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评论:乐视已经烂到贾跃亭自己都感觉恶心的地步了?

2018-02-07 08:58:30 中外管理 

  只要法拉第未来和乐视汽车有一个共同的老板这一事实不发生改变,乐视改什么名字都没用。须知,无论乐视还是法拉第未来,最大、最根本的危机正是贾跃亭本人。法拉第未来要想生存,当务之急不是切掉乐视,而是切掉贾跃亭。

  文 | 刘步尘

  来源 | 中外管理新媒体

  今天,恐怕没有第二个企业像乐视这样让人避之犹恐不及:超过100亿的巨额亏损,股价连续跌停,谁也算不清有多少债务,负面传闻不断像水泡一样冒出……

  今天的乐视,一个“烂”字已不足以形容它的处境——当它的创始人也想甩掉它的时候,你就知道它有多烂。

  这不,继孙宏斌力图和乐视划清界限之后,今天,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也想和它划清界限了。

  在过去的2017年,由孙宏斌主导的乐视三大块(乐视网(300104,股吧)、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我称之为“孙氏乐视”),极力和贾跃亭主导的乐视(乐视控股、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我称之为“贾氏乐视”)切割,但是,大半年的努力还是打了水漂。2018年1月19日,乐视网宣布终止重组及改名,意味着“孙氏乐视”和“贾氏乐视”切割的努力宣告失败。

  二者没那么好切割。在过去差不多5年时间里,贾跃亭一直苦心经营的正是生态化反。所谓“生态化反”,不管乐视以及贾跃亭给出多么高大上的解释,其本质依然是乐视各生态板块之间随意发生资金捯饬。即:贾跃亭可以随意抽取各产业板块的资金而不受到财务约束。如果你弄不明白为什么孙宏斌花了大半年时间依然理不顺“孙氏乐视”和“贾氏乐视”之间的账务关系,那是因为贾跃亭在七大子生态之间(包括法拉第未来)发生了太多、太随意的资金挪用。

  可以说,贾跃亭已经把整个乐视体系经营成了一桶浆糊、一团乱麻,不是你想理顺就能理顺的。

  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不久既说,“当务之急是和非上市板块切割”。随着2017下半年以来和贾跃亭关系决裂,孙宏斌正式启动“孙氏乐视”的去贾跃亭化,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改名。然而,所有的努力最终还是宣告失败。

  有趣的是,如今,贾跃亭也准备和乐视切割了。

最新消息是,法拉第未来副总裁吕征宇在前不久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称,乐视超级汽车或将更改中文名称,不再采用“乐视”二字。

  最新消息是,法拉第未来副总裁吕征宇在前不久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称,乐视超级汽车或将更改中文名称,不再采用“乐视”二字。

  吕征宇称,“汽车业务由贾跃亭个人投资,本就独立于乐视网和乐视控股之外,更名后将与乐视体系进一步切割。”财新网据此分析认为,这是法拉第未来为了与乐视控股与乐视网保持距离。

  事实上,乐视汽车改名,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贾跃亭担心持续蔓延的乐视危机拖累了法拉第未来,因此才决定“舍乐视,以保法拉第未来”。

的确,在过去半年多时间,乐视危机已经给法拉第未来带来巨大麻烦,致使2017年成为法拉第未来“失去的一年”。这一年,法拉第未来无论量产计划的推进,还是FF91车型的改进,均无实质性进展;相反,法拉第未来还陷入了巨大动荡,创始人及核心骨干相继出走,融资迟迟无实质性进展。可以说:今天的法拉第未来,已经处于生死边缘。

  的确,在过去半年多时间,乐视危机已经给法拉第未来带来巨大麻烦,致使2017年成为法拉第未来“失去的一年”。这一年,法拉第未来无论量产计划的推进,还是FF91车型的改进,均无实质性进展;相反,法拉第未来还陷入了巨大动荡,创始人及核心骨干相继出走,融资迟迟无实质性进展。可以说:今天的法拉第未来,已经处于生死边缘。

