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梅首相宏愿:真正全球性的英国——脱欧后的伦敦金融城走向(七)

2017-04-05 04:19:03 上海证券报 

  英国和欧盟失去了相互的依托,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脱离了欧盟的英国如能把英联邦的力量发挥起来,其效用或许并不逊于欧盟。在全球经济链条中,英国始终与大陆霸权有所分离,从来就不支持欧盟形成政治经济统一协调的一致联盟。

  英国3月29日正式启动了脱欧程序。

  让已确定了“硬脱欧”方案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闹心的是,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妮古拉·斯特金偏偏在此时要求在苏格兰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斯特金认为,留在欧盟大家庭对英国经济,苏格兰经济都非常重要。不过,特雷莎·梅已断然拒绝了斯特金的要求。她表示,如果现在就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将会使英国在“脱欧”谈判中难以达成有利的协议。而且,苏格兰人在不了解未来与欧盟能达成何种伙伴关系或独立后的苏格兰何去何从的时候,就被要求做出投票的决定是不公平的。虽然特雷莎·梅的强硬可能会导致苏格兰人“勇敢之心”的逆反心理。不过,至少在目前看来,苏格兰人的独立公投并不切合实际。

  曾担任英国财政大臣后又任职首相的戈登·布朗则对寻求独立的苏格兰提出了“脱英”抑或“留英”之外的“第三种选择”。布朗是苏格兰人,前任英国首相布莱尔也是苏格兰人。布朗认为,苏格兰人希望留在欧盟的想法可以理解,但因为这个理由就独立并脱离英国却并不明智。他提出,苏格兰可借机会获得更多自治权,比如,苏格兰政府未来可以不通过伦敦而直接与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签署协议。

  而特雷莎·梅的说法是,“脱欧”不会让英国成为“内向型”国家,相反,英国将因此把目光放眼全球,成为一个“真正全球性的英国”。

  那到底什么是“硬脱欧”?真有“软脱欧”这个说法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硬脱欧,就是英国在短期内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并在最低程度上实现灵活性的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基本的降低关税及相关商品交易等。如果英国直接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Article 50) ,或者如一些人主张的那样直接恢复1972年法案,英国将不会与欧盟协商任何新的协议,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往来将完全遵循WTO规则,这就属于非常强硬地退出欧盟。

  而所谓“软脱欧”,则是英国将会在欧盟其他国家都完全做好准备以后,也就是法国德国大选之后再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那样英国就有可能争取到更全面宽泛的自贸协定,并且实现与欧盟在商品和服务领域上的合作。而英国如果将像挪威一样加入欧洲经济区(EEA),那就意味着英国会继续留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之内,但将失去改变市场规则的话语权。

  总体来说,脱欧对英国利大于弊,而对欧盟引发的坏处就比较多。失去英国这个世界GDP总量排名第五的国家,欧盟在贸易、金融、就业等方面无疑会大受损伤。英国退出,破坏了欧洲一体化进程,会让欧盟内部分裂力量增强,更有进一步崩盘的危险。而从政治力量上看,英国和欧盟失去了相互的依托,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脱离了欧盟的英国如果能把英联邦的力量发挥起来,其效用或许并不逊于欧盟。

  不管怎么说,英国脱欧带来的挑战被外界过度夸大了。对伦敦金融城而言,从来没有人支持英国加入单一货币区,而欧元区则面临着多多少少的棘手难题。欧盟单一市场并不是灵丹妙药,“蝴蝶效应”下的欧盟,其经济不仅仅关乎欧洲,而且影响全球。如果欧洲货币共同体拖累整个欧洲经济,毫无疑问也会冲击全球经济。要弄清英国乃至伦敦金融城的地位,先得要明确欧洲、欧盟和欧元区这三个概念,而非简单区分为英国和欧洲大陆。

  脱欧后的英国,毫无疑问将为自身定义更独立的经济政策,而欧盟目前既没有形成一个完整健康的单一货币体系,又面临着移民带来的诸多问题的挑战,对欧盟未来的发展,这都是不确定因素。政局动荡下,2017年的欧洲经济基本面向好,欧元区失业率在10%以下,通胀率在2%左右,这殊为不易。这让欧洲央行至少可以在这两项数据的支撑下缓慢退出量化宽松政策。

  日不落帝国的持续衰弱差不多已有近百年了,但从历史来看,伦敦金融城乃至英国对欧洲和全球来说,都持一种远观审视的态度。在全球经济链条中,英国始终与欧洲大陆霸权有所分离,从来就不支持欧盟形成政治经济统一协调的一致联盟。英国不可能在欧盟担任一个领导者角色去解决欧盟面临的麻烦。同样,所有的金融问题也不期待都被伦敦金融城所解决。

  对英国贸易来讲,英国会以相对更低的关税和贸易壁垒与世界其他国家开展贸易。在WTO框架下,英国和发达国家之间在取消贸易壁垒方面无需太多担心。在单一市场之外,英国对欧盟施加额外关税将令自身受益并将以减税的方式退返给英国的企业和个人。

  欧盟现在需要想方设法利用伦敦金融城优势,对全球其他地方来说也是如此。伦敦金融城有着丰厚的金融服务业传统,时区、人才、严格监管等主要优势不会突然之间丢失。相反,欧盟一些监管法规对在英国的金融机构来说,反倒是被束缚了手脚。至于许多人关心的“通行证”,英国可以去实施自己的规定条款来达成解决方案,继续为欧盟单一市场地区提供金融服务的便利和快捷,而这也提供了世界各地金融机构将总部设在英国开展金融服务业务的引擎。

  (作者系投资专家,大本钟奖天使投资人,主持海外文物回流项目,著有《伦敦金融城》和《日不落帝国金融战》等)

(责任编辑:柳苏源 HN09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梅首相宏愿:真正全球性的英国——脱欧后的伦敦金融城走向(七)》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