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医闹”都入了刑法为何还不消停

2017-03-29 05:19:52 法治周末  禄永峰

  禄永峰

  据媒体报道,近几日连续发生多起暴力伤医事件。先是3月21日山东省文登整骨医院一名手术患者,麻醉后因“感觉左上肢没有了”,跑回病床将正在给患者固定骨折的医生刺伤;接着又是3月22日在网上热传的湖南衡东县医院通报一起医闹事件:死者家属扬言带300人到医院讨说法,引发广泛关注。

  从近年来的新闻报道中可以得知,不少地方频频发生的医闹事件似乎一直没有消停下来,已经成为医疗行业挥之不去的噩梦,这对医患双方都是一种伤害和痛苦。这并非危言耸听,试想一下,当医务人员面临医闹没有应有的职业尊严,每天都疲于应付各种难以预见的风险时,怎么可能有时间和耐心去妙手仁心、救死扶伤呢?

  毋容置疑,医疗是一个高技术、高风险的行业,医院救治一旦达不到预期效果,而由此引发的医闹事件,有些事出有因,有些纯属无理取闹。面对每一次医疗纠纷,目前处理的方式主要有医疗事故鉴定、法律诉讼和行政调解三种,但并不被医闹接受。

  首先,医疗鉴定由各级医学会负责,民间称其“老子鉴定儿子”,总会有不公正之嫌;其次,法律诉讼程序复杂,为了拿到一纸判决,经济和时间成本过高;再次,行政调解大多由卫生行政部门组织,而非中立的第三方机构,患者对其缺乏信任感。

  正是由于现行医疗事故解决机制缺乏足够的公平性和公信力,加之患者在医疗事故认定和解决机制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不信任现行医疗事故解决体系,只能选择医闹表达诉求,这便是医闹之所以频发的根本原因所在。偏离正当维权路径的种种“医闹”,便不择手段以严重妨碍医疗秩序、扩大事态的形式给医院施加压力并从中牟利,正所谓小“闹”小赔、大“闹”大赔,出现各种闹剧,甚至悲剧。

  据分析,面对“医闹”,一些医院为了息事宁人,往往借钱消“闹”;而“医闹”方,总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破窗”心态触碰法律红线,结果害人害己。可见,“医闹”对于医患双方,都是负影响,有害而无利。

  有鉴于医闹的严重态势,《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将“医闹”入刑,首要分子最高可判7年。但目前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医闹入刑”定刑少,执行很难。原因是医闹入刑缺乏细则规定,比如,2015年刑法修正案第九章“关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且致使医疗活动无法进行的,将受到刑法的处罚”,什么是影响医疗秩序,在相关法律条文中并不明确,使执法部门执行乏力。

  按照经验不难推断,影响到医疗秩序的行为,在各类医闹中司空见惯,比如,殴打医务人员,辱骂、威胁、恐吓医务人员;抢病历、冲进手术室;不在停尸区域停放尸体、拉横幅、摆花圈;雇佣人员来医院进行围堵;限制医务人员人身自由等。对此,公安部门大多都以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拘留,这种打击力度自然远远不够。可问题恰恰是,某些医闹情景所出现的情绪冲动,恐怕再严的法律也难以起到应有的震慑作用。

  因此退一步而言,如果说医闹入刑是重在事后严惩的话,那么在加强事前预防,把医闹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有没有现成的路子可走?或者换句话说,基于目前的现状,有没有一种相对公平的方式,既能保证患者利益,也能维护医院权利?近年来,为了解决医患纠纷,各地第三方医疗纠纷调解机构的成立,已经不是新鲜事。据了解,天津市、福建省漳州等地已在探索第三方解决医疗纠纷方面取得了进展。

  第三方调解是带有司法性质的工作,如果处理问题公正,会很快树立公信力。建立中立、公正的医患纠纷第三方调解机构,成员可以由退休的医学专家、法医、法官、律师、卫生、司法、信访部门的人员,以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组成,独立开展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工作,不隶属于医患任何一方。处理纠纷时,机构是中立的,参与调解的人是可选择的,过程是公开的,让有关人员参与,克服传统化解医疗纠纷“缺乏公信力”和“程序冗长”两大毛病。

  当然,从长远讲,还应探索建立医疗风险共担机制,对医疗事故实行第三方赔付,以实现医疗损害赔偿由医院或医生向保险公司的转移,实现风险的社会化,最大程度减少医患间直接矛盾和患方非理性行为发生,应该一并成为医闹入刑背景下的另一有益思考和探索。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医闹”都入了刑法为何还不消停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