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博言丨经济转型中的金融科技

2018-05-21 20:51:44 和讯名家 

  每年5月,在中国贵阳召开的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简称“数博会”)提供大平台,集中展示最新技术及理论成果,齐聚行业相关人士共商大数据产业发展大计。在“2018数博会”即将召开之际,数据观特别邀请行业专家、学者、企业家深入剖析产业发展现状,推出系列大数据产业深度评论专栏《博言》。今天刊发的文章,是由中关村(000931,股吧)老李撰写的《经济转型中的金融科技》,具体分析了当前经济环境下,金融科技在经济转型中的风险和误区。

  从2016年以来,金融科技的确给略显沉闷的金融行业带来了一股新风,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又到区块链,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高潮;金融科技渗透到了金融的很多环节,也发挥了一定积极的作用;然而两年过去了,相比最初的美好预期,现实显得更为“苍白”了些,传说中的一个个“大杀器”并没有出现,颠覆性的革命也没有形成。

  如同所有的新技术,新产品类似,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甚至,就在短短的半年前,前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行长杨凯生在一次会议上提到,不要把“Fintech”搞成了“Funtech”。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落差?难道,如此高大上的科技最终就是一场闹剧吗?

  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还是要先看一下当下的环境,让我们还是先从“风险”开始。

  1、 风险

  我想利用四个方面来描述当下的风险:产业结构调整下的政策风险,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和债务危机,个人信用与经济周期的关系以及追求规模后的风险放大。

  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政策风险

  一提到现在的经济,就经常会听到一个名词,“产业结构调整”。那么,什么是“产业结构调整”?举个例子,2015年12月23日,杭州钢铁厂正式关停。杭州钢铁厂虽然不如鞍钢、宝钢那么有名,但也是我国钢铁企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型钢铁企业的领头羊,纳税大户,地方经济的支柱企业。然而随着经济的转型,这类企业逐渐失去了原有的活力。

  同样也是在2015年,根据工商统计,新创办的企业有400多万家左右,而其中60%均属第三产业,这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一些在上个阶段辉煌的企业要转型,要从原有的发展轨道上退出或者淡化,切换到新的轨道上来;而另一些原来不被人关注的行业要兴起。

  无论要兴起的是哪些行业,至少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将面临一个青黄不接的“过渡期”。原有“热门”行业的融资规模势必会减少,而新的行业兴起需要时间,还达不到原有行业的融资规模。

  如果企业所处的行业恰好是被调控的行业,那么这个风险是不可控的。

  盈利能力变弱,债务风险增高

  很多企业把经营状况不好归结为缺钱,然而实际真的如此吗?

  相信大家都会有种感觉,现在赚钱越来越困难。竞争激烈,利润降低,成本不断抬高,而且资金的周转期越来越长。这还是有盈利能力的企业,对于尚无盈利能力的企业就更不用说了。

  根据央行2016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银行业占市场总融资的73%;银行信贷占企业负债一半以上,当然这里的“企业”应该主要以大中型国有企业为主。

  民间大中型企业的融资渠道主要是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股权融资主要针对上市公司,如果查一下A股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记录的话,你会发现基本上大多数上市公司的股权均已被质押。

  过去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虽然融资渠道不同,但大多企业都养成了流动资金都基本依靠融资来维持的习惯。这种状况在企业盈利能力好,行业整体趋势向上的时候不会产生问题。一旦外围环境变差,企业盈利能力变差,资本层面为了控制风险或者出于更高层面(如货币政策)的考虑,缩小信贷规模,这部分企业将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进入恶性循环。

  但能把这个责任全部推到金融上来吗?

  金融并不能改变一个企业的商业本质,它只能助力企业的发展。

  个人信用与经济周期

  前面两个问题主要谈的是企业的风险问题,但风险绝不仅限于企业。这两年很多人认为消费金融是未来几年不受经济周期影响的一个很好的增长点,这一点不敢完全苟同。

  经济发展的速度在放缓已经是客观的事实了,那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企业效益得不到保证,企业的员工如何能独善其身?在这种环境下,很多人的还款能力将被挑战,信用策略势必会受到影响。

  坏账的爆发会有滞后性,它并不是经济转坏一开始就会呈现,风险黑洞会随着经济的逐步恶化而浮出水面。虽然,经济的放缓已经出现了几年,但何时能够真正见底且走出来,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点。现在还无法估计出最后到底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所以至少目前不应该盲目乐观。消费金融包括个人信用卡业务,并不能完全摆脱经济周期的影响。

