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共享车位陷共享困局

2018-06-06 16:37:26 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 郝若希
北京满庭芳园小区的共享车位。 视觉中国
北京满庭芳园小区的共享车位。 视觉中国

  个人或单位将车位闲置时间发布到共享车位平台上,其他车主可通过该平台预定车位,即到即停、计时计费,提高了车位的使用率。然而,顶着“共享”之名的共享车位,在试点小区却一直不温不火,收效甚微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郝若希

  在北京青云大厦工作的赵亮(化名)每天上班都要提早出门去单位“抢车位”。不过,最近赵亮找到了新办法。

  “与其转圈找车位,不如把车直接停入满庭芳园小区的共享车位更节省时间。随便停放在路边担心贴罚单,停在小区安全方便,距离单位只有3分钟路程,还节省了停车费用。但这样的车位比较少,很多小区都没有。”赵亮表示。

  赵亮口中的“共享车位”,正是《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自5月1日起正式施行)所鼓励的“推进单位或者个人开展停车泊位有偿错时共享”。

  白天,小区为流动的外来车辆提供停车位;夜晚,小区的居民则可以在附近的商超、写字楼等闲置车位停放车辆,实现车位错峰共享,解决停车难题。

  目前,北京市已经有小区尝试与互联网公司合作,推出了共享车位以及相应平台。个人或单位将车位闲置时间发布到平台上,其他车主可通过该平台预定车位,即到即停、计时计费,提高了车位的使用率。

  然而,顶着“共享”之名的共享车位,在试点小区却一直不温不火,收效甚微,在其落地过程中到底存在哪些困境?

  条件限制普及难

  以“共享车位”为名的停车类App有很多,比如,淘车位、49停车、零圆停车、飞象停车、私家车位等。其中一些App只是信息平台,帮助车主发布车位出租或求租的信息,另外一些App则是要求配备相应的车位锁。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一款名为“丁丁停车”的App在4年前就已上线,使用该App需要配置丁丁车位锁。

  根据“丁丁停车”App中显示的车位信息,法治周末记者来到了北京海淀区满庭芳园小区。小区里共有八十多个车位安装了共享车位锁,通过“丁丁停车”App扫描车位锁上的二维码可以解锁、付费。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询问多位小区保安人员了解到,此小区允许外来车辆进入,进入之后可以选择停在没有地锁的车位上,也可以暂时停在地锁开启的车位上,但至于是否停在共享车位上,取决于车主是否知道共享车位并使用共享车位App。因此,即便是在工作日,小区里只有少数共享车位被使用,而大多数的共享车位处于闲置状态。

  丁丁停车CEO申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停车市场不规范是阻碍小区共享车位普及的因素之一。当前,停车的市场机制尚未真正建立,除了免费停车,还存在大量的违章停车现象,而且惩罚力度不足。如果随便停放在路边不会被贴罚单,车主就不会停入小区的共享车位。那么,共享车位的使用率低将导致业主失去共享的意愿,进而影响推广情况。

  另外,在选择小区推广共享车位时也需要达到一定条件。申奥表示,首先,小区周围要有错峰的需求。比如,小区附近的写字楼、商场、医院等内部车位不够,上班族有停车需求。其次,小区允许外来车辆进入,小区物业也需要解决外来车辆乱停放的问题。而业主是否愿意共享车位、共享车位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也会影响共享车位的普及。目前,北京市三环内有近890个小区,但符合条件、适合推广的小区仅有两百多个。

  多方主体配合难

  黄寺大街24号院是北京市西城区首个共享车位的试点社区,但这个由政府支持的项目进展地似乎并不顺利。

  5月31日下午,法治周末记者走进黄寺大街24号社区院内,看到主路一侧的树荫下有一排标注着“共享车位”的停车位,字迹已然斑驳。

  连续几个空置的共享车位都上了车位锁,这些车位锁与其他普通车位的车位锁并无差别,有几名停车管理员正在给普通车位划线。

  在提及共享车位的使用情况,一名停车管理员摆摆手说“还没信儿”,并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今年年初,共享车位进入社区。社区内一共提供了27个居民的固定车位用来“共享”,外来车辆可以通过“德胜停车”App预约停车。

  是否共享车位需要经过车位所有者的同意,并与物业、共享车位平台提供方签订合同。前述停车管理员透露,“目前车位所有者还未拿到合同,因此迟迟难以执行,车位锁也尚未开启”。

  在对外车辆进入社区停车的问题上,社区居民也存在顾虑。“如果外来车辆频繁进入小区,难免增加一些安全隐患。但关键的问题是小区内的车位本身就紧张,为何还拿出一部分车位去共享?”社区居民霍丹(化名)表示不理解。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表示,一些小区的停车位是属于全体业主的,部分业主可能不愿意此类公共车位被外来车辆所享有,而固定停车位被不同的外来车辆频繁使用也容易产生纠纷。

  随后,法治周末记者从德胜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选择黄寺大街24号社区作为试点,是考虑到该社区是居民区和单位混合的典型社区,停车问题突出,居民用车在上下班期间存在潮汐效应,同时居民和单位形成了反向的停车需求。

  但是,该社区的共享车位涉及到政府相关部门、平台提供方、小区物业、停车管理公司以及业主(车位出租方)这五个主体,而多个主体配合难成为了共享车位难以落实的主要原因之一。

  该负责人表示,从实际情况来看,一方面,与小区物业以及停车管理公司协调工作存在一定困难;另一方面,与业主一一沟通,得到其支持,也有难度。推进过程中遇到问题很正常,目前实施细则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即使由政府来助推,也需要得到各方的支持。

  资源分散盈利难

  由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停车资源普查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北京市城镇地区最终核定车位总数382万个,夜间停车需求384万辆,总体来看夜间停车供需总量相当,但由于停车位资源空间分布不均衡,居住车位缺口达129万个,其中三环内严重缺位区占比达84%。

  但北京交通委停车处处长穆屹曾公开表示,目前停车难问题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总量不够,而是空间、类型上停车资源的分配不均衡和停车位利用率不高的问题。

  调查显示,夜间停车居住车位不够,但公共建筑车位富余,闲置停车位约80万个,若与居住区按照50%的共享率进行错时共享,可提供停车位约40万个。

  然而,这只是理想状态。

  易停智汇(隶属北京易停静态交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郭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政府的鼓励下,不少小区已经打开“大门”,尝试错峰停车,但目前仍然在摸索阶段,毕竟小区内可用来共享的车位还在少数,难以形成覆盖的效果。即使有足够的停车资源,也需要整合分散的车位,提高使用率。

  由于资源分散、利用率低,市场上众多App难以发挥作用,共享车位平台提供方也难以实现盈利。

  申奥透露,在两百多个安装了共享车位锁的小区中,真正运营并实现盈利的只有十几个小区。而在收益分成上,要平衡平台提供方、小区物业、停车管理公司和业主的利益。

  以丁丁停车的分成模式为例,订单结算后的金额,60%的收益归分享车位的业主,剩余40%由平台提供方(丁丁停车)和小区物业等享有。小区物业一般分得10%至20%。

  以每小时收费5元计算,业主可以得到3元,但每个月需要出租车位50个小时,才能覆盖每个月150元的固定车位长租费用。同时,业主还需负担在自购车位上更换智能车位锁的成本。

  而对于平台提供方,每个共享车位每小时最多收益1.5元。“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能起到整合资源、盘活闲置车位的目的,最终实现盈利。但目前大多数平台还在占领市场阶段,希望在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共享车位行业能够健康发展。”郭斌说道。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共享车位陷共享困局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