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管清友:若干年后 我们或许会感谢这场中美贸易摩擦

2018-06-12 14:24:35 中国经营网 

  12日,由中国经营报主办的“2018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北京举行。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出席开幕并发言。

“特金会”正如火如荼上演,就特朗普近期在国际舞台的表现及中美贸易摩擦,管清友认为,美国对多方出手,看上去毫无章法,实际上考虑周密。中美贸易摩擦实际是强权时代的两国博弈。中美关系处在质变期,两国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其实与领导人的个人风格紧密相关。中美贸易实际是两个国家在经济贸易领域的战略调整。

  “特金会”正如火如荼上演,就特朗普近期在国际舞台的表现及中美贸易摩擦,管清友认为,美国对多方出手,看上去毫无章法,实际上考虑周密。中美贸易摩擦实际是强权时代的两国博弈。中美关系处在质变期,两国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其实与领导人的个人风格紧密相关。中美贸易实际是两个国家在经济贸易领域的战略调整。

  同时,管清友表示,美国在贸易冲突过程中,有回归孤立主义的倾向。另外,美国的精英阶层与特朗普的意见达成一致,即要调整中美贸易关系。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形势很不明朗,是否会出现中美关系的质变和恶化,还难以判断。中国要保持平常心,以最好的准备,做最坏的打算。中国也要重新思考,40年的重商主义逻辑是不是需要向内需主义转移,是不是需要进一步启动内需。

  此外,在提高企业竞争力方面,管清友认为,过去40年,中国企业家更习惯于所谓“制度套利”、“政策套利”,还不愿意也不太善于做从0到1的事,即掌握核心技术。中美贸易摩擦实际上警示了中国,不掌握核心技术,不真正解决从0到1的问题,企业的发展就存在着软肋。同时中美贸易摩擦也启示着中国,要在后续改革开放中,力度更大、举措更实、信心更坚定。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管清友表示,中国在多个领域仍需改革。中国积极应对贸易摩擦这一现实,可能会促成国家的新一轮蜕变。虽然中美贸易摩擦短期内比较棘手,但从长期看,管清友持乐观态度。他认为,这对两个国家内部的政策都是一种校正。若干年后,中国或许会感谢这场贸易摩擦。

  以下为对话全文:

  姚长盛:你觉得“特金会”谁的表现最终会“获奖”?

  管清友:第一,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我想他们在未来的历史上,都是属于伟大的国家领导人。在纵横捭阖的时代、强权人物时代,应该说中美两国这种博弈关系,或者贸易摩擦确实引人瞩目,肯定会载入史册。大家基本使出了浑身解数。美国肯定是周密考虑的,不仅对中国出手,对他的盟友,对加拿大、欧洲,对俄罗斯也出手了,所以这是一个强权人物博弈的时代,个人色彩非常浓重。

  中美关系确实进入一个质变期,这个质变期确实包含很多事情,有可能是恶化,有可能是变化,也有可能是好转,现在还没法完全做出结论,总之中美关系确实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这与过去十年以来,因为金融危机的模式导致经济金融贸易领域的变化有关系,同时也跟这些领导人个人的风格也有关系。

  姚长盛:你怎么定性呢?像现在的贸易摩擦和出现的这个时点?

  管清友:除了我们原来讲的逆全球化的这样一个定性以外,我觉得是两个国家,不敢说全面战略的调整,至少是经济贸易领域的这样一个调整。

  有这么几个表现。第一,美国确实像刚才龙部长、金老师讲的,美国发布这场贸易战肯定有他的考虑,有很多原因,刚才几位都解释了,非常好。我想补充一个原因,这也是我个人的猜测,美国是不是又到了他在历史上曾经做过的这个事情,就是他在重新回归“孤立主义”,像以前我们说美洲人的美洲,当时我们说美国人要扩张,其实不是,其实是一个“孤立主义”,我管好美国的事就好了,所以我在想美国是不是在重新回到“孤立主义”。

  第二,我相信很多人跟美方,无论是官方游说集团,还有专家都有很多交流。我们确实也看到一种现象,美国的精英阶层,其实包括原来一些比较倾华的中国问题专家,现在应该说和特朗普总统意见非常一致,一定要调整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特朗普总统昨天发的Twitter很能说明问题,他吃亏了,对他不公平了,我对你们都是开放的,关税很低,你们又强调自己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强调自己的新兴市场地位,给我设置了各种不同的这个壁垒。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其实很容易理解,但是从他的角度,他觉得吃亏了。包括在北约问题上,我们出了那么多钱,保护了欧洲的安全,结果你们出钱很少,又占我们便宜。所以,昨天他的Twitter很有意思,就是我不会让欧洲和中国再占美国人在贸易上的便宜了,我觉得这是他很直接、很天真的一个想法,但是他现在在这么做了,所以我们得重视这个关系。