  追求规模后的风险放大

  在经济放缓甚至下滑阶段还有一个最显著的特征是,优质资产减少且非常稀疏。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能够批量获得优质资产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旦片面地夸大某一场景的作用,盲目追求规模,就会掉入风险的陷阱,风险非线性地加大。如果优质资产真那么好形成,经济转型也早就应该完成了。

  以上四个方面从不同侧面反映了目前的市场风险状况,虽然金融业始终面临风险与发展之间的矛盾,但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中,风险要远大于机遇!

  2、 误区

  几年来,金融科技被广泛应用于风控(包括贷前审批和贷后预警)和智能投顾等领域,确实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也形成了几个比较明显的误区。

  通过金融科技掌握新的“场景”形成增量市场

  原来无法控制一个群体,某种场景的风险,通过了金融科技的先进手段,能够把控住风险,于是就获得了一个新场景的风控能力,从而最终获得了一个新的客群,形成了一个增量市场,这是近两年我们经常看到很鼓舞人心的故事。

  从中长期的角度而言,这个故事是成立的。但就短期而言,经济下滑阶段的规模优质资产有限。当下环境,优质资产的形成(“新场景”)都需要更多特殊的因素(如优质资源的注入),很难抽象和复制。这也是前段时间看到ABS业务风险集中爆发的主要原因!

  我们先不去苛求金融科技在今天是否就具备了某一个场景的风控能力(大多数还只是噱头,缺乏时间和案例的考验),至少在规模复制上会遇到很大的困难。优质资产只有在局部,特定的场景,特定的人群才可能成立,不具备普适性。短期内,欠缺规模的新场景带给金融机构本身的贡献不大。

  金融科技可以解决小微企业信贷

  银行原有的信贷体系主要围绕大中型企业为主,欠缺对小微企业的信贷能力。

  与大中型企业相比,小微企业没有拿得出手的抵押物,基本得依靠纯信用贷款。而小微企业所处的信用环境又十分恶劣,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一般来说,多数小微企业难以提供准确、可靠的财务报表(甚至部分小微企业根本就没有财务报表)。这就为判断企业的还款能力造成了客观上的困难,而且,这还只是在正常经济环境下面临的困难。

  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小微企业信贷的困难还远不仅如此。小微企业没有明显的共性特征,具有行业跨度大,地域广,单位区域稀疏等特点,这就为批量获客和审批造成了客观上的困难。小微企业单笔信贷额度有限,如果依靠原有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传统的获客和审批方式,一方面信贷规模会非常有限,另一方面信贷业务的成本也会居高不下。从运营的角度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业务。

  另一方面,从企业的存活能力来看,小微企业相比大中型企业会受到更多因素的影响,自身的免疫力很弱。小微企业的平均寿命在2-3年,本身在业务方面的“自我造血”能力不强。为数不多的小微企业依靠多年在某一领域的积累,形成了局部的竞争优势,有良好的“造血”能力,即便在今天的经济形势下,也能够很好地存活。但这部分极为稀少的小微企业,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都没有追求规模,现在更缺乏大规模扩张的理由了。如果没有扩张的需求,对融资本身的需求有限。

  所以,用金融科技来彻底解决小微企业信贷在今天恐怕是一个伪命题。

  现金贷、场景消费为代表的消费金融大发展

  过去的两年,现金贷等消费金融经历了野蛮生长的时期。它的出现确实给很多人带来了便利。比方说,一些年轻人,一方面由于年轻,缺乏自身的资产,银行信用卡额度有限甚至不满足发卡要求;另一方面他们有稳定的工作和足够的上升空间。

  从理论上来说,这个切入点是对的,这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不足的地方。金融科技的确可以使互金/消金公司通过更好的风控能力抓住这部分客群,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本无可厚非。然而就如同当时的互金一样,很多玩家的疯狂涌入,鱼龙混杂,事情就走了样。在盲目地追求规模下,风控基本形同虚设,风险被无限放大。

  在短期利益的驱使下,现金贷演变成了金融流量大战。高昂的金融获客成本和低频次的交易(多数都为一次信贷申请),使得商业模型很难成立。如果说这是互联网“卡入口”式的玩法,但真正的入口能有几家呢?

