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特朗普经济学”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几何?

2017-02-15 10:48:24 银行家  刘明彦

  编者按:刘明彦先生这篇约稿来得及时,在文内他说得也痛快、透彻,值得所有关心中国经济、中国金融近期远期前景的人们好好地读一读。

  现在看来,美国此时出现一位“滑稽总统”不是偶然的事件,虽然此事件普遍被人们称为“黑天鹅”。人们可以稍微回忆一下,近几年,世界各国陆续出现强人领袖、强势政府;本来十年九相的日本上来一个安倍晋三,至今已稳定了政局的阵脚;俄罗斯普京梅德韦杰夫的“二人转”,总统总理轮流当;小国中菲律宾的老杜最显眼,对内对外大刀阔斧,赢得国内一片喝彩声。

  窃以为,这些现象无不是受中国“大政府哲学”的影响而出现的一股世界性的浪潮。中国人在对内对外两手都硬的治国方略让中国这十几年一年一个样,说明在信息化、多样化、全球各国迅速互通互融的大背景下,必然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从中掌控,不如此,令人猝不及防的经济政治变化和推演,会令自己国家和国民受到各种各样的损失。欧洲之所以发生动荡,表面上看是难民问题,实际上是“欧洲政府”太过虚胖引起的。在这个大的世界格局下,再看特朗普的“横空出世”就不那么出人意料了。今后几年美国经济确实会出现N多变数,但最明显之处就是现实主义崛起,不把力量下在所谓“合作共赢、广交盟友”上,一定会把自己的国民和企业得到现实利益作为第一考虑。读者不妨在阅读此篇文章时思忖一下编者上面的提醒,看看是不是能增加一点阅读的乐趣。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全球影响最大的事件莫过于亿万富翁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这位未有任何从政经验的房地产土豪以绝对领先的票数击败了之前被美国主流媒体看好、民调显示领先优势明显的美国资深政客、前国务卿希拉里,使美国乃至世界民众错愕不已,甚至11月8日当天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剧烈震荡。但之后美国股市奇迹般地演绎出了一波特朗普行情,道指与纳指均出近10%的涨幅,美国投资者和民众对特朗普执政前景相当乐观,尽管媒体不乏对这位行事高调、口无遮拦、独断专行、“推特”治国的候任总统的批评。但时间不等人,1月20日特朗普已正式就任美国新一任总统,与由富豪组成的内阁成员共同推行“使美国再次强大”的以减税为核心的新政,这些改革计划被称之为“特朗普经济学”。“特朗普经济学”对美国和世界经济影响如何,本文试图予以分析。

  特朗普经济学核心内容

  “特朗普经济学”是20世纪里根经济学的翻版,可以说是供给学派的复兴,核心内容是减税、贸易保护主义、放松金融监管、财政扩张及收缩移民政策等。

  大力减税刺激经济

  在民粹主义盛行的时代,减税无疑是一柄获取选票的利器,特朗普的减税主张得到部分选民支持也不足为奇。特朗普在竞选中宣称,他当选将把现行的个人所得税累进档从7个简化为3个,分别是12%、2 5 % 和3 3 % , 将企业所得税由3 5 %降为15%,废除遗产税,认为遗产税是不公平的重复征税。

  特朗普主张以减税和减少政府监管来刺激经济,希望以经济快速增长能够实现低税率下的财政收支平衡,其经济学理论基础就是20世纪的“拉弗曲线”。

  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放松监管

  任何企业家对政府监管都会表示厌烦,特朗普更不例外。另外,放松监管也符合共和党坚持小政府的一惯主张。

  《多德·弗兰克法案》是奥巴马任期的重要成果,被认为是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三大核心内容:一是扩大监管机构权力,破解金融机构“大而不倒”的困局,允许分拆陷入困境的太大不能倒下的金融机构,禁止使用纳税人资金救市;二是设立新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赋予其超越监管机构的权力,全面保护消费 者合法权益;三是限制大金融机构的投机性交易,尤其是加强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以防范金融风险。

  特朗普曾表示:“《多德·弗兰克法案》过度监管耗费了我们每年2万亿美元的经济,减少了每个家庭15000美元的财富。”即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的主要原因是该法案束缚了金融机构的手脚,增加了融资成本,遏制了投资与消费。

