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一带一路”将在后欧美时代做出怎样的贡献

2017-03-09 09:57:14 中国民商 

  文/海尔

  向后欧美时代转变

  2017年1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演讲,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一句开篇,这是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描写工业革命后世界景象的句子。而在2017年初的今天,这句话完全反映出了我们当前正在从单极世界走向多极世界的社会矛盾。

  21世纪初,我们发现美国与欧洲之间的本质关系发生了巨大改变。尤其是在经历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向多极化转型。然而,美国正在重新部署在地缘政治关系上的战略重点。特朗普的当选正好加速了这种战略。

  纵观冷战时期,美国与欧洲事实上构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极点——西方。共同的价值观驱使形成了联合的政治共同体。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与美国之间的亲密关系更进一步。战争不断,大量欧洲人出逃,欧洲势力随之减弱。别无选择,欧洲需要美国帮助疏远苏联,而美国需要欧洲牵制苏联。冷战结束之后,直到美国遭遇“9•11事件”,美国一直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在2008年的一次采访中曾表示:“我们是自罗马帝国以来比任何国家都更加强大的超级帝国,可是我们仍然没有习惯以世界共同体之名发挥影响力。”

  “9•11事件”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在自己的领土上受到袭击。正如斯考克罗夫特所说:“战争通常不会发生在美国,我们经常是在国外的领土发动战争。”美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受恐袭,美国人民实时看到了那触目惊心的袭击现场。在唯一霸权的优越感受到挑战的重压之下,美国决定立刻采取行动,无需与国际社会进行任何沟通,他们认为自己拥有足够的能力去解决这一切。

  另一位美国国家安全局顾问布热津斯基这样认为“9•11事件”对于美国的影响:美国在“9•11事件”之后的反应,使美国在大范围内被牵连其中,特别是在动荡不安的地区(中东),充满种族、宗教、地域以及社会等各种冲突。这些决定让美国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额经费。在意识形态方面,由于我们行动的合理性和可信度受到了严重损坏,可以说“9•11事件”是美国一个重大的战略自我伤害。

  而这史无前例的局面,是2003年美国和英国部队进军伊朗所埋下的祸根。当时两国打算推翻萨达姆政权。这最终导致了欧美关系的疏离。美国当时由总统乔治•布什领导,在未获得联合国安理会许可的情况下,展现“新罗马帝国”姿态,干预伊朗局势。本质上来说,美国与其传统盟友疏离的首要原因,就是美国独霸全球的思想。

  美国与欧洲渐行渐远,以及“9•11事件”之后美国对传统盟友——欧洲外交政策的转变来自于以下三个主要原因。

  首先,美国一直以强权姿态面对世界。其他国家很容易屈服于他。然而,在欧洲以及许多国家这种想法并不被认可。美国的行为傲慢而强势,欧洲对此的反应就是脱离同盟关系。

  第二,布什总统指出国际组织价值甚微。他认为,美国如此强大的一个国家不需要国际组织(比如联合国)。国际组织限制了美国的权利,以及在军事演习上的空间,国际组织只是弱势国家的工具而已。

  当美国开始远离国际组织,欧洲和世界也在寻找新的“保护伞”。

  第三,美国军事优势和过高估计的自主权,也使得国际合作步入僵局。2008年,布热津斯基曾在采访中对戴维•伊格内修表示:“我们忽视欧洲人的意见,实际上是表示‘如果你不与我们合作,你就在反对我们’。这是多么荒谬的说法。”

  从2003年起,欧洲开始减弱美国与欧洲之间的力量不对等,明显地对美国独裁表示不满,在和平与战争等基础问题上表达反对意见。现在,美国与欧洲的安全问题已经不再密不可分,北约(NATO)组织的头衔即使继续存在,也已然名存实亡。

  不过,伊拉克战争依然引起了欧盟内部的不和。英国继续牢牢扮演着美国与欧洲之间的中间人角色,并全力支持美国。法国德国反对战争,一些欧洲小国由于各自的利益,支持美国攻打伊拉克。

  自此,美国开始对未来与欧洲的关系持怀疑态度。欧洲享受着繁荣与和平,同时严厉地反对美国人的决定,美国不想再做欧洲的保护者。同时,来自中东和东亚的严重威胁也迫使美国在这些区域投入大量的人力与物力。从那时开始,欧洲人准备做出自己的选择,亦或由自己决定未来。

  2008年金融危机蔓延全球。可是对于大多数欧洲国家而言,至今还没有办法解决危机之后带来的恶果。这其中既有内因也有外因。至于内部因素,欧盟由于缺乏凝聚力政策、结构性障碍导致无法承受有组织的金融危机,进而催生了极端保守主义党派,所有因素形成了欧盟内部的离心力量,最终造成了英国脱欧(BREXIT)。

  欧洲各国准备经济联合,集中贸易职责,但又不愿统一防卫体系,担心侵害自身主权。还有难民潮、恐怖主义都是影响欧洲经济驱动的外部因素,尤其是美国对欧洲外交和经济政策的转变。依上文所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直接依附于美国,所以从2003年开始,美国外交政策的转变也直接影响了欧洲大陆。

  特朗普当选之后,美国政策出现重大调整,旨在停止美国近年来的衰落之势,并要“打破”由中国和其他国家势力所形成的全球平衡局面。

  目前看来,特朗普政府似乎施行了孤立主义的外交政策,经济上的贸易保护主义。欧洲需要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直面这些政策的后果。在政治方面,欧洲必须承担保卫自身安全的所有费用和责任,而在二战之后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由美国承担的。此外在经济和贸易方面,欧洲还要面临美国无优惠条件的贸易政策。