  姚长盛:很像一个正常的生意人。

  管清友:我觉得其实是很直观的一种感受。

  姚长盛:要求不被占便宜,要求变现。

  管清友:所以,一方面包括刚才张燕生老师讲的,其实在中美之间我们对它的贸易顺差没有那么大,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们对它的贸易顺差没有那么大,其实我们很着急,很怕失去,或者跌下自由贸易这趟列车,是因为自由贸易对我们来说,刚才龙部长讲的,我们现在成为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的旗手。

  最后我想讲的就是现在形势其实很不明朗,是不是仅限于贸易领域,还是会扩展到汇率、金融,乃至于经贸领域以外的议题,出现全美关系的质变甚至恶化,现在还不能完全做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我们抱以最好的愿望,但是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其中有几个准备要做。

  第一,企业准备。我们对贸易摩擦其实保持一颗平常心就可以了。第二,我特别赞同龙部长讲的,我们以最大的善心谈,但是如果不确定性这么强,我们无法去沟通,无非就是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各有各的打法,像当年毛主席打游击战一样,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第三,比较重要的就是现在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分析了过去40年的重商主义基本政策逻辑,是不是要做一些微调,是不是要把注意力或者政策逻辑的重点转回到真正的大力度的启动内需。像我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可能说永远希望我们的外贸对整个经济增长形成如此强有力的推动,如果贸易到了天花板了,慢慢恶化了,我们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思考重点放在内需,如何更大规模的启动内需,我们还有很多管制领域,其实是可以放松,可以启动内需的。我们的物流成本、交通成本还很高,我们是可以想方设法降低的。我们的税费综合税负相对比较高,我们可以学美国降低税费负担。今天像中国澳门这样的地区不会担心食品安全问题,但是在大陆会担心食品安全问题,这说明监管还没有完全跟上,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等等。

  所以,我们强调是不是今天开始思考向重商主义向内需主义转移,当然也不是完全封闭国门,不要贸易了,在今天经贸关系出现这样问题的时候,事实上应该提醒我们应该思考国内的需求怎么去启动,怎么样通过启动新一轮的国内需求来促进国内的这种大力度的改革。

  姚长盛:不光是一种思路也符合人性,也符合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和愿望,现在的选项也很多,形势也不明朗,但是大家可以去做应对,也需要有自己的一些选项,如果回到中国企业,也回到今天创新和竞争力这几个关键词上,下一步中国企业在其他的应对和心理准备上需要做防火墙和应对的这些选项之后,我怎么能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呢?因为我们最近都看到了无数的企业都已经准备做芯片了,大家都准备把自己的竞争力提升到最高的水平了,所以你想有什么愿意?大家可以把自己的竞争力提高一下?

  管清友:其实我们过去40年企业家还是习惯于所谓“制度套利”、“政策套利”。我们的心态还是愿意做从1到100的事。我们既不愿意,也不太善于做从0到1的事。所以,也许若干年后,我们再回想起来2018年这场中美贸易摩擦,也许我们会感谢这场摩擦,它给我们几个提示,或者警示。第一,在过去40年的贸易体系里头,中国人还是受益的。第二,在很多领域,即便是不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即便从企业可持续发展这个角度,不掌握核心技术,不真正解决从0到1的问题,我企业的发展本身存续就是问题,就会有软肋。

  所以,今年我觉得可能中美贸易摩擦和中兴通讯这个事情可能有点刺痛中国人敏感的民族自尊心,又出现政府、企业,很多人都要投芯片,我也不主张大家都去投芯片,这个需要市场规律,需要背后一整套科学技术、教育,整个创新体系的构建,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出来的。

  当然,这场贸易摩擦既然能够提示我们,或者警醒我们,其实对于我们后续改革开放可能力度更大、举措更实、信心更坚定其实是有好处的,我们有太多方面其实是需要改的。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在内部讨论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好像我们在很多领域似乎都改的差不多了,很多人算了一下什么指数,说我们在很多领域都改的差不多了,其实我们看看目前需要改的东西确实还是很多的。所以,我想若干年以后,我们可能会感谢这个贸易摩擦。当然,对贸易摩擦的现实我们还是要积极的应对,它可能会促成我们在新时代,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无论是从我们对国际规则的认同,我们对这个规则的掌握,还是我们的心态,我们开放的领域,我们的管理方式、管制方式和监管方式,我觉得应该是新一轮的蜕变。所以,我对中美贸易摩擦,短期我觉得可能应对会棘手一些,长期来讲,我个人挺乐观,我觉得挺好,两个大国之间做一些这样的博弈,其实对两个国家内部的政策都是一种校正。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管清友:若干年后 我们或许会感谢这场中美贸易摩擦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