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英媒:英国脱欧会导致英语地位下降吗?

2017-05-18 09:12:54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5月18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17日刊发斯卡平克的文章《英国退欧后的英语》称,让-克洛德·容克最近在佛罗伦萨的一场会议上宣布,他将用法语发言,因为“英语在欧洲无疑正慢慢失去重要性”,此言似乎是欧盟委员会主席挖苦英国退欧的最新一例。

  文章称,比容克的讽刺挖苦更引人注目的是,由欧盟官员、地方领导人及意大利学生构成的台下听众的反应。他们一边发笑,一边鼓掌。

  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英语真的正在欧洲失去重要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一定是被蒙蔽了。在容克发表演讲的同一周,语言学习应用Duolingo发布了一份地图(见下图),显示在该APP遍布194个国家的1.2亿用户中,哪种语言最受欢迎。在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大部以及欧洲,英语仍处于主导地位。

  文章称,欧盟的统计数据也反映了相同的趋势。在英国和爱尔兰以外,2014年欧盟有94.1%的中学生学习英语作为一门外语。相比之下,只有23%的学生学习法语,不到20%的学生学习西班牙语或德语。如果说英语作为欧盟通用语的地位会出现任何下降的话,那将是一代人之后的事情。

  但容克对英语的奚落引发了共鸣——正如台下听众开怀大笑所显示的。这或许是因为他们喜欢容克的恶作剧,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对英语以及英国怀有复杂的心情。

  文章称,学习并使用一门外语难免夹杂情感。语言让人产生联想。它们承载着记忆和言外之意。会说某种语言不一定代表你喜欢它。

  这一点在英国的前殖民地早就很明显了。一些小说家,如尼日利亚的奇努阿·阿切贝,坚持把英语化为自己的语言,但另一些人则怨恨英语,将其视为一种强加在自己头上的东西。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昂戈将英语称为一枚“文化炸弹”,其影响是“要摧毁人们对自己的名字、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环境的信念”。

  文章称,对压迫者的语言的愤恨并不仅限于英语。生于莫斯科的作家叶连娜·拉平在孩提时随家人搬到布拉格,她曾写到父母对她说俄语时的尴尬。在冷战时期的捷克斯洛伐克,“俄语是敌人的语言,在外面的时候,我假装不懂俄语。”

  在今年2月的伦敦犹太图书周上,我听到拉平(她还会说流利的德语和希伯来语)与土耳其小说家艾丽芙·沙法克谈到,为什么她们都喜欢用英文写作。在她们看来,英语非但不会产生受到压迫的联想,反而为她们提供了表达自我的自由。她们表达了对英语及其细腻和幽默感的热爱。

  “用英文写作,在我与本土文化之间保持一段关乎存在的距离,这种距离感以奇怪而又矛盾的方式,让我能够更清楚地观察土耳其及其民族性,”沙法克写道。

  文章称,对于失去英国的欧盟的公民而言,英语将意味着什么?他们会对英语投入什么样的情感?容克转向法语后发表的言论流露出一种受到英国“离队”伤害的感觉;当年正是英国给欧盟带来其使用最广泛的语言。“我们的英国朋友决定脱离欧盟。这是一场灾难,”他说,“不是欧盟离开英国。”

  这或许正是台下鼓掌听众的感受,但他们中每一个人,以及所有学习英语的学生,都将与英语产生自己的关系。对很多人而言,说英语可能纯粹是工具性的,是找到更好工作的有用途径。他们可能不会把英语与英国或美国联系起来。

  或者他们可能会联系起来,但是没有政治方面的考量。他们可能不会把英语与英国退欧联系起来。对一些学习英语的年轻人而言,英语或许意味着碧昂丝或者曼联。

  文章称,很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在欧盟的谈判和会议大厅里,由于英国退出后只有爱尔兰人代表母语为英语的人士,英语将慢慢变成另外一种语言。欧盟中的一些人将抵制这种变化,另一些人则不会。

  文章称,就像大英帝国终结时一样,这将不是第一次英国离开、让人们对它留下的强大语言充满矛盾之情。

(责任编辑: HX6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英媒:英国脱欧会导致英语地位下降吗?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