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杰罗姆-鲍威尔:接棒美联储的“安全员”

2018-01-02 14:45:27 《英大金融》 

  这位没什么架子,为人谦和、做事认真的非经济学出身的未来美联储主席,此次脱颖而出,或将为美联储的发展带来更多元化的推动力。

  文 | 本刊特约撰稿人蔡智群

  鲍威尔何许人也?11月2日特朗普提名美联储下一任主席后,海外一些媒体大谈特谈当过第65届美国国务卿的贫民窟非裔鲍威尔,如今又将执掌美联储的逆袭之路。然而,此鲍威尔非彼鲍威尔,媒体又闹了一次乌龙。不过就此可看出,被提名美联储下任主席的杰罗姆•鲍威尔并非声名赫赫的“大人物”。

  今年64岁的杰罗姆•鲍威尔,没有如珍妮特•耶伦一样的经济学博士出身,上任后他将成为30多年来首位非经济学家、也未获得经济学博士专业背景的美联储主席。但好在,反对鲍威尔入主美联储的声音并不多,他反而被认为是接棒美联储的最“安全”人选。

  出入政商“旋转门”

  1953年鲍威尔出生于华盛顿,父亲是一名私人律师。在优渥家庭环境下成长的鲍威尔,1975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1979年获得乔治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在经济学上没有经过专业、系统的学习,成为鲍威尔就任美联储主席的短板,也是引发质疑的根本。但还算丰富的政府和资本市场经验,则是鲍威尔的加分项。

  31岁时,鲍威尔迈入投资银行界,进入投资银行德威公司工作。此前,他的工作一直与法律息息相关。比如1975~1976年,担任宾夕法尼亚州参议院理查德•施威克的立法助理,读博期间任大学杂志《乔治城法律评论》的主编,毕业后在著名律所担任律师。进入德威之后的鲍威尔,从此专注于融资、商业银行与并购,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迅速升至副总裁。这家老牌的投资银行先后被巴林银行和瑞士银行收购,最后改名为瑞银华宝德威,是欧洲著名的投资银行。

  在德威6年的工作经历,极大影响了鲍威尔日后的人生轨迹。1990年,他追随曾任德威公司的董事长、时任美国财政部长尼古拉斯•布雷迪的步伐,进入老布什政府的财政部工作。1992年,鲍威尔被任命为财政部副部长,负责监管华尔街大型银行。在任副部长期间,鲍威尔做了两件至今仍被津津乐道的事:一是参与了对华尔街著名投行所罗门兄弟公司提交虚假客户报价的调查;二是促成了沃伦•巴菲特成为所罗门主席的谈判。

  不过鲍威尔这次进入政坛,颇有些浅尝辄止的意味。随着1993年克林顿出任美国总统、布雷迪卸任美财长,鲍威尔也中止了短暂的财政部生涯,重新回到了投资银行业。其后,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他担任了私募机构凯雷集团的合伙人,这成为他财富积累的一个重要阶段。据鲍威尔6月份的最新财务披露表明,其净资产为1970万美元至5500万美元。有人戏谑特朗普提名鲍威尔主要是看钱,不过就财富数据而言他确实或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富有的美联储主席。

  离开凯雷后,鲍威尔创立了一家专注于金融和工业领域的私人投资公司,后又成为了一家全球环境基金的合伙人。2010年,他进入到华盛顿智库两党政策研究中心担任访问学者,算是以另一种形式进入到政坛。2011年,鲍威尔得到了时任总统奥巴马的青睐,被提名为美联储理事,并于2012年5月正式上任。在当时党派白热化竞争的时候,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仍提名了这位共和党人,并在宣布任命时称他“非常合格”,由此可见鲍威尔温和而不尖锐的性格。2014年经美参议院表决,鲍威尔得以连任理事职务,任期直到2028年1月31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七名成员,除主席和副主席外,其他五人任期为14年)。

  就鲍威尔的职业轨迹来看,很好地诠释了美国精英出入政商“旋转门”的传统。拥有律所、投行、私募基金、政府、智库等众多机构的工作履历,或许能让他给美联储决策带来更加多样化的视角。

