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高西庆: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是最大的法治进步

2017-04-12 07:32:47 法治周末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 杨晋峰摄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 杨晋峰摄

  高西庆认为,“负面清单”是一个了不起的举措。如此,市场参与主体终于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过去几十年中国法治最大的进步,就是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4月9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高西庆,在第六届中国公司法务年会(北京会场)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说。

  本届年会由法制日报社中国公司法务研究院携手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网络安全与法治协同创新中心共同主办。

  简政放权是潜在的巨大改革红利

  高西庆表示,响应李克强总理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重要的是机制,而机制中最重要的是法治。

  “这也符合邓小平的观点,‘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高西庆说。

  对于目前政府大力推行的简政放权、列负面清单的做法,高西庆为之叫好,认为这是潜在的巨大改革红利,希望尽快落实、推进。他认为,任何一个有权力的机制都有产生贪污腐败、权力寻租的可能性,权力越大,寻租空间也越大。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高西庆曾表示,“中国证监会为什么总挨骂?是因为手里的权力太大了!”如果证监会不断扩权,管的越来越多,就没精力去管“坏人”了。

  他说,发达国家这些市场,尤其美国的资本市场,很多事情美国证监会不做,只是登记制度,登记完了就可以。出了股灾问题后,美国股民不会跑到美国证监会门口丢垃圾,但是在中国就会。

  “中国证监会有一个重要的职能,就是审批、分配资源,在这种机制之下,自然而然的所有这些人就会把自己更多精力放在分配资源上。”他说,如果中国证监会的任务仅仅是做登记、“抓坏人”、搞服务,就不会被那么多人骂了。

  他建议,要缩减官员权力,手里权力太大,反而顾不好该做的事

  不过,对于近年来政府简政放权所作出的工作,高西庆也看到了改变。

  “我看国务院当年每次开常务会的时候,行政部门要把自己各自的权力再消掉一点,一步步推到今天,现在行政部门的权力跟五年前、十年、二十年前相比还是少了很多。”高西庆说。

  1996年,高西庆发表了一篇至今仍被广泛引用的文章。这篇文章指出,要证监会放弃审批权,“对一个从计划经济脱胎的体系而言,无疑需要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

  在证监会任职期间,高西庆大力推动发行体制改革,一度放开定价审批,2000年上市的闽东电力(000993,股吧)因此创下88倍市盈率。

  虽然改革最后无疾而终,但IPO审批制度对证券市场发展的“戕害”却逐渐成为市场的共识,2013年11月,中国证监会终于宣布向注册制过渡。

  负面清单跟法治的意义一脉相承

  2013年9月30日,上海市政府公布了190条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2014年7月1日,负面清单调整为139条。

  要把政府权力关进笼子里,高西庆认为,“负面清单”是一个了不起的举措。如此,市场参与主体终于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负面清单的推出,终于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推到了有法可依的平台上。

  高西庆介绍,负面清单最早始于我国国务院与美国的谈判中,每次谈判,美国人总要提出一个概念,“我允许你几个电影进来,你允许我几个电影进来;我允许你投资我某一个地方,你允许我投资某一个地方;我给你开一个银行的办事处,你给我开一个银行的办事处”。

  “美国人说这种概念我们不愿意接受,你给我们一个单子说什么不可以干,他们把这个叫做负面清单。”高西庆说。

  直到上海自贸区的成立,负面清单才走进国人的视野。

  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公布的时候,曾有人质疑清单太长,高西庆不这么认为。

  “不管有多长,只要没说不可以干,就是可以干,这就是巨大的进步。”高西庆说。

  他表示,政府的权力应该是有限的,有什么权力应该明示出来。如果不公开出来,说有就有,只能造成市场发育的不健全和很大的寻租空间。这便是负面清单的意义所在,这跟法治的意义是一脉相承的。

  市场博弈前提有清晰可预测的规则“市场精髓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博弈,但博弈的前提则是有清晰可预测的规则。”高西庆表示,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法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而市场的精髓其实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博弈。

  “如果要保证各平等主体之间的博弈,必须在公正平等的原则下进行,也就是说博弈的前提是有清晰可预测的规则。”高西庆表示,而规则的建立和维持必须依赖于良好的法治环境,这也要求我们依法治国,深化改革。

  从春秋战国时期的法家,到汉唐盛世的制度宽松,再到宋代法律的日趋收紧,再到明清时期的海禁,高西庆从历史的角度解读了法治在经济创新机制中位置的重要性。

  高西庆特别解释了“对于人民,法无禁止皆自由;而对于政府,非许即禁”的含义。

  他还提出,在法治社会中,程序正义往往比实质正义更重要,实质正义靠程序正义的全过程来逐步实现。

  他认为,法治社会不是指有法律,而是指法律是怎么制定和修改的,这个规则是要遵守的。所以我们叫按程序立法,按规则改法。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高西庆: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是最大的法治进步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