  而法拉第未来频繁发生危机的时间节点,恰恰出现在2017年7月份贾跃亭进入之后。

  今天,法拉第未来的创新价值已经大打折扣。从法拉第未来离职的原副总裁Krause,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汽车公司,其使命正是“为下一代设计、开发和提供最具竞争力、最有能力、最为连接、最清洁的移动设备”, 显然,这家新公司将“直接与 FF 展开竞争”。而法拉第未来最有价值的原首席设计师理查德· 金(Richard Kim),也已经于去年底从法拉第未来离职。

  法拉第未来已经失去了它最核心、最具价值的资产,已经不是大家期待的那个法拉第未来了。

  最近爆出的一个细节,也颇有滋味。据媒体报道,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DMV)发布2017年度自动驾驶车辆脱离报告,称谷歌汽车遥遥领先,通用汽车次之,而贾跃亭主导的法拉第未来,甚至没有按照规定提交报告数据。
贾跃亭的汽车事业分两大块,一块是法拉第未来,一块是乐视汽车。具体到乐视汽车这一块,则完全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一开始就是法拉第未来的寄生虫,一旦法拉第未来出现不测,乐视汽车只有陪葬的份。

  贾跃亭的汽车事业分两大块,一块是法拉第未来,一块是乐视汽车。具体到乐视汽车这一块,则完全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一开始就是法拉第未来的寄生虫,一旦法拉第未来出现不测,乐视汽车只有陪葬的份。

  在资金如此困难之下,贾跃亭同时托起两大汽车板块,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现在乐视汽车不是改不改名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必要继续存在的问题。

  即使改名,也改变不了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未来背后同一个老板的事实,既然改变不了这一事实,那么乐视危机对法拉第未来的拖累将持续存在。毕竟,投资者乃至公众是有记忆的。

  今天的法拉第未来宁愿活在自我安慰之中,它一直不愿意正视其最大、最根本危机正是贾跃亭本人。对于法拉第未来,自救的第一选择不是和乐视切割,是和贾跃亭切割。

  但是,贾跃亭的眼光与格局,决定了他做不到这一点。他现在的心态就是,“宁愿法拉第未来死掉也不交给别人”,这一心态和当年黄光裕入狱后对陈晓主政国美心态十分相似。
这实际上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的死局!

  这实际上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的死局!

  “贾氏乐视”日子不好过,“孙氏乐视”日子怎么样?

  1月30日晚,乐视网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预计当年亏损116.05亿至116.1亿元,其中经营性亏损37亿元,计提44亿元关联方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和35亿元长期资产减值准备。

  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及35亿元长期资产减值准备,折射出孙宏斌无奈之下决定“一烂到底”的心态:为2018年撇出一个干净的、无历史负担的的乐视网。

  也就是说,孙宏斌将在乐视网股价跌到底之后再次启动重组,把乐视网变成一家和贾跃亭完全没有关系的公司。

  问题是:彻底告别贾跃亭就能让乐视网好起来吗?显然没那么简单。

  大家请注意,乐视网是这么解释2017年大幅亏损的:报告期内由于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对公司声誉和信用度造成较大影响,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等业务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同时,公司日常运营成本以及融资成本的不断增加,导致本报告期公司经营性亏损约为37亿元。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我给大家翻译一下:在乐视网的语境里,其大幅亏损,由两方面因素造成:一是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影响了乐视网。谁是乐视网所说的“关联方”?当然是乐视控股、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以及贾跃亭本人。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我给大家翻译一下:在乐视网的语境里,其大幅亏损,由两方面因素造成:一是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影响了乐视网。谁是乐视网所说的“关联方”?当然是乐视控股、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以及贾跃亭本人。

  二是乐视网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等业务大幅下滑所致。那么什么因素造成了乐视网广告、终端、会员收入大幅下滑?乐视网的解释是:乐视网关联方危机持续存在并不断扩大,对乐视网声誉和信用造成了直接影响。

  这就是乐视网的解释。

  应该说,上述解释还算比较诚实。

  既然上述因素共同造成了乐视网2017年大幅亏损,那么,这些亏损因素在2018年以后还会持续存在吗?
搜索: <>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评论:乐视已经烂到贾跃亭自己都感觉恶心的地步了?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