  出色的共识建立者

  出身律师精英家庭,考取名校,和共和党高层、华盛顿大佬相交甚密,遵循美国政商两界“旋转门”传统,游刃有余游走于华盛顿和华尔街,娶了门当户对的妻子并养育三个孩子……鲍威尔光鲜却程式化的简历,构建了一个显然有些“无趣”的精英人设。但恰恰是循规蹈矩的成长、温和低调的行事风格下,外界对鲍威尔留下了一个统一形象——出色的共识建立者,这也成为他继任美联储主席备受推崇的一点。

  自2012年任美联储理事以来,鲍威尔从未对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货币决策投过反对票,这也意味着五年内连续四次的加息动作他都是持肯定态度的。他也因此成为美联储内部知名的“好好先生”。当然,这至多能表明鲍威尔是个温和的中立派,一定要从派系划分的话,也只是“偏鸽派”而已。但从以下几个具体例子中,则可以看出鲍威尔共识建立者的鲜明形象。

  在老布什总统任职期间,先后在财政部任助理部长和副部长的鲍威尔,处理过墨西哥债务危机以及所罗门债权交易丑闻。尤其是所罗门国债丑闻事件的处理,在今年的一次演讲中,鲍威尔都曾以此为例提到了监管对市场的作用。当时美国财政部规定单个机构竞标单个国债时申购比例不能超过35%,但所罗门多次私自假冒客户名义参加国债竞标,通过大量收集国债操纵市场,进行逼空来谋取私利。政府最终严肃处理了所罗门兄弟公司,开出了当时史上最大的罚单,禁止该公司继续参与交易政府证券。

  这一事件中,为了促成巴菲特成为所罗门的主席,拯救这家深陷丑闻而遭遇“滑铁卢”的公司,以避免其破产对整个金融市场造成可能无法挽回的后果,鲍威尔积极磋商。他提出,如果巴菲特入主公司,作为交换,所罗门本公司的账户禁令将被解除,但客户账户的禁令仍然不能被解除。这一提议得到巴菲特的首肯,也成为当时不到四十岁的鲍威尔政坛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眼里,鲍威尔是“温和派和共识建设者”。在回忆录《行动的勇气》中,伯南克写道:鲍威尔推动共识的名声在外。这一点在2011年也有所体现。当时鲍威尔在美国智库两党政策中心工作,拿着1美元的象征性年薪。当国会共和党人要求必须让己方的政策通过,否则要让政府债务违约时,作为访问学者的鲍威尔起到了很大的粘合作用。为了说服国会提高债务上限,他对美国联邦政府的日常现金流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高效的展示,成功推动了持不同意见的议员达成共识,有效促成了国会采取行动提高政府债务上限。在这次共识推动中,鲍威尔四处游说、呼吁保持克制和冷静,在共和、民主党内左右逢源,充分展示了他温文尔雅的外交性格。

  虽然没有过系统的经济学学习,但鲍威尔在加入美联储后非常努力地学习经济学,常常收集一大堆与重要议题相关的论文,然后和同事阅读并讨论其中的发现。正因为没有经济专业领域上的过度自信和傲慢,鲍威尔从不羞于提问,具备美联储理事应有的分析能力,并且更注重于倾听和理解同事及下属的意见。在做决定前,他会对每个议题进行广泛的研究,如果觉得有重要的、必须要改的,他会选择在幕后去做工作。

  相熟的人对鲍威尔的印象是,他会毫不犹豫地倚重那些更懂专业的同事和顾问。这让一些分析家担忧日后美联储会形成内部“论战”的局面。但在鲍威尔看来,不同的意见和背景有助于在公共政策制定上构建共识。多次演讲中,鲍威尔都表明了他对多元观点包容的态度。这种对区域性、差异化的理解以及思考,在他看来才有可能达成最佳结果。纽约大学某经济学教授评价鲍威尔“相比拥有一个博士学位,能明白和理解高质量的经济分析更加重要”。谦逊、低调的态度,也促成了鲍威尔成为华盛顿出了名的共识建立者。

