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消费降级了吗

2018-08-16 00:08:54 北京商报 

  以拼多多上市、二锅头热销和涪陵榨菜(002507,股吧)业绩飘红为标志,消费降级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消费降级有数据“支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8%,而且,这已经是消费连续4个月增速在10%以下。

  很多人认为,消费降级是因为房子掏空了“六个钱包”,这符合公众的感性认识。但低价商品之春的另一面,是2017年中国奢侈品销售额达到1420亿元,较2016年增长20%左右,被认为市场全面回暖。

  这作何解释?

  消费降级更多是一种自嘲和情绪。消费并没有降级,对于低价商品的消费一直存在,只不过我们经常选择性忽视。从“双11”到拼多多,都是在撬动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意愿。它们的“成功”,在于正好踩到了中国消费的短板上,即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消费意愿低,既是因为剩余可支配收入不高,也是因为国内商品的税负不轻。

  消费降级被渲染,更多是因为消费升级缓慢。这个消费升级,不涉富人阶层,而是专指中等收入群体。富人的消费早已升级,并且置顶。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升级才是要害,才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变量。

  这些年,“房价较高致个人债务增长快,影响个人消费”的说法一直盛行,被视为消费升级迟滞的重要原因。对此,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8月14日回应说,中国的消费潜力非常大。中国有接近14亿人的大市场,物质性消费扩容势头明显,尤其是目前恩格尔系数降到了30%以下,消费升级态势明显。

  事实上,这些年我们觉得消费在升级,是因为旅游、文化、健康等消费非常活跃,越来越多的人走进电影院、出国自由行,跨境电商和代购的兴盛,正在于中等收入群体对于商品和服务品质的追求。不过,消费升级并不如市场预期那样提速和扩容,而是在经济下行周期里频繁遭遇摩擦。

  中等收入群体对于不确定性的焦虑最为明显。他们当然想消费升级,建构出自己的阶层意识、身份认同以及圈子文化。但他们更怕阶层降级,因为中等收入群体的财富和收入,有时候很脆弱。消费升级逡巡不前,很大程度上来自高房价、子女抚育和未来医疗支出的挤出效应,很大程度上来自现实收入的增长及预期,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中等收入群体,放弃所谓的体面和品位,不再情愿支付品牌溢价,而重新满足于“物美价廉”。

  准确地说,消费在分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分化。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是升是降,对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消费需要刺激,这是共识。无论是低价商品,还是高价高质的商品和服务,都需要政策环境的倾斜和支持。我们在大基建和大减税这两个方向上的不同用力程度,代表着我们对投资和消费的偏好惯性。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消费降级了吗》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