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国特色供给侧改革绝不是简单的减税效应

2017-12-18 14:26:00 国际金融报  付碧莲
中国特色供给侧改革绝不是简单的减税效应

  编者按:

  为什么会出现“保险不姓保”的现象?为什么会出现全民理财这样的怪象?

  在12月14日由国际金融报社主办、中国上市公司发展联盟协办的“2017年度保险保障先锋论坛暨颁奖典礼”上,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在主旨演讲中直言,“症结就在于我们的供给侧出了问题,供给侧无法匹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因此,未来2个‘五年计划’的发展任务就是供给侧改革。”

  “保险能否回归保障的本质,金融能否回归服务实体的本源,接下来关键要看供给侧改革。”孙立坚称。

  经济增长勿靠消耗货币

  其实,从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表现来看,孙立坚认为是相当漂亮的,“如果稍微再用力一下,中国今年的GDP增速很有可能突破7%”。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中国前三季度GDP增速分别为6.9%、6.9%和6.8%。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近日表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形势好于预期,预计全年GDP增长6.8%左右。

  “中国的人口红利还在不断井喷式发酵,工业化还没有完成,而这些恰恰都是中国的机会,所以拿下好的GDP数据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孙立坚直言,“今天中国的问题不是增长的问题,而是为这个增长数据的实现付出了多大代价的问题。”

  在孙立坚看来,现在投资大量地增长,但是所投资的项目本身并不赚钱,它赚的是银行贷款给下游投资的钱,从而实现上游的利润,并不是市场活力带来的真正生存能力。这样的投资留给银行非常多的隐性债务,一旦银行收紧银根,中国很多项目都会有出现巨大的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西方的债务是搞福利,是解决金融危机,导致了这些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问题。而我们的债务是实实在在地留下了建设的烙印,铁路、公路、高楼等,我们的负债是可以看到资产的,所以很多人认为我们的投资是跟实体经济绑在一起了。“这些人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孙立坚指出,这个投资的钱并没有随着这些项目的结束就消失了,而是已经到了参与建设的各家企业手中。所以,关键就要看企业及企业员工赚了钱之后是去做下一轮的投资来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还是把钱交给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还贷或者做理财了。

  “之所以大家都拿钱去理财,因为他们从骨子里感受到中国的增长方式给他们带来了挑战——购买力出现问题,他们感受到了钱多,但是今天钱不够用。所以,大家用自己的理财去抗衡货币超发带来购买力下降的影响。”孙立坚表示,“中国经济的增长不能再过度消耗货币,不能过度地消耗银行贷款,而是要靠自己的利润。如果是靠大量的资金投放赢得中国经济的稳定,这个代价太大了,将使我国金融严重的泡沫化。”

  孙立坚认为,要通过实体经济的发展来解决“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需求”,而不是靠全民理财的方式,“让银行、保险的金融服务回归本源”。

  供给侧改革是关键

  “保险能否回归保障的本质,金融能否回归服务实体的本源,接下来关键要看供给侧改革。”孙立坚表示,通过供给侧改革来让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

  而供给侧改革的第一个关键在于创新。在今天的环境下,不能再像改革开放的初期阶段一样,只要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如果我们的供给侧还是停留在过去的商业模式和发展理念上,你就会发现“保险不姓保”、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

  依赖劳动成本、土地成本的优势,然后进行价格竞争的商业模式,中国已经不能再走下去了,未来必须是要有核心的竞争力,而这个核心竞争力就是创新。

  “创新是我们的治国之本,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能够实现所有的国家战略的措施。中国已经不再是刚刚才开始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斗的那个年代,也不是为了物质基础,只追求有和无的时代。今天我们面临的是好和坏的选择,否则的话,无法在大国立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必须让我们强起来,如果我们没有做到这一点,那么今天中国所面临的挑战,让老百姓(603883,股吧)来选择未来生存的方式,很有可能走向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这是我们今天特别要强调创新重要性的原因。”孙立坚指出。

  供给侧改革的第二个关键是协调。协调的是金融过度的膨胀,实体经济在萎缩;协调的是今天某些行业的收入过高,而某些行业的收入非常低,这会带来大家劳动意愿的积极性和资源配置的变化;协调的是区域的发展。

