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余世存:先知是人类社会的赤子

2017-03-29 05:44:28 法治周末  牟尼
  
余世存。资料图

余世存。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牟尼

  不久前,学者余世存的《先知中国》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本书是先秦时代的专题史、人物纪传史,作者选取了先秦29位人物的预言为中心展开,并对预言本身予以分析,说明一人、一国都有命运轨迹,今人耳熟能详的重大中国史实多被先知们预言过了。

  此前,余世存曾出版《非常道》等民国史著作,就近现代史上的先知问题,《法治周末》和他展开了对话。

  先知是世道风浪中的定海神针,是安慰和救赎

  法治周末:你当初是出于什么想法,想到写这样一本视角独特的历史读物?

  余世存:先知这个话题确实在中国很独特,是一个空白,没有人去梳理。

  我在一二十年前,曾跟李慎之、何家栋等老一辈知识人有过交往,我从他们对社会的看法和态度里体会到先知的存在。比如,李慎之曾要我多想想中国社会转型成功之后的问题,那时的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才,等等。我觉得他们考虑问题的方式跟我的思考方式不一样,我在他们面前很汗颜。

  后来读史,知道历史上有这样的先知存在,因此就想写一写。当然,先知本来有神奇、有趣的一面,我的写作也希望让读者感觉到好玩、有趣,出于这些理由,我写了先知方面的著作。

  法治周末:先知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概念,你写这本书时有没有遇到难以写出来的?

  余世存:写先知一书,难题还是在于如何理解先知们神奇的一面。很多人包括孔子对此是不谈论的,还有一类人则直言不讳地否认先知,认为先知们的预言是后来的写作者编造的。

  我从中外先知的故事里知道有些预言并非编造,从理性的角度也能寻绎解读,但很多预言是解读不出来的。

  法治周末:你是怎么定义“先知”这个概念的?

  余世存:“先知”就是指有预见性,有先见之明。用现在的话说,先知是预测大师。当然,在我的心目中,先知更有贤良的意思,先知是世道风浪中的定海神针,是人性、人生、社会的安慰和救赎,是生存的榜样。

  就是说,先知是一种极有意义的人生成就。一个人拥有的权力、资本、知识不是最有意义的,最有意义的乃是拥有了先知那样的智慧和德性。

  先知不仅要旁观历史,还要介入历史

  法治周末:相比较你之前的作品,你希望通过这本书传达给当代的读者哪些信息?

  余世存:我这本书想跟读者分享的内容较多,最重要的,一是希望读者明白中国有自己的先知传统。

  二是,要读者明白,相比春秋战国来说,我们今天个人和社会拥有的财富、知识和能力,比起春秋战国时代的先知们要多得多。但先知们在那样的乱世基本活出了自己,我们今天更不应妄自菲薄,我们应该也可以活出自己。

  三是,尽管现代社会有了非常多的“文明财富”可以享用,但现代社会的异化和危难仍然存在,现代社会的变化甚至更为剧烈,“变现极快”,我希望读者能够认清自己所处的位置,能够善处。

  现代人被当下的存在感绑定了,很少有人从长远的角度——如五年十年甚至人生百年,来规划自己的人生。我们不是教导人们要立足百年来规划,而是希望人们在三五年内的生活中也有时间想一想长远,想一想自己生存的品质,想一想自己当下的努力是否是人生有效的积累。我觉得先知这个主题也是很好的参照系,让我们看见自己的生存状态。

  法治周末:在历史和现实中,相对于真先知,还有假先知,辨别假先知你有什么建议?

  余世存:从先知忠言逆耳的角度来说,人们都不是很喜欢先知的。现实中也如此,我们看朋友圈里大家转发的文字,批评时政、世道、人心的文字极少,批评具体人的更少,人们转发的多是心灵鸡汤,多是美文、甜文。

  辨别真假先知有一个非常简易的角度,那就是我一再强调的忠言。假先知会捡好听的说,会说一些大而无当的空话。

  法治周末:在写作《先知中国》的过程中,先秦的先知们给了你哪些启示?

  余世存:先知给我的启示很多,首先我从先知那里读到了一种人生的大格局,那种人生之大是与天与地构成三才关系,个人活在天地之间;今天的很多人在天地面前是不具备构成三才关系的能力和意志的。

  其次,先知的思维方式让我明白当代人的理性思维、唯物思维是不够的,他们对世界的观察有目击道存的能力。在我看来,先知给人的启示不比孔子、老子给人的启示少。

  法治周末:在《先知中国》这本书里,你说读史了解到各种先知,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学历史的人(旁观历史者),也可以称作为一种先知?

  余世存:旁观者不是先知,旁观只是先知的前提条件,先知不仅要旁观历史,还要介入历史。比如,像奥威尔在缅甸做过警察,他后来辞职成了终生穷困的作家,但他写的作品向世人证实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先知。

  法治周末:你在《先知中国》一书中认为先知的思考即时代的呼声,千百年过去,先知影响犹在。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人与时代的相处,古今道理是相通的?

  余世存:是的。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在我的理解里,先知是人类社会的赤子,是纯粹的艺术家,我们都知道,对一个景象的观察,赤子、艺术家看到的信息远远多于我们常人。

  法治周末:你的书里写到的29位先知,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位?

  余世存:叔孙豹。他有点儿像中国的俄狄浦斯,俄狄浦斯经历了杀父娶母的人生悲剧,先知叔孙豹则是被自己的儿子害死,这也是一种逆伦悲剧。

  在先知们成长的过程中,德性是极为重要的

  法治周末:.《先知中国》中提到大人物立身行事,皆博物达理。在梳理这些先知人物的时候,你是否关注过这些人的成长历程?

