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门罗主义幻觉的背后是焦虑(美国乱弹)

2018-02-12 03:37:00 国际金融报 
许 凯
许 凯

  时空倒换,并不只是电影里的情节,生活中的故事往往更精彩。最近,习惯了冷战时期政治话语的人们,又突然被一个词汇勾起了当年满满的回忆。这个词汇就是“帝国主义列强”,不过,前面给加了一个“新”字。

  用这个词的人就是“美帝国主义”的国务卿Rex Tillerson(雷克斯·蒂勒森)。2月初,他对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牙买加等拉美5国进行了为期6天的访问。访问中照例要发表演讲,国务卿同志在演讲中毫无违和感地使用了“新帝国主义列强”一词。

  当然,这绝对不是国务卿同志的自我调侃,新帝国主义列强的指向非常明确,指的是遥远的曾经对美帝国主义大加批判的中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帝国主义这顶帽子毫无准备地被戴了过来,而且给戴帽子的不是邻居,而是“美帝”。“美帝”国务卿同志指控的依据是,中国正通过经济手段将拉美纳入自己的轨道,损害有关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就业,使拉美国家对中国形成长期依赖。

  国务卿同志的这个说法其实是不值得一驳的。中国是在和拉美国家做生意,但中国没有垄断拉美经济,没有排他性的安排,没有以枪炮为后盾大肆攫取殖民地,更没有干涉拉美国家的内政外交,将中国称为“新帝国主义列强”透着牵强与恶意。中国商务部的回应是中国与拉美的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从不附加任何条件,美方的言论是对事实的歪曲。

  而“美帝”自己倒是还做着这样的事情。不说“美帝”要单方面停止贸易谈判,在美墨边境筑起围墙,就是这次出访前,国务卿同志就毫不掩饰地干涉拉美国家内政,建议委内瑞拉军队策划让马杜罗下台。国务卿同志的建议不仅遭到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反对,连墨西哥也表态说不建议这么做。

  国务卿同志对中国的指责,让人第一时间想起历史课本里的“门罗主义”。“门罗主义”是1823年时任美国总统门罗提出的,核心理念就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起初,“门罗主义”是为了把欧洲列强势力排斥出美洲,之后就成为美国对拉美政策的核心和指导原则,拉美逐渐被视为美国的势力范围。

  美国一直用“门罗主义”来“规范”美洲事务。尽管2013年11月,美国时任国务卿克里有个表态说,门罗主义时代已经终结,美洲国家间的关系应建立在平等伙伴关系和共同基础之上,但现任国务卿蒂勒森的表态又不失时机地提醒世界,“门罗主义”并没走远,仍在白宫的案头上。

  美帝还躺在“门罗主义的幻觉里”一边修着围墙,一边又将其视为自己的后花园,甚至于有些“自家后院哪容他人酣睡”的火药味。拉美国家和其他经济体正常的经贸往来,都被担心成新帝国主义。拉美真的需要“门罗主义”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看看拉美国家与美国的关系史,就很容易找到答案。没有“门罗主义”的拉美,更有利于拉美的发展和未来。

  那么,拉美要和别个国家发展经贸往来,美国要担心什么呢?国务卿同志的指责背后透着深深的焦虑。按照“美帝”等设置的游戏规则,中国这个后来者居然成了新的竞争者。在同一个规则下直接竞争,“美帝”的底气可没有之前足了。那怎么办?先扣一顶帽子,也就容易批判了。

  (作者系本报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门罗主义幻觉的背后是焦虑(美国乱弹)》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