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洗稿容易维权难

2018-05-16 01:33:00 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不管它被洗成什么样,只要我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文章。”李晶(化名)是一名资深自媒体作者,她经营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已经积累了上万粉丝,发布的原创文章偶尔也会在朋友圈刷屏,但也免不了被“洗稿”,“知道了又怎样呢?没办法维权的,因为洗的太彻底了。”

  李晶的无奈来自于自身以及其他自媒体人的维权经历。

  1月23日,作家六神磊磊推送文章《这个事我忍了很久,今天一定要说一下子》,直指“洞见”“周冲的影像声色”等自媒体大号“洗稿”,而作为原作者根本没办法。

  六神磊磊的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粉丝量早已过了百万,发布的文章几乎篇篇“10万+”,而“周冲的影像声色”粉丝量也于去年突破百万。一个大V被另一个大V公开质疑“洗稿”,立即引爆了舆论。

  第二天,周冲在其公号上发表声明称并未抄袭“洗稿”,并表示拟起诉维权。随后,六神磊磊指出周冲让其他公众号开白名单后将文章改写并标上原创、盗用他人插画等“恶行”,还列举了常见的“洗稿”手法,如“她高兴坏了”改成“她激动万分”,“打牌输掉了这笔钱”改成“把奖学金输到了牌桌上”等。周冲则再度撰文反驳,六神磊磊于1月26日第三次发文“回怼”。

  虽然六神磊磊获得了包括胡淑芬等在内的其他大V的支持,但是这番维权结果最终也只沦为了你来我往的几场“嘴仗”。

  而公众号“歪理邪说”的作者霍炬在“被洗稿”后,采取了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对微信公众号“差评”提起了诉讼。2016年,该案在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据悉这也是国内自媒体首个关于“高级抄袭”公开庭审的案子。

  但霍炬向法治周末记者展示的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主张被告侵害其著作权依据不足,其主张不成立,驳回原告霍炬的诉讼请求。目前,霍炬已经提起上诉。

  “维权太难了,但是结果在我预料之中。”霍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起诉是觉得这件事必须得有人去做,输赢无所谓,就是要有人去做。”

  “洗稿真的太普遍了,例子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但是大V维权都如此困难,更何况我们这些没什么影响力的自媒体人?”李晶感慨。

  “所谓的伪原创以及洗稿,其实是手法高明的抄袭行为。但是要从法律角度分析洗稿是否涉嫌侵犯他人著作权,必须从洗后的作品来分析。”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现行的著作权法只保护原作品的表达,却不保护思想,“因此若一篇文章被洗之后,与原作品只有思想或者主题相同,表达上没有雷同的部分,或是雷同的部分非常少,作品发表出去后,是很难认定侵权的。”

  此外,赵占领还表示,如果网络上流传的“伪原创”软件只是将原作品中的相关词语用同义词代替,或者简单改变语序段落结构,那么其产出的“伪原创”作品跟原作品相比,还是有明显的复制效果。

  “这类作品一旦发表,软件的使用者将涉嫌侵权,软件的制作者和贩售者则涉嫌帮助侵权。”赵占领表示。

  而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之所以原创者维权困难,是因为所有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先天都有一个“软肋”,给予知识产权创作者保护的时候,也要兼顾社会公众的创作自由,有时候就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个介于知识产权保护范围和公众利益之间的灰色地带。

  “但这并不意味着洗稿者可以逃脱法律制裁。因为著作权法的司法适用标准也在随着时代进步,法院在司法审判中也不断尝试保护鼓励原创,遏制不劳而获者。”游云庭说,比如2015年判决的琼瑶诉于正《宫锁连城》侵权《梅花烙》的案件,《宫锁连城》对《梅花烙》的侵权方式就和本文讨论的洗稿方式非常相似,抄袭了对方主要人物设置和人物关系,但具体文字完全不同。甚至二审判决也承认,剧本《宫锁连城》中的人物设置更为丰富,故事线索更为复杂,不过,最终还是因其包含了剧本《梅花烙》的主要人物设置和人物关系,因此认定其超越了合理借鉴的边界,判定构成侵权。

  责任编辑:王硕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洗稿容易维权难》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