  实施美版的四万亿基础设施投资

  传统上共和党一贯主张减税和削减政府规模,对昂贵的基础设施投入一直持谨慎保守态度。美国的基础设施之所以老旧不堪,原因就是四十多年来,民主党每次提出重大基础设施提案,都遭到共和党的强烈抵制而胎死腹中。

  但特朗普毕竟不是普通的共和党候选人,他的当选更像是自己的胜利而不是党派的胜利。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出,新政府未来十年内将实施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投资对象从道路、桥梁、隧道、机场等交通设施,到校舍、医院、给排水甚至高速互联网,他要让美国的基础设施再次成为全球第一。而且特朗普刺激政策要依靠的是美国的钢、美国的煤、美国的页岩气能源和数百万的美国工人,以彻底贯彻他的“美国优先”原则。对于资金来源,特朗普强调不靠政府资金,运用税收优惠引导私人资本进行基础设施投资。

  征收边境税等逆全球化政策增加就业

  尽管特朗普还是候任总统,但其影响力已经开始显现。由于他曾是一名特立独行的地产商和脱口秀主持人,一惯独断专行、快人快语,虽然他并没有成熟的引导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政策,但通过“推特”这一非官方的媒体向世界汽车业巨头通用、福特丰田进行恐吓,要求这些车企增加对美国的投资,取消对墨西哥等国的海外投资项目,否则将对其产品征收35%的边境税。尽管美国是一个实行宪政的民主国家,但特朗普的恐吓仍产生了一定效果,这些制造业巨头纷纷表示将增加在美国投资,比如丰田计划未来五年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福特取消16亿美元的墨西哥投资计划,转而投向密歇根工厂。

  另外,特朗普还声称要退出“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TPP),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进行重新谈判,甚至扬言要退出WTO,借此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迫使更多的企业 回流美国,增加美国就业。

  此外,特朗普的经济主张还包括废除奥巴马政府引以为豪的全民医保法案、打击非法移民等。

  “特朗普经济学”对世界经济影响

  就像情人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在婚后并不能完全当真一样,为了获取选票,总统候选人总是作出一些取悦选民、但上台后并不能完全兑现的承诺。由于美国总统的权力受到国会的制衡,特朗普改革主张多大程度上能够实施,还有待观察。即便如此,“特朗普经济学”的推行将对美国、世界经济产生以下影响:

  如果特朗普成功减税,将明显增加企业和个人的收入,加快国际资本向美国回流并增加消费支出

  特朗普提出的针对企业的减税政策包括两方面:一是将最高联邦企业税率由现行的35%降至15%;二是对企业汇回国内利润征收10%的一次性优惠税率。资料显示,就企业所得税率而言,美国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其中法国33%、日本24%、英国20%、德国16%、爱尔兰12%(避税天堂),如果将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15%,将极大提升注册在美国的企业的竞争力,可以大大减少因避税而将总部迁往爱尔兰等国的企业反转。据美国智库T PC测算,如果特朗普成功将企业所得税降到15%,2017年美国企业的盈利预期将增加1080亿美元(企业利润并没有大幅增加,部分原因其实际税率远低于名义税率),2018年将增加2150亿美元,利润增幅约为1.7%和3.3%,四年预计为仅减税为企业增加利润近1万亿美元,与此同时,由于把个税分红税率由20%降至1 5 %,也对美国企业的投资价值有所提升。

  由于美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主要来自消费,对个人收入减税对经济的影响更为显著。美国智库TPC按照特朗普的减税计划测算,2017年个人所得税将减少4532亿美元,2018年将达到6215亿美元,约占到美国居民可支配收入的5%,也就是说,如果特朗普的个人减税计划得以实施,美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可能增加5%,这对于依赖消费驱动经济增长的美国影响不可小觎。

  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将使银行业盈利能力增强

  自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实施以来,并未显现出明显的益处,由于实施严格的监管给银行业带来了沉重的合规成本。据美国行动论坛统计,法案实施以来已经给银行业造成了310亿美元的直接成本,由于只有大型银行能够通过规模有效平摊法案带来的额外成本,不堪重负的小银行消失的速度居然上升到金融危机期间的两倍,银行业内的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由于金融机构集中度上升,一般民众和中小企业,特别是位于非大型城市的民众和小企业越来越难以获得金融服务,即使获得也需要付出更高的金融服务成本。

