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重温香港联系汇率的历史 再次证明楼价暴跌本身并不可怕

2018-03-09 09:43:02 和讯名家 

  给研究生上课讲到货币理论、经济危机的部分,有一位同学在课间问香港在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为何不能让港币贬值的原因,我就给她细述了一番香港联系汇率的历史,顺便也专门写成一篇文章来记述吧。

  其实张五常教授已经写过一些文章是介绍香港的联系汇率的历史,如《请挽狂澜于既倒——致董建华先生》的系列文章中有一篇是围绕着港币汇率的问题展开的,里面就有相关的内容。但我这次结研究生讲述时觉得有些是教授那篇文章没有涉及、或至少是没有着重强调的,值得专门为文来补充一下。

  众所周知,1980年代初,中英两国开始谈判香港前途的问题,因为考虑到十几年后的1997年香港租赁给英国的年限就满了,到底是英国和平地依约将香港归还中国,还是凭借武力继续殖民香港——显然中国已经不可能再与英国续签如此丧权辱国的协议——在当时成了一大悬疑。要知道,当时中国的形象有如今日的朝鲜,想想如果朝鲜现在宣布要吞并韩国,韩国将会是如何人心大乱,就能明白当年的香港为什么会在一听到这消息传出之后就出现了严重的信心危机。因为如果中英双方最终谈不拢,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是中国以武力强行收回香港。

  一切信心危机的结果都是类似的:那就是引爆资本外逃。而资本外逃的结果也是如出一辙的:那就是股市、楼市、汇市尽皆暴跌。当时的港英政府思量再三之后决定:三市暴跌中,只救汇市!现在回想起来,当年主持港英政府的经济政策的财政司真是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有后来的邓老与朱老“珠玉在后”,我只好给加上“之一”的限定词,否则是完全可以不加的,也就是“没有之一”了。其实诺贝尔奖即使一向忽视中国人,经济学奖也真是应该颁给这些英国人的。

  港英政府是“苏格兰学派”的坚守者,一向奉行“积极不干预政策”,如果股市、楼市暴跌就出手去救,那还有什么“自由市场”可言?虽然当时这些市场的价格大幅波动是由“非市场因素”造成的,但尽快消除非市场因素的影响才是治本之道,哪怕是为着一时好过一些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给市场喂治痛药,港英政府也是谨慎地忍手不为。然而,只有汇市是唯一的例外,因为汇率是货币的价值,而根据“货币理论”,稳定货币价值是政府必须承担起来的责任。一切干扰市场之举都是不足取的价格管制,但只有管制汇率——注意:不是外汇管制——是政府应尽之义务。

  于是,将港币的发行与美元储备的数量联系起来的联系汇率制(又名“货币局制度”)就此诞生。这项制度在英国殖民地上其实是一项古老的制度,以往多是用来绑定殖民地的货币与英国这宗主国的货币英镑之间的比率,实行的经验并不欠缺。特别的只是这时港币绑定的是美元,而不是英镑,因为香港当时与美国之间的贸易、资金往来的密切程度远超与英国。我在《经济学讲义》的“货币理论”一讲里已经解释清楚香港的“联系汇率制”的本质是“真美元本位制”,因此是不可能被外汇市场上的投机者狙击而导致货币危机发生的,更不要说并不是刻意要狙击货币的资本外逃者。

  果然,这制度一实行,汇市立即稳定下来。其后,中英谈判也得出了最好的结果:英国答应和平地归还香港,中国也承诺了50年不改变香港的既有制度的“一国两制”。政治上的不稳定因素一消除,信心危机也随之烟消云散,暴跌的股市、楼市也就迅速反弹,港英政府的“积极不干预政策”再一次被证明是英明至极之举。

  张五常教授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及,当年其实他并不同意采用联系汇率制,他担心的正是后来在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出现的情况:如果经济需要向下调整,汇率也有能向下调的弹性,将有助于缓和股市、楼市的下跌——大家一起跌,各自的跌幅会轻一些;其中有个别不跌的话,其它能跌的就要跌得更深来把那不跌的部分也“补跌”了。这与我在《经济学讲义》中分析失业的成因那一讲时指出,如果同类工作、质量相近的劳动力的工资在经济不景气时下跌的幅度不一样,例如公务员往往不会减薪,将会导致私企部门类似的劳动力的工资要下跌得更多,才能达成劳动力的整体降幅达到均衡所需的程度,是一样的逻辑。

  但当时的港英政府本来是想着这联系汇率制只是一个临时性的措施,不会长期实行的。只要熬过当前的难关,等香港的前途明朗化了就会取消。所以教授的担心在那时看来更像是“杞人忧天”,连教授也没有坚持自己的“不同意”。然而,这个联系汇率制其后一直持续下来,竟然成了一项看似是香港的基本制度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教授在文章中指出过,取消联系汇率制的最佳时机是这个制度可有可无之时(也就是人们对其存在是indifferent时)。然而人性便是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这制度是可有可无时,选择就是不取消了。

  教授认为,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香港也可以采取转用人民币而不是坚守联系汇率制的方式来应付索罗斯等炒家的狙击。然而,这种做法一方面在政治上不可行——香港才刚一回归,就改变汇率制度这貌似是香港的经济制度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会让不懂经济学的外行恐慌,也会让别有用心的反华分子趁机乱吼乱叫,叫嚣这就是证明中国根本不打算遵守“50年不变”的承诺的铁证如山。另一方面,人民币不是可自由兑换的货币,香港若舍弃可自由兑换的港币而用不可自由兑换的人民币,将与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大有冲突。

  然而,港元汇率不贬值,就要用汇率以外的其它物价向下调整来达成香港产品与中国大陆的产品的相对价格下降、与东南亚等国的产品之间的相对价格保持不变的均衡,于是就出现了上述教授当年反对联系汇率制时所担心的情况。

  但是,即便这物价下调(不是通货紧缩)的过程比进行了货币贬值的东南亚各国要更为艰难与痛苦,可是如果没有社会福利、民主制度干扰物价向下调整,其实这也不是什么跨不过去的坎。因为,回想一下,1980年初中英谈判香港前途时,股市、楼市不是比1997年后跌得更厉害吗?但如前所述,当年的香港最终也没啥问题嘛。这些事实再次雄辩地证明了我在《何为泡沫》一文(http://tieba.baidu.com/p/4551885845)中反复强调的观点:只要实体经济没问题,楼市暴跌并不会成为灾难。1980年初香港的楼市暴跌只是因为一时的信心危机,实体经济本身没有问题,政治上的不明朗因素一旦澄清,信心就迅速恢复,楼市立即反弹。由此可见,日本的所谓房地产泡沫爆破根本不是经济衰退的成因,而是经济衰退的结果而已。是先有经济衰退,才有房地产泡沫爆破;而绝非先有房地产泡沫爆破,才导致经济衰退。

  也就是说,最后归结起来,香港在1997年之后的真正问题既不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也不是联系汇率制要背锅,而是社会福利、民主制度使得香港经济失去了调整的灵活性与承受外部冲击的能力。事实上,这不就是如今所有国家的经济下滑背后的真正成因吗?又何止一个香港呢?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李俊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重温香港联系汇率的历史 再次证明楼价暴跌本身并不可怕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