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走出去智库对话郭广昌:我心中的全球合伙人

2016-07-05 08:42:40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走出去智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走出去智库 | 对话郭广昌:我心中的全球合伙人和眼前的投资机遇
  图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与走出去智库总编辑李明瑜在对话交流

  编者|6月28日下午,《路透新闻人物:对话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北京华润大厦美洲俱乐部举行。作为活动的合作支持方代表,走出去智库总编辑李明瑜参与了对话活动并提问。

  作为全球资本市场最活跃的中国企业家之一,郭广昌创立了根植于中国的全球化企业复星集团。2015年胡润百富榜中,郭广昌以500亿净资产获得第17名。

  在对话现场,郭广昌直接且爽快地回答了所有提问

  —什么样的人是郭广昌心目中的合格人才?

  —当下,中国的投资机遇在哪儿?

  —全球投资机会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

  —“脱欧”给复星投资英国带来什么影响?

  —现在是投资石油的好时机吗?

  本文全程实录郭广昌的最新思考。

  要点

  1、我们希望未来的合伙人,是一批35岁左右,非常有学习力,有国际眼光,又有产业深度的人。

  2、今年更看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布局,英国有因“脱欧”跌出来的机会。

  3、移动互联网对产业的深度重构、对中国经济的重构刚刚开始。这个方向上投资机会蛮大的。

  4、现在是介入石油、大宗产品产业的好时候。

  实录全文

  复星全球合伙人标准像”

  走出去智库总编辑李明瑜:复星集团今年初公布了第一批集团层面的18位全球合伙人,而且这批合伙人中已经有国际面孔。本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原则,您在今年三月《致股东的信》中,也用了一定的篇幅谈到全球合伙人制度。您今天能否更加清晰地给复星全球合伙人画一幅像,什么样“国际面孔”的产业、金融精英能够成为复星全球合伙人?

  郭广昌:我们讲的合伙人制度,有两层面的意义,第一是管理机制,第二是文化认同。合伙人制度,不仅复星集团要有,希望我们投资的每一个企业,应该都有一个合伙文化,合伙人机制。比如我们投的母婴企业宝宝树,我觉得它未来也应该是全面执行合伙人制度的企业。

  合伙人制度,它反对的是一种金字塔式的层层汇报制。我觉得更多用一种企业管理机制和文化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并不是说我只看重这样一批全球合伙人,其他人不重要了。

  对复星的人才引进,我一直在强调的,不是职业经历。我很讨厌一种人,他一直跳来跳去,他把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叫职业规划。这就是说,你去某个企业的目的是在职业规划添上一个履历。

  这个太无聊了,到底谁为谁服务,你来的时候就想好了只做两年,“规划”好了就走了,如果公司里面都是这种人的话,公司怎么发展?所以,当我看到有很好的“职业规划”的人,我都很怕的。

  我认为,职业经理人应该着重去做对的事情,认真做对的事情。在为企业服务过程当中,找到你的上升通道。当然你应该有规划,但是总有一个主次,所以复星希望的人才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人,真的把工作当回事,愿意把事情做对的人。

  我还有一个偏见,我觉得没有经验,比有经验要好。我最怕是哪种人?就是那种“很有经验”的人。这些经验恰恰我认为都是错的东西,然后他说我以前就是这么做的。

  现在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你的经验其实都是旧的。现在房地产在变化,保险在变化,所有的都在变化,商业在变化,然后你说你很有经验,我已经55了,这个事情很可怕。

  我们会超速提拔一些人。我们希望未来的合伙人,是一批35岁左右,非常有学习力,又有国际眼光,又有产业深度的人。我们要培养一批这样的人出来。像我自己已经都要快被淘汰了,太老了。

  一定让我准确描述,我会觉得很难。但是我们希望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加入我们,而且这个人一直处于企业家状态。

  “企业家状态”这个东西会波动的,有时候他很努力,有时候他突然想不通,我那么努力干吗?尤其有些人天天在你边上说,你那么努力干吗?有钱了嘛,可以去旅游了,可以这样,可以那样了……

  其实,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就一句话,把做事当快乐。而不是当做事成功以后,把拿到钱当快乐。

  很多人就觉得郭广昌你这么累,好辛苦,你是不是活得不好?我说我活得很好啊,做事就是我最大的快乐,我如果做事赚了钱我才快乐,那这个快乐太少了。你不可能把天天数钱当成快乐,那你天天拿钱数就行了。

  其实,做事是很快乐的,你把样样事情去做,在做对的事,你是很快乐的。只有这样性格的人——如果你非要我描述的话——那种把喜欢做事,而且把事情做对当做快乐的人,这种人才是我想要的。

