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开始步入民法典时代 分编将更艰难

2017-03-22 07:21:50 法治周末 
  

  

资料图。

资料图。

  中国开始步入民法典时代。虽然中国的民法典至少还有3年的路要走,但民法总则已踏出了决定性的第一步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2017年3月15日,中国法制史上注定意义非凡的一天。

  这一天,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民法总则草案。

  很多人说,民法总则通过的意义,无论怎么评价都不为过。

  这或许不仅仅是因为它有许多突破性的规定,也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数十年来几代人的心愿和努力,又或者以它为开端的民法典有引领世界立法的“雄心壮志”。

  而是,因为它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中国开始步入民法典时代。

  虽然中国的民法典至少还有3年的路要走,但民法总则已踏出了决定性的第一步。

  迎来新时代

  对于普通人而言,民法总则的最大意义可能还是在于它回应了中国社会过去数十年来的现实变化。

  例如,民法总则确立了绿色原则,这体现了当下极力提倡的生态文明建设精神;民法总则提出了法人的全新分类方法,摒弃了旧有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分类;民法总则完善了监护制度,呼应了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需要;民法总则强调个人信息、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适应了信息和网络时代的需求……

  民法总则还试图解决近年来常常引起热议的行为带来的法律困扰,比如,保护好人好事,民法总则增加了侵权行为免责条款,鼓励公民间的救助……

  “现实生活的变迁是改革的出发点。”参与民法典起草工作的主要学者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孙宪忠此前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民法总则展现了我国社会很多重大的变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孙宪忠,曾连续4年在两会上提交编纂民法典的议案。

  “实现了我们60多年来的梦想,为民法奋斗了一生,老了总算看到民法总则的出台。”87岁高龄的中国著名法学家江平3月17日在北京召开的民法总则通过研讨会上说,虽然仍有一些遗憾,但他给予这部法律以高度评价。

  三十多位民商法学者和立法司法实务界人士参加了这次研讨会,他们中不少人都称民法总则的通过,其意义“无论怎么评价都不为过”,包括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会长王利明。

  在研讨会当天的开幕致辞中,王利明说,民法总则确立了民法典的基本制度、框架,有效地协调了和商法的关系,消除了原先存在的民法通则和有关的单行法之间的冲突、矛盾,规范了社会生活的基本规则。

  外界更喜欢用一个崭新的时代来评价这部现实贴近性和学术专业性并存的法律出台的意义,新华社引述的一句评价是“标志着中国法制建设的重要转折,中国开始步入‘民法典时代’”;《中国日报》引述的一段评论中则说“民法总则的通过是中国走向国际强国进程中的分水岭,没有世界一流的法律体系,中国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国”。

  分编将更艰难

  在3月17日的研讨会上,学者们在高度赞颂民法总则的同时,也提到了其中存在的一些遗憾,不少学者提出应在民法典分编的编纂过程中进一步完善。

  王利明在高度评价民法总则的出台之后,也提到了存在的遗憾,其中一些内容与分则条款有冲突:“今后是删改总则还是删改分则,需要作进一步的技术处理。”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申卫星教授在发言时也专门提到了民法总则与现行民事特别法的整合问题,他认为,只有通过法律的解释和填补,才能使民法总则的精神得到贯彻落实:“其中特别值得关注的一个是法人制度和公司法的协调,另一个是法律行为制度和合同法的协调。”

  “不跑调,敬畏总则,合理解释并且提出科学的修改意见。”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陈小君在研讨会上说。

  孙宪忠此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民法总则作为民法典的纲领,一旦确定,整个民法典的体例也已基本确定。事实上,在民法总则的起草过程中,立法者也在考虑整个民法典的谋篇布局,整个编纂工作要完成两大使命,即弥补现行民事立法之间的漏洞和弥合各民事单行法之间的冲突。

  按照目前公布的立法计划,在民法总则通过之后,民法典各分编拟于2018年整体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争取于2020年将民法典各分编一并提请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荣顺透露,民法分编的起草和编纂已于2016年年底时全面启动,目前暂定为五编(物权编、合同编、侵权责任编、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明年一次性提交审议,第一次审议之后,将各分编分拆开,分阶段审议,交错进行。

  不过,张荣顺也承认,分则至少五编,“大家意见多变成六编也说不定”,他提到民法总则的起草过程中最艰难的事情莫过于在纷纭的意见中取得共识。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副主任石宏在3月17日的研讨会上表示,接下来分编的立法工作将更为艰难,因为每一编都有单行法,已经过多年实践,学界实务界的观点会更多,立法者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有效的权衡和取舍,会更艰难。

  民法典的艰难历程

  自1949年以来,中国曾先后于1954年、1962年、1979年和2001年4次启动民法(典)的起草编纂工作。

  据介绍,前两次由于当时党和国家工作重心和指导方针方面的原因而停止;1979年第三次起草时认为制定一部完备的民法典条件还不成熟,因此确定了先制定民事单行法的方针。现行的继承法、民法通则、担保法、合同法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制定的。2001年,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起草了民法草案,并于2002年进行了初次审议,由于各方面认识不尽一致,确定继续采取分别制定单行法的办法。十届全国人大以来,先后制定了物权法、侵权责任法、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等。

  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编纂民法典的目标,拉开第五次民法典起草的大幕,随后民法典的起草工作进展迅速。

  2016年6月、10月、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三次审议民法总则草案,并且先后三次于会后将草案审议稿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征求社会公众意见,收到15503人次提出的70227条意见。两次将草案印送全国人大代表征求意见,还将草案印发中央有关部门、地方人大、法学教学科研机构征求意见。

  张荣顺两次在公开场合引用法国政治家罗贝尔·巴丹的话来说明这样的成就:任何编纂法典的举措,想要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即有利的时机、有才华的法学家和有政治意愿。“政治意愿摆在最后,实际上是最重要的。”

  石宏介绍,中央对民法典的编纂很重视,在民法总则草案第一次审议前,中央政治局专门开了一次常委会讨论草案,“(这样的规格)是比较少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亲自召开4次座谈会听取意见建议。

  石宏提到了此次民法典起草过程的艰难:社会期望值高,压力很大;民法理论性太强;政治性强,将党的中央文件精神贯彻其中,分寸的拿捏。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中国开始步入民法典时代 分编将更艰难》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