  余世存:因为材料的缺乏,大部分先知的成长历程于我们是一空白,但有些先知,如范文子的成长则让我们知道,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德性是极为重要的。当代社会都强调人的解放、独立、自我,强调个性自由,对人的修身人的德性关注不够。我觉得先知们示范的立身处世之道是可以给今天的人以启示的。

  法治周末:你觉得当代社会还存在先知一样的人物吗?

  余世存:当代中国可以说有先知,但在我们世人眼里又不存在。比如,顾准活着的时候,在世人眼里他是不存在的。

  这种有先知却相当于没有的现象,是因为他们的声音被忽视或遮蔽了。在某种意义上,先知的话多属于忠言逆耳,所以我们不愿意听他们的话。

  法治周末:周有光可以算作先知。他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都作出了正确选择。他之前学的是经济学,在美国还去听凯恩斯经济学的课。后来他不搞经济,改行到北京搞语言文字了。他活了一百多岁,直到退休以后,他提出,“要从世界看中国,不要从中国看世界”。他的每一次选择,都非常明智和聪明。

  余世存:要这么说的话,我们可以数数,还是有很多人是先知,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也是个先知。1940年代,他是个大银行家,现在天津有一个耀华中学还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解放后,他就主动申请去编金融银行业的资料,所以后来周恩来安排他去国务院做参事,一生有惊无险地度过。

  法治周末:如果说奥威尔是先知,那也是他碰壁之后才觉醒的,比起哈耶克还是差得太远了。因为哈耶克只是凭着有限的资料和信息,就写出了《通往奴役之路》,里面作的很多分析和预测都非常精准。以你这本书提到的中国先秦先知的标准,哈耶克是一个真正的先知。

  余世存:但是在缅甸人眼里,奥威尔还是先知,缅甸人对奥威尔非常尊敬。有人认为,奥威尔的《缅甸岁月》《动物农庄》《一九八四》预言了缅甸的发展轨迹,认为他很了不起。当然,他们的影响层面是不一样的,奥威尔影响了大众,哈耶克影响了一批精英。

  从先知这个话题来看,现在中国人的人生格局太小了

  法治周末:近年来,年轻的历史学者刘仲敬影响力很大。他做历史研究也曾作过预言和判断。从先知这个角度,你怎么看待刘仲敬的预言和选择?

  余世存:我觉得刘仲敬很了不起,他非常的勤奋,看了很多书。他虽然是一个“70后”的学者,但是我觉得他比“50后”“60后”学者的洞察力都强。而且他很多的担心应该是有道理的,只不过我觉得他过于悲观了。这可能和他自己的生活经历有关系。

  在他的很多叙事里面,他不把东方男人当男人,他认为东方男人都是娃娃、都是孩子,他对中国汉族男人是看不上的,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汉族男人。他的专业是世界史,可能有很好的大局观。但是,他在涉及中国史的时候有犯错误,他评价萧红不是一般的刻薄。我觉得他在这方面就是走极端了。

  法治周末:你是怎么看待他对汉族男性的态度的?

  余世存:我还是蛮同意刘仲敬那个说法。他为什么瞧不起东方男人?他觉得文明衰败期的时候,男人就像个小男人,或者像林语堂说的中国男人不像男人,都像女人。他说文明上升期的男人不是这样的,他们都是对自己负责,同时对自己的亲人和家人负责,对自己的人格有期许。像春秋时期那些贵族和士大夫,他有那种情怀,我觉得这是两类人。

  法治周末:为什么现在人们对先秦的历史人物不太熟悉?

  余世存:因为从秦汉的后半段开始,就是一个衰败期、下降阶段。所以我们只熟悉跟我们一样的人,对那些不一样的人,我们把他们看作异端,不愿意去了解。

  你看《先知中国》这些先知的名字,跟我们现在汉人的姓名称呼都不太一样,很多奇奇怪怪,但是我们不愿意了解,整个心态就是封闭的。

  文明衰败期的男人,他的心态是回收的,偏于怯懦、封闭和保守的,更加的会走向本能化,不是走向自由化。他的生活不能自洽,特别在德性上不能自洽,这样就导致他成了命运的一个棋子。 像我们现在能看到一些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毕业生未来十年的格局一样,如果他没有这种人性的开放性,他的人生格局确实就固定了。清华大学毕业的,可能在企业或者在政府机构,做一个勤勤恳恳的职员或者公务员,他可能就失去了创造力。

  如果从先知这个话题来看的话,现在中国人的眼光过于狭窄,人生的格局太小了,就是自己二三十年物质生活的追逐和满足而已,不像过去的人,他的眼光是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故土,自己的国家在30年、50年、百年的这种大的起伏。我觉得在这方面现在和过去的差异太大了。

  所以,顾颉刚跟他的一个学生在聊先秦这段历史的时候,他说那种心理,现代人不太容易理解。我记得梁启超还写过武士道。他说,秦汉之后中国缺武士道精神,先秦有——他从《春秋》《左传》里面梳理了很多武士道人物。

  法治周末:在《家世》《时间之书》等作品中,你在把历史展现在读者面前时,感觉你欲言又止,这是你现在的写作风格?还是有意为之?

  余世存:我觉得这是我写作风格的一个调整。十年二十年前的写作不是这样的,那时的写作恨不得把所有的话说尽,那时的写作是青春的、有激情的,希望把话说透说完。现在的写作,则是点到即止。我觉得这两种写作都有意义。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余世存:先知是人类社会的赤子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