  如果一人老是在想:老板,你今天表扬我一下,我就好好做了;或者是:同事,你每天要说我好啊;或者你要给我涨一下工资,我才努力做的……这些都是不行的,真正努力想做事的人,他就是每天都会努力做。

  当然,我们要发现这些人,给他们鼓励。但千万不要忘了,他们是被鼓励之后才努力做的,绝对不是,他肯定是努力做事的人,然后你去鼓励他,这里面不要倒过来。

  移动互联网深度重构产业会有大机遇

  主持人Jason Subler(路透社大中华区分社社长:复星集团过往的成长抓住了两个关键的市场机遇,一个是收购国有资产;一个是为逐步扩大的中产阶层提供产品和服务。当下中国市场机遇在哪里?有没有变?

  郭广昌:现在中国的投资机会,我们非常看好服务于中产阶层的富足、健康、快乐,这三个领域的需求。能够解决这些需求痛点的方式和方法,有非常巨大的市场空间。

  中产阶层崛起之后带来很多市场需求。比如以前,中国人基本上只相信自己理财,但逐渐地因为忙碌,更多的中产阶层需要第三方理财,存在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的保险理财服务需求,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第二个机会,就是围绕家庭生活的富足和健康领域,医疗、健康管理、养老、教育、音乐、体育、娱乐等等,也有非常巨大市场。

  第三个,我觉得很重要的一块,是移动互联网进一步对产业未来的深度重构。现在,移动互联网对中国产业的渗透已经很大,有电商、微信,但我觉得电商、微信平台已经很大,对产业垂直的深度远远不够。

  真正对产业垂直的深度在哪里呢?C2M全部会重新架构产业的深度。比如我们投资的阳光印网公司,就是在印刷业的B2B里面,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再重新对这个产业进行重构。

  然后就是制造业会进行重新的构造。制造业的重构,包括供应链、制造过程都会重新构造,所以这方面我觉得有巨大的空间。

  其实,互联网对产业深度的构造,对中国经济的构造刚刚开始,不要认为有了阿里巴巴,京东,腾讯,这个构造就完成了,其实产业深度的构造刚刚开始。复星很看好这种用移动互联网然后加上有深度产业根基的这些企业,对产业进行重新打造的这样一种投资机会是蛮多,蛮大的。

  国际投资机遇——今年更看重发展中国家

  Jason:复星在国际化投资领域有非常多的经验。在当下世界经济格局,您认为国外还有投资机会吗?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

  郭广昌:我们一直说复星是一个三维的搜索引擎,来去寻找我们往哪里走,要去做什么样的收购,产业该怎样发展。

  这个三维引擎,很简单来说,第一个,是保险加投资。我们在全球范围是有七家保险公司,一个是复星自己培养,一个就是收购不同类型的投资团队,进入复星整个大家庭里,所以我们大家打造一个保险,一个投资的能力。

  第二个搜索引擎叫“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我觉得,没有全球眼光的投资人或企业管理者都是不合格的。这个全球眼光不仅仅是会不会说英文的语言上的问题,而是说你在看中国的时候,你是否有全球视野,你在看全球的时候,是否有中国的产业深度。

  如果不能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我觉得未来在中国,这样的企业是不合格的。尤其是中国的中产阶层流行,需要富足、健康、快乐的健康方式,我们全球去找,然后跟中国的发展对接起来,我们也会把很多中国的动力,中国好的资产带到全球去,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第三个引擎,就是刚才讲的中产阶层的生活方式,富足、健康、快乐。所以我们就是在这样三个三维引擎里面,去找有产业深度的企业。这个产业深度,就是我前面讲的,能够在移动互联网上对整个产业进行深度重构的企业,是我们要去投资的。

  我们是有经验的价值投资者,不会因为有个概念,或者因为注重战略方向,就不看价格。

  现在复星要做什么呢?我们今年更多的会看发展中市场,布局印度、俄罗斯巴西,布局更多发展中国家。

  但是事情总在变化,最近英国脱欧,市场出现情绪恐慌,并给整个金融市场带来波动性。

  对一个价值投资者来说的话,波动性是朋友不是敌人,恐慌带来的可能会是更好的投资机会。所以我们也会更多去看一些欧洲,尤其是英国,会不会带来一些发展机会。

  我们在英国已经有不少投资,当然比较幸运的是复星一直坚持价值投资,我们在英国的所有货币风险都对冲掉了。有一些英国的办公楼是用保险公司的资金去投资的,所以不受金融市场波动性的影响。

  英国有脱欧跌出来的机会

  Jason:从英国脱欧可以看到很多英国老百姓(603883,股吧)想离开欧盟;从美国大选可以看到,美国民众也有对外来者的情绪;最近美的集团收购德国库卡,德国政府看上去也更加严肃、严格地对待这桩收购。作为记者我们感觉到欧美国家民众到政府,反对外来投资的情绪越来越厉害。您认为这确实是趋势吗?这是一个挑战吗?您会怎么这个问题?

