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中国经济“近无忧,中有虑,远看好”

2017-10-09 10:40:51 中国经济时报 

  ■本报记者 任建华 杨益波

  “对于当前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来说,6.5%到7%这个速度已经是经济增长的高限,我们可以把它搞得更高一些,只是如果还主要靠增加投资、靠要素驱动的话,又会像应对金融危机时的刺激手段一样,给后续的经济带来一些后遗症。而对我们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来说,这个增速又是一个低限或底线。过高不利于结构调整,过低影响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信心,不利于经济稳定,也不利于结构调整。所以,现在的增长率应该是比较适中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9月29日在宁波举行的首届宁波民营经济发展高峰论坛上指出,虽然从去年第四季度以来,经济增速已连续三个季度有所回升,但中国经济依然处于触底过程中,还在经济增长的底部运行,不排除今后几个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有一点时升时落的波动性变化。

  “但经济增长失速、中国经济硬着陆,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侯云春看来,中国经济将是“近无忧,中有虑,远看好”。

  侯云春说,随着一些新经济模式出现,经济增长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比如,共享单车、滴滴出行,这种共享经济不完全是利用闲置资源,它是提高闲置资源以及新投入资源的使用率,实现社会资源的节约。又比如,共享单车尽管其投资公司通过购买单车可以拉动经济,但很多人也因此不买自行车了,这样从总量上看,反而有可能是减少的。“个中就涉及到增量经济和减量经济的问题。所以,不是GDP越高越好,要辩证地看,不要拘泥于GDP多一点、少一点。”侯云春说。

  从国际经济来看,近期也有一些复苏向好的因素,美国、日本、欧盟这三大发达经济体经济情况都还不错。新兴经济体中,俄罗斯已经连续三个季度经济是正增长,巴西也有所好转。此外,反映全球经济情况的一个重要指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去年最低时跌到290点,最近曾回升到1503点,达到了三年的最高点,这几天虽稍有回落,但总体来看是回升向好的趋势,这是比较好的现象。

  根据以上情况分析,再加上国内今年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企业经济效益和产品质量有所好转,今年1到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了利润同比增长21.6%。侯云春认为,不是说今年特别好,但总的来说,今年企业利润有比较大的改善。“这说明近期经济向好,大家普遍关心的中国经济是否继续下滑、经济增长失速,以及国际上一直在渲染的中国经济崩溃、中国经济硬着陆,这些情况不会出现。”

  但中国经济“中有虑”,侯云春指出,从中期来看,今后三到五年,这个“虑”主要在于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目前正处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新旧动能转换处于胶着时期,全面深化改革攻坚克难、经济结构调整爬坡过坎,今后几年是最困难的时期。

  “我们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能不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性转变,能不能顺利实现两个百年目标,今后几年非常关键。对我们而言,产业结构调整,结构优化,是我们面临的一大难题。困难不只在于去产能和僵尸企业的出清,还在于导致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深层原因能不能得到解决。再有就是金融风险、房地产泡沫,能不能得到有效的防范、控制和化解,这是今后几年对我们的严峻考验。”侯云春指出。

  侯云春说,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和发达国家成熟市场经济下的调整不同,他们在市场上随时都在进行着调整,除了发生重大经济危机会产生临时反应不及时形成僵尸企业外,在市场上资源的优化配置、企业的兼并重组随时都在进行,企业不可能长期资不抵债,一旦竞争优势失去就会被别人取代,劣势企业的资源或失去优势的那一部分业务,就可能转到优势企业那里去了,由更有优势的企业来做。“但我们不行,我们的产业结构,往往是‘大干、快上’一段时间后,再来一个集中的调整和处理,为什么?这和我们的经济体制机制,特别是财税体制有很大关系。”

  首先是税收体制。侯云春认为,我国的税收体制是以增值税、营业税为主体税种的间接税体系,这跟发达国家以所得税、财产税为主体税种的直接税体系不同。间接税是在中间环节征收,企业只要有生产经营活动,不管你生产出来的产品是否卖得出去、卖出去赚不赚钱,都要先征税,这是增值税。直接税,是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卖出去赚钱了,才在你利润、所得的基础上征税。间接税有利于稳定政府收入,直接税有利于企业发展。这与不同国家的政府责任、职能有很大关系。更重要的是,与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有关。在经济高速扩张期、在市场空间很大的情况下,征收间接税有利于企业扩大生产,但在市场比较饱和的情况下,就不行了。

  其次是财政体制。我国现行财政体制是由“分灶吃饭”沿袭下来的,分税制在一定程度上承认和照顾到“分灶吃饭”形成的利益格局。这么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由此调动起来的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各级政府都是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但同时也出现了重复建设、产能过剩、地区产业结构同质化等问题。这在需求不足、市场空间大的情况下,矛盾尚不突出。“但现在我们的发展阶段变了,过去是高速增长时期,国际国内市场空间很大。现在,已经由过去的需求拉动,转到供给侧这一方,我们这种体制就要做相应的调整,要不然,过几年,我们又会出现同样的问题。现在不光是传统产业有过剩产能,新兴产业产能也过剩,这就和我们的体制有相当大的关系。”侯云春指出。

  “有人担心,深化改革、动能转换,会不会影响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我想,这一次我们要调动的是每个企业、每个社会成员、每个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弘扬企业家精神,调动每个社会成员、市场主体的积极性。要转变政府职能,‘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市场主体、对老百姓(603883,股吧),除了法律规定不可以做,其他都可以做。当然,这个转变并不是那么简单,需要各方面的配套、机制转换、环境的改善,要有个过程。此外,我们还有金融风险、房地产泡沫等问题,也必须在经济发展中逐步化解。”侯云春说。

  但从长期来看,侯云春表示看好中国经济的发展。

  “我们毕竟有改革开放以来,多年高速发展所积累下来的经济实力,雄厚的经济基础,建立的比较齐全的产业体系。我们虽然不是制造业强国,但是我们的制造业在世界上,应该说实体经济分量是重的。中国产业的配套能力、中国经济社会的稳定、我们常讲的中国经济韧性,这些都是我们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可以相信,中国两个百年目标肯定能够如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能够梦想成真。”侯云春认为。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中国经济“近无忧,中有虑,...》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