  美国政策的转变,以及世界秩序的多极化使欧洲地区逐渐呈现“地缘政治真空化”。如果未来欧洲能够合理发展,也有可能成为另一个世界权利中心。

  其实,大多数美国人都低估了欧盟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将每个国家视作潜在的对手,而忽略了欧盟是一个集体。可是,欧盟距离像美国一样的中央集权联邦还有很远的距离。不过,欧盟要远远强于独立国家组成的松散联盟。

  追溯历史,欧洲整合是20世纪最重要的大事件之一,各竞争国之间诸世纪的战火,使得欧洲处于地缘政治的大革命中心,最终将各国合并成为一个整体。最终,如果深层欧盟整合完成,美国与欧洲组合的单级西方社会将被终止,欧洲将获得自主地位和地缘政治实体。

  欧洲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是决定21世纪发展方向的重要时刻。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项全球维度的发展计划——“一带一路”。欧洲能否成为中国在后欧美时代、21世纪多极化全球环境中的战略伙伴?“一带一路”能否为欧洲在政治、地缘政治、社会和经济方面做出贡献呢?

  “一带一路”成为欧洲与中国之间的桥梁

  动荡不安的世界局势中,特别在美国总统选举之后,美国调整地缘政治上的优先选择,使得欧盟与中国之间的战略合作将在多个层面上形成互惠互利的局面。

  2015年9月,欧盟中国互联互通平台推出,这是由欧盟委员会推出的一项计划,旨在提高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与欧盟投资计划之间的协同效应,比如跨欧运输网政策。中国成为第一个承诺对欧投资计划投资的非欧洲国家。

  可是,欧洲人还没有真正了解什么是“一带一路”计划。他们对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带有多种复杂情绪,对于中国庞大的战略目的持有长期的怀疑态度,他们觉得在欧亚地区投入如此巨大的财力资源,不可能只是一本商业账。

  某种程度上,欧洲人对中国“一带一路”计划持有偏见是可以理解并符合逻辑的,因为中欧双方还处于不平等的实力状态。但是或许,以不同方式讨论国家实力更加有说服力。

  根据法国哲学教授埃蒂安•巴利巴尔的观点:“实力不应高于行动,它只是行动的结果,行动创造了实力,或至少稳固、加紧、重新分配并扩大了实力。”著名哲学家米歇尔•福柯认为:“行动是超越了其他力量的一种实力体现。”换言之,行动是在自我指引下利用其他势力的力量。巴利巴尔这样总结道:“这种实力不就是借他人之力吗?”这里的“其他”指的就是中国,而“一带一路”就是一系列伴随中国的行动。从另一方面讲,欧洲应根据自身需要和原则,借助中国之力量。

  现在欧洲人的关注点应该放在,中国在地缘政治和历史上有哪些特点。英国战争史作家杰弗里•帕克认为:“国家的行为可以分为两大类:冲突与合作。”这样的区分定义了地缘政治世界作为一个整体的全部本质。国家要么是解决领土上的矛盾(冲突),要么就联合起来共同解决(合作)。冲突模式是国家解决问题的程度所决定,一般表现为领土扩张或是巩固领土势力范围。而合作模式是基于免于冲突解决问题的意愿。然而,冲突最终是由胜者与败者之间的零和博弈所决定。合作行为的最终结果是在双方互惠互利的情况下达成一致共识。

  综上所述,历史上的中国是一个合作型的国家,这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欧洲方面的关注。目前,欧洲媒体的报道依然局限于中国在欧盟地区的企业并购案件,而忽略了“一带一路”计划背后更深远的社会政治和地缘政治影响,忽略了双方价值和利益,以及中欧之间会以哪种模式形成长期合作关系。

  拥有丰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背景,欧洲必须在改变世界秩序和全球事务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可是,欧洲需要从原有的“无形中间人”角色中脱离出来。正如巴利巴尔所说的那样:“在动态的地缘政治环境下,欧洲在世界事务中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和职责”。“一带一路”计划,以及中欧之间长期大量的战略合作建立将不同程度地互惠互利。欧盟有空间也必须转变为地缘政治上的“出牌者”。当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地缘政治关系发生变化以后,中国很可能调整自己的地缘政治优选顺序。

  欧盟正努力成为主要的地缘政治中心,成为各成员国之间的联合剂,不过这一切是由各自国家利益所决定。从这一角度看,欧盟各成员国从财政和政治角度都希望获得更多的利益,而欧盟以新角色展现于世界,也有助于减少自金融危机、难民潮和恐怖主义发生以来的离心力。

  事实上,欧盟在各成员国和体系中的决策过程会使中方决策复杂化,可是“一带一路”计划对于中欧双方建立双方互信互利的新基础仍然是一个绝佳的平台。

  “一带一路”框架内的中欧合作,以及欧洲投资计划,将极大地带动中国投资基金流入欧盟地区。“一带一路”计划能够支撑欧洲经济的发展,并且帮助欧盟获得政治自主和国家安全。通过这项计划,欧盟有能力成为中国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一带一路”是由中国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及联合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愿景之下应运而生。而《欧盟外交及安全政策全球战略》也充分地体现了欧盟的原则和价值观,二者在合作方面拥有许多共同之处。

  欧盟内有两大主要势力——德国与法国,他们都拥有强大的历史、经济实力以及政治经验。两大国家应该赋予欧洲全新的推动力和方向,以保护“欧洲计划”的独特性。欧洲需利用一切机会摆脱近年来自身产生的问题,与中国的战略合作将在双赢互利的基础上顺利进行。

  PelaglaKarpathiotakl(海尔)希腊中国经济和文化研究所所长、对外经贸大学在读博士后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一带一路”将在后欧美时代做出怎样的贡献》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