  由于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使大型银行恢复自营交易,而且可以投资于风险较高的衍生品和对冲基金,这将明显提升银行的盈利能力,据估计,像高盛、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等投资银行业务占比较高的金融机构,投资银行业务收入至少增长10%以上,再考虑到监管成本的减少,2017年银行业利润增速将超过10%。受此影响,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国大型银行股价平均涨幅超过30%。

  但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放松银行监管,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使银行业像金融危机前一样承担过高的市场风险,尤其是过度投资于高风险的衍生品产品,使银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上升。

  逆全球化使世界贸易面临不确定性

  尽管特朗普通过对福特、通用、丰田等公司征收高关税的威胁方式阻止了部分投资与就业岗位的外流,但是这种非制度性的逆全球化举措损害了企业的自主决策权力,也损害了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国际形象,甚至有人将特朗普称为“霸凌”。由于特朗普长期从事不可贸易的房地产经营,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价值没有充分的认识,以为简单粗暴地运用提高关 税、征收边境税等行政手段,就可以减少国际贸易逆差,使就业、消费和投资轻易地回流美国。

  特朗普在逆全球化方面的主张包括废除TPP,重新商谈NAFTA,甚至退出WTO,由于美国的对外政策并不能由特朗普独断专行,因而部分主张具有恐吓的成份,甚至只是谈判的筹码。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来自中国、德国、日本和墨西哥,逆差额分别为3657亿元、742亿元、686亿元和584亿元,因而特朗普最近对这些国家发出贸易战的恐吓,声称要对中国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并直接要求宝马将对墨西哥的投资转向美国,否则征收高关税。但中国、墨西哥的贸易顺差可能是一种表象,这两个国家只是廉价劳动力和土地的提供者,真正销售到美国的商品很大一部分都由美国、欧盟和日本企业生产,由于产地在中国和墨西哥而归于这两个国家而已,在价值分配上后者只占到很少的份额。因此,如果特朗普真的掀起贸易战,主要贸易伙伴间都提高关税互相伤害,可能摧毁制造业全球化产业链分工合作的低成本优势,不仅使美国进口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都将放缓,全球经济极可能因此陷入衰退。

  美国财政赤字大幅飙升,全球金融市场进入未知领域

  由于特朗普实施大力减税,每年联邦政府收入减少7000亿美元,与此同时,又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每年基础设施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据此推算,美国政府每年的财政赤字将增加8000亿美元,而当前美国政府债务已达19万亿美元,达到了债务上限,大幅提升债务上升已不可避免。市场预计四年内美国债务将增加4万亿美元,这将对强势美元和美联储加息带来压力,因为加息将使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如果美国政府债务继续恶化,加之正在上升的欧盟解体风险,新兴市场货币贬值余波未定,各种因素叠加,全球金融市场动荡风险可能上升。唯一可能对冲特朗普减税冲击的是废除奥巴马引以为豪的全民医保法案节省的支出(2015年支出高达1.4万亿美元,奥巴马上任以来此项开支高达9.4万亿美元),但废除全民医保法案涉及数千万中低收入者的利益,不可能一帆风顺。

  总之,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一黑天鹅事件出现不仅使美国政治、经济面临不确定性,而且使全球经济的波动风险上升。但强势激进的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表明美国民众对本国经济复苏缓慢、全民医保导致的中产税负加重、世界恐怖主义威胁加剧的不满,希望有一位强权人物上台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全球化加剧的今天,选择一位用逆全球化的手段、把益置于价值观之上、缺乏从政经验的房地产富商进行治国,实际是民粹主义的一种冒险行为。但任何改革都需要承担风险,那些貌似四平八稳、毫发无损的渐进式改革通常效果存疑。另外,美国政治制度已平稳运行两百多年,制衡力量使特朗普的行为在法律的框架之内行使,因此,我们对特朗普经济学的冲击不必过分担忧,世界经济增长不会因此转入衰退与动荡。

  (作者系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研究员,任职于中国民生银行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特朗普经济学”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几何?》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