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芳华》的内涵应该是直面人生

2017-12-24 09:52:54 东方网  丁慎毅
冯小刚的《芳华》引来了各种观点的探讨。极端者有这样一篇影评,《冯小刚的<芳华>以及炒作就是一部忽悠欺骗大戏》。这篇10万+的影评中,作者说,“观众看到的恐怕主要是
  冯小刚的《芳华》引来了各种观点的探讨。极端者有这样一篇影评,《冯小刚的<芳华>以及炒作就是一部忽悠欺骗大戏》。这篇10万+的影评中,作者说,“观众看到的恐怕主要是"丑恶"——时代的丑恶、歌舞团的丑恶、战争的丑恶、人性的丑恶、中国的丑恶。”

  众说纷纭或许因为这部影片在艺术上有些“飘”,缺乏一种厚重感和淋漓感,总觉得有些浮光掠影、浅尝辄止,觉得冯小刚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好像什么都说了但又什么都没说,再想想,又好像真的什么都说了。这或许正是冯小刚的聪明之处。

  艺术的真实并非真实的艺术。冯小刚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芳华》就是我多少年的一个愿望。我觉得有意思,因为我拍的过程中,就像做了一场梦,拍完了都不愿意醒过来。整个过程我都觉得回到了年轻的时代,陶醉在里面。冯小刚说的含蓄。有人可能认为冯小刚和严歌苓这就是致青春了,其实这只是表像,所谓“青春”不过是一个电影符号。包括“战争”也是符号,“城管”也是符号。你可以理解为任何一次战争,也可以理解为任何一种权力。在我看来,《芳华》真正想表达的是,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生命的芳华该如何绽放。它要表现的是不同时代背景下小人物存在的一种无力感。汪峰的歌《存在》在某种程度上就表达了这种感觉: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我该如何存在……艺术的真实有时候比生活的真实更残酷,比生活的真实更直指人心。

  作为从70代过来的人,刘峰是文工团活雷锋,我信。刘峰抱住林丁丁,我信。何小萍受人欺负,我信。何小萍爱上刘峰却不敢表白,我同样信。包括林丁丁、郝淑文、陈灿和萧穗子等人的言行,我感到就是那时候生活中的人所说所做的。但是他们或她们谁好谁坏?本质上并没有好坏之分,都是纯洁的心灵被蒙上了时代的一种膜,或者是红色的,或者是灰色的,但主要还是杂色的。在这里,你看到了时代浪潮中人们各自的命运,看起来是偶然。但其实,那是必然。但是我并不对生在那个时代抱怨,相反,还常常怀念那个时代的一些美好的东西。这或许就是这部片子为什么能打动很多人的一个原因。因为即使在今天,还有很多让我们不满意的地方。

  也许电影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现实。善良也好、刻苦也好,在那个年代里,有些人,始终在《芳华》之外。而在今天,你诚实也好,任劳任怨也好,你也可能还在芳华之外。也就是说,只要权力与权利不能相互制衡,就永远有人在芳华内外。所以刘峰仍然在芳华之外,而林丁丁、郝淑文、陈灿却已经芬芳盛开。

  不管如何,多少天之后,我还是能想着《芳华》的两个细节:一是在最后一场演出中,精神失常的何小萍神情恍惚地坐在台下,对台上相处多年的战友无知无觉。而当她听到从前跳过无数遍的《沂蒙颂》音乐时,她走出了剧院,穿着病号服,在剧院外的草坪上,翩翩起舞。当一群人的狂欢变成一个人的孤独,那是一种怎样蚀骨的痛啊。其实在今天,相信有人仍有这样的感觉。二是刘峰约了精神痊愈的小萍来烈士陵园扫墓,两人后来坐在小站站台上,两张沧桑的脸各自望向别处。小萍说:我有句话,那天送你时想说没说,一直含在嘴里十几年。刘峰:现在能说了吗?小萍:抱抱我行吗?刘峰伸手抱住了小萍,影片戛然而止。我的眼泪也流下来。多少人曾说相忘江湖,却思念到哭,多少人曾经念念不忘而最终梦想成真,这不也是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吗?

  今天,很多人在说:改变不了现实,就改变自己。但是如果因此把自己变得虚伪世故,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表面的的满足与欢颜背后,也一定有深夜里的痛哭与绝望。罗曼罗兰说过: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觉得,这才应该是《芳华》给人的收获。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芳华》的内涵应该是直面人生》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