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巴曙松:金融转型的重点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

2018-01-08 07:37:21 和讯名家 
巴曙松:金融转型的重点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
  编者语:

  经济转型是一个此消彼涨渐进替代的过程,需要金融包括财富管理的转型等与之配套。那么,怎样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怎么选择合适的渠道、产品、商业模式和金融机构?敬请阅读!

  文/巴曙松

巴曙松:金融转型的重点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
  现在整个经济增长逐步在新的增长平台站稳,但是不同产业的增长速度分化非常大,新经济这个部分确实增长得比较快,旧的经济越来越弱。从这个角度而言,所谓转型,无非就是新经济怎么逐步替代旧的经济,无非就是一个替代的过程。2015年、2016年,大概新的产业占整个经济的比重大概在11%、12%的样子。如果按照2015年、2016年的新经济和旧经济的增长速度差异推算,大概在2020年,整个新经济的占比会上升到20%。这是一个此消彼涨渐进替代的过程,不会是运动式的、很快的、一夜之间就实现的过程,而且还需要金融包括财富管理的转型等与之配套。至于说2017年一季度的回升,如果再做一个细分的分析,仍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还是靠房地产、基础设施、出口,这是我们原来想转型的希望不太依赖的这种传统增长模式,转型的任务依然很重。

  这就涉及到今天的主题,就是怎么样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怎么选择合适的渠道、产品、商业模式和金融机构。最近都在讨论财富管理市场和资产管理市场的规范化,积累了非常大的风险,一行三会在资产管理监管方面的监管政策分割的格局,导致了大量的监管套利和规模的膨胀、风险的积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进行穿透式的考察,看看这些资金真正流向哪里,最后你会发现,这些资金通过种种通道,镶嵌的设计,躲开了规模的限制、行业的限制,还是回到了被官方文件想限制、清理、去产能、去库存的这些高负债的基础设施、房地产、高库存、低产能利用的这些传统产业。所以这几年如果财富管理市场不做这些调整,不把这些资源引入到新经济里面,那这些财富管理变成了一个推动旧经济,减缓传统经济洗牌调整的一个对冲力量。

如果做了一个对比研究,新经济它有什么特点?比如说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它是亏损的。2016年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68%的企业是亏损的,大部分盈利的新经济企业,在盈利方面有它的要求,比如要求有控制权。这些现有的资本市场,也是很难满足它的这些需要的。所以,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资本市场如果不做相应的调整,居民的财富又是通过东绕西绕,最后还是绕到传统产业,因为传统产业从正规渠道获得不了融资,它愿意付更高的溢价,去承担通过绕通道和逃避管制所增加的这一部分成本。昨天香港资本市场上刚刚公布一个计划,就是打算咨询设立创新板的事情,目前的方案是准备分成三个板来覆盖新经济的不同阶段。
  如果做了一个对比研究,新经济它有什么特点?比如说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它是亏损的。2016年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68%的企业是亏损的,大部分盈利的新经济企业,在盈利方面有它的要求,比如要求有控制权。这些现有的资本市场,也是很难满足它的这些需要的。所以,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资本市场如果不做相应的调整,居民的财富又是通过东绕西绕,最后还是绕到传统产业,因为传统产业从正规渠道获得不了融资,它愿意付更高的溢价,去承担通过绕通道和逃避管制所增加的这一部分成本。昨天香港资本市场上刚刚公布一个计划,就是打算咨询设立创新板的事情,目前的方案是准备分成三个板来覆盖新经济的不同阶段。

巴曙松:金融转型的重点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
  王波明:香港交易所怎么推出创新板?

  巴曙松:目前公告进行咨询的方案,可以到香港交易所的网站查询,主要包括设立创新初板、创新主板等的设想,但是最终是否就是这样的方案,还需要根据市场咨询的意见再修订决定。但是大的方向,还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到到新经济。

  王波明:我发现你对老经济有一种内在的“仇恨”,一定要把它这个转向新经济。那房地产怎么了?房地产我看在过去十年当中,谁要真不断地投资房地产,今天一定是很不错的,有很好的斩获,如果到别的地方,新经济很高,虽然有上市板的支撑,但是新经济投十个,我估计能出来一两个就不错了,其他不仅要亏损,还要忍耐,可能根本走不出来,最后还是破产的状况。

  巴曙松: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选择,都是一种风险收益的权衡,从资产管理角度来说,就是一种资产组合和配置。如果都把资产配置到房地产市场,在过去10来年是不错的,但是从长期看,资产都配置到房地产市场是相当有风险的,如果遇上美国次贷危机这样的大波动,资产就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因此关键是要把握不同资产的风险收益状况,进行合理的配置,其中就要包括新经济。

  同时,如果要直接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应当是,确实是的,你不可能靠普通中小投资者做高风险的创业投资,根据目前的香港市场的咨询方案,在创新主板里,只有盈利了才开给散户,但是在创新初板的设计中,主要是面向合资格的投资者。

  至于房地产价格波动,我觉得目前国内市场最大的风险之一是投资者许多都认为房地产价格是只涨不跌的,我自己因为亚洲金融危机时期正好在中银香港做信贷风险管理相关的工作,所以亲身看到了一个市场化的房地产价格,从最高点房价平均跌去60%,。所以当一个市场的参与者都认为这个资产价格不可能再跌的时候,还是非常值得提示风险的。

巴曙松:金融转型的重点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
  讨论部分:

  提问:我的问题是给张首席和巴博士的。美国有三项政策,一个是货币宽松政策的退出,一个是刚才谈到的减税,一个是加息。这三条政策会不会导致美元极其趋紧,会带来什么影响?

  巴曙松:现在看人民币的汇率,实际上已经存在两个汇率的锚,一个是原来一直收到市场关注的美元,另外一个就是一篮子货币汇率,从趋势看,观察人民币汇率,未来不仅仅是看美元,还应当要关注一篮子货币。从8.11汇改到现在,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大致比较稳定,对美元的波动幅度在加大,或者说在比较多的时候是在贬值,背景是美元大幅度增值。这个政策目标,相对来说在过去一段时间是比较清楚的,也就是说只要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小于其他货币,这个一篮子货币就是大致稳定的。所以如果这个规则还得以持续的话,下一步如果美元走势不再大幅升值或者小幅升值,甚至出现贬值,当然人民币的汇率压力就会小很多,也有可能出现对美元的升值。人民币汇率压力减小,也就使得有条件适当减少中国的居民、企业、群众实现国际化配置的一些约束。2017年在中国的对外资产里面,民间持有的对外资产超过官方持有的对外资产。所以中国居民的资产也到了进行海外配置的这个阶段,现在可能因为有些阶段性的美元升值带来的汇率短期贬值压力,有些管制可能有所加强,但是一旦汇率逐步趋稳,从趋势看,中国居民的资产还是可以适当地做一些海外配置的。同时,我们还看到,一方面中国的国际收支周期到了企业居民对外配置的阶段,另一方面,国际上还有很多资金想进到中国来投资,原来我们把门关得比较严,可以适当把这个资金打开,在资本流入端做一些改革。比如说债券市场,我们开放这么长时间,外资持有比例不到2%,远远低于新兴市场的平均水平,更低于发达市场的平均水平。如果这个开放程度适当放开,有利于我们对汇率调控的能力和影响能力。(完)

  (2017年6月17日,根据作者在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2018年1月4日(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作为一位研究人员个人的看法,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和看法)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读书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巴曙松:金融转型的重点是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