复杂得多。”当真正介入公司事务时,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家族企业的关系网、大公司运转效率问题、企业文化的重塑……每一个项目单拎出来,都是一项浩大的“整改”工程。

  譬如,在人事任命上,必须跳出旧有的关系链条,若要任人唯贤,就必须制定出一整套公开公正、令人信服的人事任免机制;

  又譬如,在企业文化建设上,若是仍保持着“皆为我打工”的心态,员工的积极性被压制,能动性与创新性将一直得不到释放。

  “所以,我们要重塑企业文化:不是你为我打工,而是我们一起成就这个事业。”

  多年在国内、外来回切换,使杨锐锻炼出的一项重要技能是:“转换视角、换位思考”。

他试图在局内外游走,做一个管理大师德鲁克所描述的“有限参与者”。
  他试图在局内外游走,做一个管理大师德鲁克所描述的“有限参与者”。

  当他以董事长助理的身份去到各个分公司时,他就像一个“树洞”,倾听着员工的声音,这其中,有抱怨、有不满、有建议、更有期望。

  “好在,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所有事情都可以找到相对的共识区域,在这个区域内,大家合力将事业再次做强。”

  在与父辈老部下寻找共识的过程中,他也有意识地引入了更多新的国际化专业人员,并试图围绕主业,在产业链拓展上有新的作为,二次创业再出发。

  有时候,老朋友需要适时重新认识;而传统的制造业也适时需要一个新解释、新故事。坚持,就还有机会。”

  当吴老师定义“企投家”这一全新物种时,杨锐迅速报名参加了企投会。他期待通过系统性的学习,了解现代化的企业经营之道,与当代中国“同频”。

  同时为企业下一步发展壮大找到新的方向。这一年多以来,他渐渐建立起一种企投家的“自我效能感”。

  “就是你内心对所从事的事业的自我认同感,简言之,是一种自信。你自己主动跳进‘坑’里,填坑力即解决问题的能力,才是你的核心竞争力。”

  在他看来,这种挑战倒逼式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的幸运”,是一种只有在高速变革中的国家才有的勃勃生机。

挑战倒逼的成长,是一种“中国式幸运” | 企投说
  关于认识:构建多元思维模型

  从大学教师到企投家,从校园到商场,和以前一眼能望到头的人生相比,杨锐说,现在每天都充满未知。

  所有事物都在迅速变化,所有现在都在下一刻迅速老去。

  要如何应对这个纷繁复杂,又日日如新的世界?

  查理·芒格提出的“多元思维模型”,是杨锐目前找到的最佳应对框架。

  在芒格看来,世间万物都是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对这一整体研究的部分尝试,只有把这些知识结合起来,并贯穿在一个思想框架中,才能对正确的知识和决策起到帮助作用。

  “你要进行大量的阅读、体验,先精通一两个行业或领域,然后逐渐拥有更多不同学科的知识,在做出决策时有自己的定见。”

在决策和行动时,感到纠结和焦虑,大多是因为信息不足,或说对信息的真假、轻重性判断不足。这些,都会影响人的判断。
  在决策和行动时,感到纠结和焦虑,大多是因为信息不足,或说对信息的真假、轻重性判断不足。这些,都会影响人的判断。

  在杨锐看来,“企投”同样如此,不应该盲目涉足不熟悉的领域,而是先固守主业能力圈,在已有基础上,再渐渐向上下游产业链延伸。

  他参与成立了公司的产业投资基金,投资与自己家族产业相关的创业团队,既是“接班”也是转型。

  2017年4月8日,杨锐和一群江苏企业家拜会了查理·芒格的最佳拍档——“股神”巴菲特。4个多小时的会面中,老者精神矍铄,与大家相谈甚欢。

  “巴菲特说,做投资是比谁更聪明,但做企业是比谁更‘笨’,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做。而他自己是在用做企业的心态在做投资,比的是耐心、定力和持久。”

  席间,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

  “当这样伟大的人向你亲口说出这些道理时,你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大道至简,悟在天成。”

  企投同学说

  近年中概股回归热潮,综合考虑下,杨锐也希望公司能回归上海主板。

  这些关于“资本运作”的学问,杨锐一刻也不敢松懈,他要为父辈学,要为家族传承学,也要为中国制造2025学。

  所以,他来到企投会。他说,朱海、何伯权卫哲江南春、王坤等企投会导师的课,令其大受裨益。在这里,他也遇到许多像他一样的“企二代”。

  “杨锐博面对接班的问题,特别谨慎。他成立的产业投资基金,这种‘创业式接班’让我很受启发。”会员符圣彪这样评价“同学”杨锐。

  9月23日,杨锐在“吴晓波频道”的音频中担任嘉宾,和大家分享了关于家族传承过程中二代“财商培养”的话题,收听量已经达到1.8万。

  在企投会,每一个会员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感悟。我们期待更多人加入企投会,与万千读者分享“企投”的干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