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王安:看吉林通钢改革悲剧就知道东北为什么振兴不起来

2016-12-02 09:22:59 和讯网  王安

  西出阳关无故人,投资不过山海关。

  一小哥将退役转业,如听从组织安排,就得回原籍辽宁,还不一定能有个啥工作,愁死了。虽然东北一贯是共和国长子,但这些年的窘况有点渗人,今年前三季度,东三省GDP增速排名列全国25位之后,辽宁更以-2.2%的增速垫底。这些年东北的人口是净流出,这小哥在外当兵16年,怎还回得去?

  政府当然不会不管共和国长子,2003年就提出振兴东北的口号,今年新一轮扶持东北的高潮又现。今年头10个月,国家层面已三次出台文件,如年底前敲定东北国企改革方案,北京、江苏、浙江和广东等地与东三省实行对口合作,国开行等金融机构加大对东北重点项目的倾斜,东北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在IPO审批时受优待等。

  谁都知道,政府掏钱只是权宜之计,期待起引领作用,扶持不会持续,既不可能,也不公平,最终还得靠市场。

  高层也试图从国企机制改革做文章,或现代企业制度,或民企介入,期待国企凤凰涅槃,杀出一条血路,但似乎一直没找到好办法。期间,2009年7月的吉林通钢事件,却延缓了东北国企改革的步伐。

  通化钢铁集团建于1950年代,号称“吉林省长子”,近年每况愈下,像一挂气喘吁吁且胃口奇大的老牛车,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在吉林省国资委的主持下,2005年起开始引进民企北京建龙重工集团重组通钢,两进两出。2009年7月23日晚已有小字报煽动第二天聚集,说“建龙培训200名管理层要来接管,上万人要被一刀切下岗”云云。7月24日上午,建龙派出的通钢集团总经理陈国君与职工及分厂负责人沟通,受到围攻,上万人聚集厂区,局面失控。期间,吉林省副省长王祖继坐镇指挥武警公安,但在长达10多小时里竟未能突进厂区,未能救出陈国君。当晚9时,吉林省政府宣布建龙永远退出通钢重组。找到陈国君时,他已被殴死。

  持续数年的建龙重组通钢是在政府的主持下进行的,这里有领导的责任。当时的吉林省委书记王珉曾在苏州市当书记,创造了“一年半时间,完成1034家国企改制”的记录。到了吉林,这位领导延续了在苏州的思路,以“苏州速度”推进吉林的国企改革,“采取超常规的办法实施国企改革攻坚,要连锅底抄,把最难的解决好,不留下任何问题。”

  如今王珉已因贪腐入狱,但在国企改革这件事上,他还是想做事的,比起当下许多官员的不作为,王珉是不错的。只是王珉在苏州做成了,但在吉林死人了。从通钢事件中可以找出无数的原因,比如王珉的急躁,但最大的原因是,苏州人和通钢人不一样,通钢人多是抗美援朝部队的后代。

  通钢人恨民企老板砸了他们的饭碗,实际上,对通钢动手术是在建龙进入之前由政府操办的,政府不会允许老板糟蹋工人的。2001年,通钢集团获得债转股指标,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转持通钢17.16%股份,通钢集团剥离物业公司、学院、医院等单位,分流1500多人。2005年初,通钢又剥离了33个辅业单位,向社会移交了17个学校和7个公安机构,主业34个机构压为18个,35000名员工仅余19606人。下岗者买断工龄,在职者亦与改制前的企业解除劳动关系,已不是原有意义的全民或国有企业职工。到2005年底建龙才进入:吉林省国资委控股持46.64%股权,建龙集团第二大股东持36.19%股权,华融公司占14.6%股权——通钢还是个国有控股企业。

  2005年初,建龙刚进入通钢即提出控股要求,但吉林政府批复“先入股、后控股”的分步走策略。2008年底,通钢负债率高企,建龙痛感不能掌握通钢经营管理权的苦楚,强硬要求控股,并增资8000万元增持通钢矿业公司股份。或增资控股,或退出,建龙宣战了。

  2009年1月7日和2月24日,王珉两次前往通钢调研,答允建龙可以退出,前提是要等找到接盘人。吉林省成立了以副省长王祖继领衔的通钢扭亏为盈工作小组,介入通钢日常管理,同时引资,先后接触过上海宝钢、辽宁鞍钢等。但屡屡挫败。这使吉林领导意识到通钢并非香饽饽,于是回过头与建龙谈判控股。7月22日,吉林省政府原则同意建龙控股通钢的意向性决议:在通钢集团新一轮增资扩股中,吉林省国资委所持股份减至34%;建龙集团所属子公司以现金10亿元人民币和其持有的通钢股权,约持通钢54%的股权,成为绝对控股股东;包括华融资产公司在内的其他股东的股份,均被不同程度地摊薄。