  郭广昌:我对此有两点不成熟的想法。

  我觉得传统意义上的政治正确,受到了一些挑战。从美国大选,到这次的英国脱欧,包括欧洲的移民问题,以前传统上大家认为应该更开放,更平等,更自由,在政治上都是正确的,可能实施起来没有那么理想,但至少在谈论政治话题的时候,大家觉得这么说是天经地义的。但现在,政治正确可能要更多让位于现实主义,比如移民问题,太理想主义是不行的。

  比如说美国,尽管一直这么做,但是羞于把美国利益第一说出口,相反,可能还要说我是全球化,自由第一等等。只不过,特朗普把这话说出来了,在政治上受到了挑战,我觉得这也是很自然的,因为政治的东西都是在摇摆的。这是我要回答的你的第一点。

  第二点,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我们永远把外部环境当成一个客观现实的存在。我们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改变这个环境,第二个在现实环境里面,你去做一个最优的选择。

  对复星来说,当然会努力改变环境,但我觉得那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从现实的商业考虑,更重要的是接受现在环境,包括接受大家的偏见,因为这个偏见是客观存在的,既然它存在,你又改变不了,你就去引导、管理它,不要去抱怨,抱怨没用。

  总体上我觉得对复星比较公平,欧美市场也比较开放,总体上我是充分肯定的。

  第三点,我觉得对复星自己,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你是来自中国的全球企业,是全球公民,所以我们要做的,已经不是只为中国员工考虑,更多是要为全球的员工考虑,他们都是复星的员工。

  我应该为我所投资的任何一个社区负责,应该做一个负责任的公民。其他海外大企业对当地社会所负的责任我们都应该去承担,包括慈善,包括更好环境的创造,包括跟社区的沟通等等,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天经地义的。

  你要让别人尊重你,你首先要尊重别人,你真正要为客户着想,为社区着想,为当地的社会着想,我相信通过这样的沟通的话,肯定会越来越好。

  复星今年加大对大健康、旅游业务产业深度提升

  Jason:复星集团这几年快速发展,负债率上升,也保险公司的资产去购买一些公司的股权。这会继续是复星发展的模式吗?还是有一些改变?

  郭广昌:复星会继续深化三个方向,一个在“保险加投资”上继续加强,第二个“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继续深化,第三个围绕中产阶级“富足、健康、快乐”的家庭生活需求方面,继续打磨产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产业深度上要做更多的努力。

  第一,我们复星集团的中后台要打通,在IT管理上一体化。

  第二个,在移动互联网场景下,到C端的多样性已经越来越明显,所以我们要找到更多到C端渠道,最近我们的投资就围绕这个方向来做。

  第三个,要我们的优势行业上,发力做好。比如说大健康领域。我们投资了一些医疗企业,但现在更想投资健康管理企业。

  我们把这些打通有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想买复星健康保险的人,我们要给他的最理想的服务,不是说生病以后,我帮你报销到和睦家去看病的费用,而是让客户做一个健康的人。

  我们未来要做一个大健康系统,当客户买了我的健康保险之后,我会提醒你练练太极拳,找到你认为最适合你的健康的方式,帮你做健康管理,使你不需要到医院去看病。这对你来说是最大的福利,对保险公司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

  复星今年最重要是做两个产业的深度,大健康和大旅游板块。

  很多人觉得我们是做投资的,今天买一个股票明天卖掉,这也是投资,但不是复星的投资。

  我们看的是投资,但心里想的是产业深度,关注的是客户满意度,怎么为他全方位的服务,这是复星的投资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不整天盯着股价的涨跌,炒概念,这不是我们要做的事。

  境外投资教训国际化建议

  Jason:从一开始持股地中海俱乐部到最终完全收购,到管理运营,复星用不短的时间。经历了多次收购和运营外国公司之后复星有怎样的经验和教训可以总结?什么需要改善提升的吗?

