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宇航员斯科特-凯利:人类是天生的冒险家

2018-01-01 10:33:03 和讯名家 

    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在NASA工作的20年间,先后4次执行空间站任务。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是在国际空间站停留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一直担任指挥官。他刚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忍耐力》(Endurance)。
  HBR:你在空间站时,感觉像是在工作吗?

  凯利:是的。我醒来的时候在工作,睡着了仍然在工作,有点像住在办公室里。从某种角度看这件事很神奇,但它仍然是一份工作。

  HBR:人们对宇航员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凯利:认为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太空飞来飞去。作为宇航员,有时候我们会充当工程师的角色,为不同类型的飞行任务提供支持,或者参加培训,学习、公共宣传和演讲。这一职业涉及很多不同方面的工作内容,这也是它的伟大之处。我做了20年宇航员,只在太空待了一年半。而有些人做了10-15年宇航员,只在太空待了一周。

  HBR:你最喜欢这份工作的哪一点?

  凯利:风景很美。在太空失重飞行也很棒。但是对我来说,最好的地方在于解决一些无比复杂和冒险的挑战,拼尽全力,最终成功。你必须全情投入,还需要和很多地面工作人员和空间站工作人员配合。团队合作很重要,这份工作需要很多协作。

  HBR:必须和同事朝夕相处是不是一件苦差事?

  凯利:宇航员选拔的一个环节是心理评估,能和他人和睦相处的人才能入选。很多我的亲朋好友、同事以及熟人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好。但NASA和其他国际合作伙伴在选人时,会选择那些能够与他人亲切相处的人。

  在空间站,如果想自己呆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相信大家都免不了会对地面的朋友们发牢骚。我们隔几周就会和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聊聊天。有时候,的确会有同事惹到你,但是换位思考,你也一样会惹到他,所以就不要计较了。我曾目睹两位宇航员几个月都不和对方说话,这样并不好。

  HBR:你整个职业生涯一直担任领导者,你的领导力风格是如何随时间而变化的?

  我的风格随情况发生变化。如果空间站起火,我会像个暴君,直接下达命令,不容置疑。但是有些情况下我会更具合作精神,询问大家的意见然后做出决定。在不同情况下选择合适的风格是一种技能。

  HBR:你们在太空期间,有绩效评估吗?

  凯利:有宇航员评估。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们会定期接受评估,每次空间飞行结束后都有评估。有点类似同行评审体系。作为指挥官,我对队员的表现有很多感想,反之他们也对我有很多评价。我们会彼此评估。管理层将这些意见综合起来,留作以后写推荐信。还有一般性的政府绩效评估,需要你的上级以及更高层级的人签署。

  HBR:有人无法通过审核吗?

  凯利:的确有人因为在执行任务时搞砸了,说再也不想参加太空飞行了。也有人回来后听到这样的评价:“你做得不错,但我们觉得你不太能胜任空间站指挥官的角色,所以下次可能没机会去了。因为很多像你一样的人都没有机会去太空。”不是每个人都会得到五星好评。多数人干得不错,但和所有事一样,评价有好有坏。

  HBR:在政治阴影下,你如何与外国宇航员打交道?

  凯利:这正是空间站项目的出色之处。不同背景、不同特长的人聚在一起。当然会有潜在的冲突和挑战,特别是和俄罗斯人,他们并不总是很友好。但在外太空,我们将这一切暂时搁置,因为我们需要依赖彼此。大家可以为共同相信的事情而合作。太空是一个绝佳的合作场所,这里有友好合作的土壤。

  HBR:你怎么处理压力,避免透支?

  凯利:锻炼和向家人倾诉。对我来说,这个问题还取决于压力来源。如果地面控制让我做一些我觉得不合理的事情,我会说“嘿,咱们换个更好的方式吧”,或者说“这事儿根本不应该做”。但有时候,只要不涉及安全问题,你也别无选择,只能顺势而为。

  在空间站,我发现我能将精力和焦点放在需要做的工作上,不关心那些无足轻重的事情。我的很多同事不具备这种能力,他们是A型性格的人,事事追求完美。在太空工作一年时间,你不可能做到事事完美。这也是为什么很少有人能当宇航员的原因。

  HBR:为一个可能永远无法实现的目标而努力,你是怎么做到的?

  凯利:你要认识到这些是很实际的工作,必须有人做。对你来说成功希望不大,对别人也是如此,坚持不懈就行了。我知道自己想做这件事,虽然可能永远没机会成功。我本来可以安心做一个海军军官。不要为了成为宇航员去选择职业,而要选择你感兴趣的职业。这点很重要。

  HBR:为什么我们应当投资太空旅行?

  凯利:人类从事最具挑战性、技术难度极高的事情时,对地球有益。苹果手机就是一个简单的例子——为了空间站项目,人类才发明了通信技术。我觉得人类是天生的探险家。我们要继续探索地平线以外的世界,无论是火星还是其他地方。我们为空间站项目投资的钱大都支付了高技术工作的薪酬。我们还以此类职业鼓励孩子们,即使这只是能让他们更认真地完成科学、工程学和数学作业也值得。

  HBR:你如何看待私人企业投资商业太空飞行的行为,例如SpaceX和Blue Origin?

  凯利:对这些企业来说,假如它们是上市公司,更需要考虑盈利,这是难免的。但这些商业人士很棒,他们给了NASA更多空间。例如,如果近地轨道的空间飞行由这些企业完成,NASA就会有更多空间从事其他更加大胆、冒险和具有探索性的工作。

  JM·奥乐加茨(JM Olejarz) | 访

  牛文静 | 译 蒋荟蓉 | 校 万艳 | 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刊载于《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7年12月刊。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哈佛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宇航员斯科特-凯利:人类是天生的冒险家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