  建龙进入通钢,先要过通钢高管这一关。政府安排:通钢高管获得9990万元的奖励,转为通钢集团约2.56%的股权,奖励范围是“2002年度至2004年度内担任领导职务的经营管理者”,即当时集团公司党委成员、董事会成员和经理层。其中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奖励最高,2002年前10个月的奖励总额按30%折算,2002年后2个月到2004年的奖励按35%计算,合计高至3000多万元的股权安排。政策后来有了变化。2007年9月,《吉林省改制企业经营管理者奖励股权管理办法》发布,上述奖励股权被明确为有限股权,管理层股东只有分红权,并无处置权,而红利只有在退休后方能提取。

  在吉林,由政府出面对管理层做此安排,已属罕见的改革突破。或许官员以为,如此赎买,能够获得通钢原国企高管对改革的支持。但后来的事实表明,这些“内部人”的要求要高得多。他们恨建龙,因为建龙的增资扩股实行重组,将摊薄他们的管理股。

  在通钢事件前两天,2009年7月22日宣布通钢集团重组方案,吉林省国资委和建龙都希望安凤成能够继续出任新公司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但安凤成和集团副总经理鞠忠、胡品、孙玉斌等4人拒绝签字,当场辞职。这与两天后发生的惨案不无关系。

  安凤成等人不仅是通钢的高管,他们也应该是中共党员吧,为什么不听党的话?

  除去赎买高管,职工也是要安抚的。在通钢集团15.7亿元改制成本中,有5.7亿元是用于职工买断身份的经济补偿金。在重组时,建龙在《承诺书》中陈述:通钢集团注册地、纳税地永久不变;员工不裁员、不减薪,增加员工收入,并逐年提供内退职工待遇。通钢集团的财务数据显示,建龙进入的三年中,工人的收入未降,年薪由2006年的21925元,升至2007年的32326元,2008年未含绩效奖的年收入为27773元,环比亦是上涨。职工同步享受三险一金,并未出现裁员减薪问题。

  但是,通钢改制,建龙入主,必将将触动内部人利益。建龙对自己在钢铁企业的经营管理能力颇为自信。“钢铁企业利润并不高,要想做得好关键在于技术工艺流程和控制采购成本。”关键在于掌握经营权,在防止跑冒滴漏上做文章。按照建龙的经验,只要整治好采购和销售两大环节,3个月内就能使成本压缩三分之一。

  但在庞大的通钢,缠绕着由内及外的利益既得利益者,他们的能量外人难以估量。多少年来,通钢厂区周围形成了“围钢经济”,包括机械加工、耐火材料、矿石原材料、金属深加工、长途运输、钢材贸易、废铁倒卖,不一而足。这名词“围钢经济”,最早由当地媒体发明,并视之为产业链成熟标志的原因。但其中如果掺杂了内部人,包括通钢职工和亲属的上下其手,乃至黑社会势力的渗入,“围钢经济”真会围死通钢。

  作为资本方,建龙本能地要对“围钢经济”开战,就是对全民腐败开战,得罪人是必然的。

  通钢的改革因陈国君的死嘎然遏止。

  陈国君死后,左派似乎占据上风,通钢事件被迅速符号化。计有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原化工部部长秦仲达、原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刘实等离退休高干及学者141人,以《关于维护宪法权威、捍卫社会主义国有经济、重建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倡议——从通化钢铁厂事件说起》为题,上书中共中央领导。更有甚者,中国工人研究网在香港出版了《通钢事件与国有情结》一书,序言旗帜鲜明《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国有情结”而欢呼》,书中录入的文章将陈国君被打死、建龙退出通钢称之为“阶段性胜利”。

  是什么催生了通钢这场血腥的群体暴力?是民营企业的无情残暴?还是多年失宠的工人群体不合时宜的积怨反弹?或是既得利益者的幕后遥控?建龙走了,王珉调走了,通钢就好了吗?通钢职工得到了什么?谁是赢家?最惨的是陈国君,他妻子桂贺芬说:陈国君在吉林建龙4年,通钢3年,7年里没在家里过过一个春节,全是跟工人一起过的,但最终却被工人打死了。

  近日台湾复兴航空公司宣布破产,航空牌照将被收回。台湾原航空局长说已找到下家,但复兴高管态度不积极。11月30日在凤凰卫视的报道中,一女职工指责复兴高管:你们不管不问,牌照收走了,我们吃什么?

  都是面对破产,复兴航空职工接受新资方的进入,这样大家都有饭吃;而吉林通钢的工人阶级宁肯打走民企,也要挺起硬骨头。台湾复兴是民企,如果它也是“国企”,员工是否也会像通钢一样硬骨头?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王安:看吉林通钢改革悲剧就知道东北为什么振兴不起来》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