  还有一部分玩家强调“场景消费贷”,即基于消费者某一特定场景的消费需求,提供信贷。很多消金公司开始都是从“场景消费贷”开始的。

  一般来讲,场景消费确实比较容易确定客户借贷的用途,只要控制好资金的流向,就可以比较好地解决消费贷里最头疼的“欺诈风险”。但是,只要做过“场景消费贷”的人就会有一个普遍的感受,很难打破规模瓶颈和交易频次过低的魔咒。

  金融流量是目前市场上最为昂贵的流量之一,基于场景的消费贷同样无法规避高昂获客成本的问题,这就会限制场景消费贷的拓展规模;另外,单纯基于场景的消费频次多数较低。如,旅游消费贷,多数人一年仅会发生1-3次。低频次的交易使平台很难获利,更无法与客户之间建立足够的信任而沉淀客户。

  这就是目前多数消金公司难以逾越的障碍。

  信用卡大发展抢占消费金融市场

  近来看到很多商业银行开始抢占信用卡市场,希望透过信用卡在消金市场分一杯羹。消金这两年的发展也让商业银行看到了这一市场的潜力。

  据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消费性贷款规模为10.44 万亿元,2013 年为12.98 万亿元,2014年则达到15.38 万亿元,2015年达18.96万亿,占中国整体信贷规模约18%;在2015年之前的5年中,消费贷款正以平均每年 20%以上的速度递增。

  

2015年之前消费金融规模
2015年之前消费金融规模

  从数据来看,依照这个发展势头,消费金融市场的确是个万亿规模的增量市场。然而,如果我们从两个维度来仔细分析一下,恐怕结论就未必那么乐观了。这两个维度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消费金融的比重分布。

  2015年以前,应该说采取的还是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虽然已经开始产业结构调整,但经济发展势头还有一定的惯性。而从2015年以后,货币政策的有了比较大的调整,并且经济发展也逐步减缓,消费金融是否还维持这个增长速度值得商榷。

  在消费金融的比重中,绝大多数是房贷。2015年有75%的消费金融市场份额来源于房贷,而房贷在2015年之后的走势都是众所周知的了。

  所以从上面两个维度来看,消费金融市场是否真的那么乐观恐怕要重新考虑。

  就是这样一种环境下,还有一些银行为了参与到消费金融市场中来,希望透过信用卡利用线上的方式获客并发放信用卡,以实现快速扩张的目的。

  这个方式貌似很好地利用互联网技术促进了银行业务的发展,然而却忽视了金融流量基本被几个互联网入口垄断。各家线上的获客手段基本雷同,类似的渠道,类似的方法,甚至类似的人群,最终导致了各行信用卡线上获客的高度趋同。市场上符合条件的增量客户是有限的,这样发展来的客户对每一个银行而言,能有多少品牌的认可和忠诚度?能有多大贡献呢?

  从信用卡业务本身而言,门槛很高,是规模经济。没有足够的用户规模,没有足够的交易频次,很难获利。招商、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都是经过了多年的培育才开始获利。对于一些中小商业银行,即便有了发放信用卡的资质,恐怕也很难依靠这一业务获利。

  另一方面,在现在的经济环境下,发展一些本身还款能力弱的群体养成过度信用消费习惯,是否是一件好事儿?想想美国的次贷危机是如何产生的?韩国90年代末的信用卡危机是如何形成的?

  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即使方向正确,金融科技能发挥的作用还无法充分体现出来。一些好的场景,好的客群的金融业务,在局部是成立的,而一旦追求规模,就很难控制风险,好事儿也可能变坏。

  上面说了很多负面的信息,这并不代表我不看好金融科技,只是目前处于一个经济转折时期,金融科技会受到很多外界因素的干扰而暂时无法发挥出足够的能量。

  金融科技只是工具,最终还是为金融服务。金融科技绝非只是一两个更高大上的风控手段,抓住一两个新的场景,新的客群。应该站在更高的层面去考虑金融科技的应用。机会随时都有,即使在经济复杂多变的今天,金融科技一样可以在某些领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只是看你能否看懂而已。

  单纯的技术都是不完整的,只有经过了实际业务的考验才能走向成熟。金融科技最终还是要走向科技金融。  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据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博言丨经济转型中的金融科技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