  “只有做好协调,中国的创新才可能是可持续的。”孙立坚举例指出,为了环境的保护去发展新能源汽车,但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把新能源汽车看成是发展的目标,而不是手段。在生产的过程中,有些地方政府打着新能源的旗号,却做着更加破坏环境的行为。

  供给侧改革的第三个关键就是打破西方世界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世界威胁的论调。“因为西方宣称已感受到中国的产品以低价格的方式进入海外市场,中国大量的货币形成虚假的财富效应正在进入海外市场,进而影响着海外的生活方式。但这是对中国完全的误解,甚至会破坏中国的声誉,我们公开地强调,美国总统特朗普现在实行的以美国利益为第一的去全球化、双边贸易的方式,才是给世界带来最为不稳定的因素。而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合作共赢,正是一种内外的协调与平衡。”

  “创新是我们的治国之本,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能够实现所有国家战略的措施。”孙立坚指出。

  在孙立坚看来,没有协调和平衡的创新是会出问题的。

  孙立坚又以发展新能源车为例,“中国的创新必须是一个可持续的创新,必须要解决好绿色的问题。”他指出,

  供给侧改革的第三个关键就是打破西方世界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世界威胁的论调。

  不是简单的西方供给学派

  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势在必行。但是孙立坚强调,中国的供给侧改革绝不是西方的供给学派。

  近日围绕美国“特朗普税改”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引发了各种评论和预测。这是美国近30年最大的税法改革,也是自1981年里根减税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减税。

  业内普遍预计,特朗普会在2017年底之前正式签署批准税改立法。据悉,“特朗普税改”之后,美国的企业所得税将从35%下调至20%,同时个人所得税也会有不同档级的下调。

  孙立坚直言,很多人都在谈论“特朗普税改”,希望中国也可以帮助企业降低税负。

  人类发展的共同智慧,都会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中体现出来。里根时代就已经尝试了减税带来的成果,但是美国的新经济带来了大量的问题,“如果你今天不是在西雅图、旧金山、纽约,或者是芝加哥,你根本感受不到这20年来美国新经济的发展给自己带来的任何好处。所以今天美国的创新,仅仅是在一些少数的行业、高科技的行业”。

  以美国为鉴,孙立坚指出,“中国的创新绝对不可能放弃东北,不可能放弃西部,人才不可能只流向一二线城市,只流向精英聚集的板块。”

  因此,孙立坚强调,我们要做好平衡,这个平衡不是简单扶贫的平衡,保费在有钱的地方收得高一点,没有钱的地方收得低一点,这不是真正的扶贫。必须要有差异化的发展战略,协调发展,想办法把年轻人带到各个城市的发展中,而不是在购买资产价格泡沫高的城市中寻求他们未来发展的机会。

  据介绍,如今美国的贫富收入差距不断拉大,这20年的全球化、新经济,并没有给大多数美国人带来任何的改变。所以,他们只能通过民主的选举,最后来争取一次机会,这正是特朗普能当选美国总统的原因。“然而,特朗普要解决问题的前提是今天我们都存在,明天我们都死了,所以他不会过度地强调绿色,他退出巴黎协定,都是为了要降低自己生存的成本,为了释放自己今天盈利的空间。”孙立坚称。

  但是,中国特色的供给侧改革,绝对不是简单的供给学派所说的减税效应。在特朗普以美国利益为第一而采取去全球化、双边贸易的方式,给世界带来最为不稳定的因素之时,中国正提倡“一带一路”建设,来谋求内外的平衡,进而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平衡。

  “尽管目前实现内外平衡的压力还非常大,以至于我们一开放就会面临最大的问题——资本外逃,但是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还是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孙立坚表示。

  孙立坚进而指出:“美国利益第一和我们的共享闭环是完全的天壤之别,把创新和发展联系起来的纽带就是平衡的发展,而不是把创新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最后以去全球化的方式,让贸易顺差的国家来买单美国的发展失衡。所以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十个字,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环环相扣,博大精深。”

  (国际金融报记者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12月18日 第07 版)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中国特色供给侧改革绝不是简单的减税效应》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