  郭广昌:一开始,我们只购买了地中海俱乐部10%的股权,到最后我们把它买下来,用了五年时间。从运营效果来说非常好。

  有一点我要更正一下,复星已经不再纯粹的是一个中国企业,我们是植根于中国的全球企业,所以我一定不能说地中海俱乐部是原来那帮人在经营,在复星没有这个概念,所有为复星效力的员工,都是复星大家庭一个组成部分,都是复星人。

  我们不会说因为投了一个法国企业,我必须让中国人去管理才放心,那就完蛋了。我们投资这个企业就是因为它们管的比我们好,我们相信这个团队,我才会投。

  比如说我们最近投资的Ironshore要上市(编者注:一家美国保险公司),当初收购就是因为相信这个团队能够做的非常好。不是我要去管,我怎么懂那么多?我去打造一个,那怎么可能呢?我们的管理方式,就是要专业化,就是要利于把各种团队的能力充分的发挥出来。

  谈到经验和教训,在地中海俱乐部项目上,我们用了五年时间,取得了团队的信任,一步一步得到了法国政府的信任,好的方面,我们很人性化,若是从教训的角度看,是不是时间太长了一点?在过程中,能不能处理的更好一些?不让第三方有机会搅局?这里的确有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我们学到了很多。

  Jason:您能够为一些中国企业到国外投资提一些建议吗?

  郭广昌:大部分中国企业,尤其是我看到的企业都很优秀,华为、联想、万达的境外投资做得都很好,所以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给他们。

  大家在做法上可能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完全是因为各自的文化,经验,风格不一样,我没觉得复星就比他们成功,每一家都有自己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一条道路。

  总的来说,如果对一些新出去的企业来说,的确要更加多考虑使用当地的团队,这是非常重要的。我相信没有当地、非常强的团队的支持,做事的确会非常的难。

  其实你也看到,在中国真正成功的企业,越来越本土化,包括阿里、腾讯、平安,其实都是由有全球眼光、全球经验的本土化的管理团队在管理着,而不是纯粹从海外空降,请在美国很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到中国来就能成功。

  这不是中国企业到海外的问题,海外企业到中国也需要非常有经验的本土化团队,才能帮助他们成功。这是管理上的一个共通的问题。

  复星集团有明确杠杆计划

  Jason:在收购过程中,中、公司经常使用举债的方式的进行。最近几个月接受路透社采访说,复星有一个清晰的降低债务的方案。您能否再详细介绍一下?

  郭广昌:我们制订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债务计划:

  第一,把债务总比例逐渐降下来;

  第二,调整债务种类的比例,把债务的匹配度,也就是久期要适当的延长。短期贷款用来做长期投资,这是中国以前普遍采用的方式,会碰到一些不安全的地方,这个是我们要改变的。

  第三,降低债务成本。今年,复星集团在国内的公开市场已经发行100多亿的债券,但利息由去年5%,降低到今年3.7%-3.8%左右。

  还有,我们要加大复星已有资产的流动性,推动复星各个专业企业更好的跟资本市场对接,直接融资。通过这些方式,形成更稳健的债务结构。

  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复星已经上规模了,我觉得规模越大,你越要保险,而不是激进,因为规模大了之后,你的管理半径,管理幅度已经够大了,如果这个时候你还敢开的太快,肯定有问题,应该是比较匀速的去运营这个企业,应该更保守,还不是更激进。

  第二,我们也清楚的意识到,复星至少也是半金融企业,在全球拥有七家保险公司。作为一家金融企业、保险公司应该承担的责任,已经不仅仅是股东的责任,利益方包括债权人,买你保险的人,这个时候如果还很任性,觉得我只是对股东盈利负责的话,我觉得这个企业家至少考虑问题是不全面的。

  你面对的是各个利益方,你与这些人存在一种信托关系,他买你的保险的时候,对你是有希望的,希望你能够为他的未来保险。如果不但没有保险作用,这个钱还不如留在他自己口袋里更安全的话,他为什么买你的保险呢?

  我们现在深刻意识到一件事,我们现在牵扯到责任方已经很多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平衡各种利益、责任,因此企业的负债不是越高越好,越激进越好,但也不是越低越好,有发展机会你抓不住,那也是不对的。

  我们现在更看重的是稳健、持续,持续的去做对和难的事,而不是基于一时冲动去做决策。持续、稳健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

  以下为提问环节

  既有产业深度又懂互联网的人最性感

  阳光印网CEO张红梅:从您的投资哲学来看,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创业者和一个2C的互联网的创业者和创始人,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区别?您在投资产业互联网化公司的时候,对创始人有什么要求?我觉得产业互联网的创业跟2C的互联网的创业是不一样的,对产业进行重度垂直的互联网改造,它需要这个创始人对这个产业有非常深度的了解。