  未结束的耶伦时代

  市场普遍最为关心的,自然是鲍威尔治下的“第一央行”将何去何从。被一些分析师称作“共和党版的耶伦”的鲍威尔,其任上极大可能展现出耶伦政策的延续性,进入“下一个耶伦时代”。

  耶伦任职期间走上了加息进程,从2015年12月开始,已经连续加息四次,并开启了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以逐步退出金融危机后的超宽松货币政策。而在担任美联储理事时,鲍威尔就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政策主张:渐进加息、稳步缩表,预计美国经济将很快达到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这和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主张几乎一致。在8月接受CNBC采访时,他预言了耶伦随后表达出的今年通胀疲软让人“不解”的观点,称低水平的价格数据使得美联储在加息上可以保持耐心。而四次议息会议鲍威尔从未投过反对票,这也表明其对渐进加息的肯定态度。在今年3月的一项30位经济学家参与的调查结果中显示,与美联储所有理事平均立场相比,鲍威尔属于略偏鸽派,与鸽派的耶伦自然存在不少立场上的共通。因而,鲍威尔执掌美联储后,将可能延续耶伦任内谨慎渐进的加息节奏、较为鸽派的立场和缩表计划。

  不过在政策上鲍威尔与耶伦有着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主张放松监管。耶伦曾警告,取消危机后推出的严格监管措施可能很危险。但鲍威尔认为,美联储的职责是“监管者之一,而不是管理”,他认为危机后推出的监管政策太过严厉。

  4月的一次受访中,鲍威尔表示受益于金融危机后的金融监管政策,美国金融机构抵御风险的能力明显改善,但严格的监管要求也加重了中小银行的监管负担。同时他提出目前的监管政策过于复杂,有必要简化部分政策以提高监管效率。虽然鲍威尔并不是支持完全放松金融监管,但在保证金融系统安全和稳健的前提下,他是十分提倡改进监管效率和有效性的。此外,鲍威尔与负责金融监管的美联储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曾在凯雷集团共事多年,两人在放松监管方面有着较多共识,可能会推动美联储调整监管政策。鲍威尔温和的货币政策和对监管的态度,使得华尔街对其青睐有加。

  在具体的金融监管改革中,鲍威尔曾提到了五个重点:第一是简化和重新校准中小银行的监管,他表示正致力于为他们在监管报告和测试周期方面提供纾解,制定一项简化适用于社区银行组织的普遍适用资本框架的建议;第二是对于美国银行的决议机制,美联储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考虑将周期从年度延长到每两年一次;第三是重新评估沃尔克规则实施条例是否最有效地实现其政策目标,寻找改进该法规的方法,在不违反沃尔克规则的主要政策目标的情况下,有可能消除或放松实施条例;第四是将继续提高压力测试和综合资本分析与评估的透明度;第五是美联储已经在重新审视增强的补充杠杆比率。

  共和党人、货币政策立场相对温和、对放松监管持开放态度,同时具备这三个特征,使得鲍威尔成为控制美国国会参议院的共和党人、期待“鸽派”人选的市场和特朗普监管政策偏好这三者所能认可的“最大公约数”,被看作是当下最“安全”的人选。

  当然,尽管这些特质让日后鲍威尔在政策制定中面临更少的外部压力,但挑战仍不小:假若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美联储是否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应对危机?如果通胀并不像预期那样强劲回升,加息的节奏如何把握好?在放松金融监管的道路上,哪些是可以在美联储职责范围内完成,哪些需要与美国会或其他机构合作完成?等等这些问题,都让这个位于世界权力中心的人,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来应对。

  毫无疑问的是,鲍威尔治下将延续耶伦时代的政策,但又不尽然是“下一个耶伦时代”。这位没什么架子,为人谦和、做事认真的非经济学出身的未来美联储主席,此次脱颖而出,或将为美联储的发展带来更多元化的推动力。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杰罗姆-鲍威尔:接棒美联储的“安全员”》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