  郭广昌:这点我同意,但2C领域的创业者,现在对产业的深度也非常深,比如我们投资的慧科教育,他们对教育的深度,跟那些完全从互联网出来的人还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同意你说的做产业互联网整合的人,需要有产业深度认识。

  但是2C业务,也极其需要产业深度。任何一个行业,仅是纯粹说做平台的,在我心目当中已经不性感了。

  我认为比较性感的是哪种人呢?就是非常有产业深度,还很懂互联网的。

  现在,搞一个让所有中国人都用的平台化产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要动不动就想说,我什么时候变成马云,这个时代过去了。

  我们觉得在最近的投资当中发现,有很多女性的创业者,我会高看一眼,女孩子还能够那么勤奋,那么有毅力的去做一个事情,往往未来会比男人做的更远,走得更长。

  张红梅:您知道我第一次见投资人的时候,这位投资人对我说,我从来不投女性……

  郭广昌:那这个人是有问题的。

  现在是介入石油、大宗产品的好时候

  提问我从事石油行业。复星集团在2014年,收购了一家澳大利亚石油公司RocOil,那时正是油价从高点往低走的时候,这两年这家公司的表现怎么样?

  另外,您谈到复星集团做价值投资,我认为现在对石油上游产业来说,是一个价值投资时机,复星集团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再考虑加大石油行业投入?

  郭广昌:非常直接的回答你的问题。

  第一点,我们对Roc Oil投资时,国际油价从每桶120、130美元跌到80美元左右。那时候,我的团队告诉我,石油价格达到70美元/桶时应该有一半石油公司不赚钱,这个价格是石油公司的平衡点。

  现在回头看,这个判断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在当时对时机的选择不够好,所以我们在Roc Oil公司这个投资上,不是一个很成功的投资,这是个基本的判断。

  但我们投资Roc Oil的成功之处,就是当时我们把企业的盈亏平衡点设定在50美元/桶,当国际油价在50左右浮动,是能赚钱的。所以,投资Roc Oil总的来说是不亏,现在这种环境下也不亏,所以还算好。

  第二点,虽然投资Roc Oil本身不是非常成功,但是我们因此获得了石油领域的经验,和石油专业团队。

  作为复星这样的大型投资企业来说,房地产、石油板块是必须要有,是必须要做的,所以石油对我来说只是什么时候进的问题。全球的大型投资公司,能源、房地产是标配产业。我对这项投资打60分。

  第三点,我认为,现在是介入石油、大宗产品的好时候。再加上复星本身已经积累了经验和教训了,所以我们是会要加大石油产业的投入,所以如果你很有经验,也给我们提供一些机会。

  嘉宾简介

  郭广昌

  中国著名企业家、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集团创办人之一。

  中国资本市场中最活跃的企业家之一,创立了中国领先的民营混合经营投资集团复星国际,并构建了构建中国第一家合资保险公司复星保德信。由于复星集团在保险业等多领域的投资经验,英国《金融时报》将郭广昌称作“中国巴菲特”。2015年胡润百富榜中,郭广昌以500亿元净资产获得第17名。

  曾入选《彭博市场》“2014 年全球投资及银行领域最具影响力50 人”榜单及入选美国著名商业杂志《快公司》“2014 年中国商业最具创意人物100”榜单等。

  简森(Jason Subler)

  路透社大中华区分社社长,负责路透社北京、上海、中国香港、中国台北记者站的工作。此前曾先后担任路透社北京记者站记者、上海分社社长,负责中国金融、外汇等经济领域的报道。加入路透社之前,作为美国国家事务出版公司记者,负责报道中国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简森可以讲流利的汉语和德语。

  机构简介

  汤森路透集团

  汤森路透集团是全球领先的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其为金融市场及风险管理、法律税务与会计、知识产权与科技和媒体领域的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重要信息。汤森路透股票在多伦多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代码:TRI)。汤森路透是唯一采用定量数据预测年度诺贝尔奖得主的机构。

  复星集团

  复星集团,1992年在上海成立,2007年7月16日,复星国际(00656.HK)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复星积极践行其“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投资模式,向“以保险为核心的综合金融能力”与“植根中国、有全球产业整合能力”双轮驱动的世界一流投资集团迈进。目前,复星的业务包括综合金融和产业运营两大板块。

  走出去智库(CGGT)

  不谈大道理,只讲干货。一流投行、会计师、律师、品牌、风险管理、人力资源六大类专业人士联袂。走出去一站式专业实务和数据信息平台,企业跨境投资并购智囊团。更多信息请访问:www.cggthinktank.com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走出去智库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走出去智库对话郭广昌:我心中的全球合伙人》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