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安倍“与魔鬼共舞”凸显日本政经深陷萎靡困局

  • 字号
2016-06-20 07:31:46 来源:参考消息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16日发表题为《安倍延迟增税是日本政治经济陷入深度萎靡的迹象》的文章,作者是日本大阪大学前教授凯文·拉弗蒂。文章称,在举棋不定好几个月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决定“与魔鬼共舞”:他延迟上调消费税率,直至他按照预期离职后再施行。

  从某个层面讲,我们可以对此表示同情;进退两难的滋味不好受。但是,安倍的决定说明了领导不善以及日本的经济和政治前景黯淡。安倍的难处在于:如果他像法律所承诺的那样上调消费税率,已然脆弱的经济将面临跌入衰退的风险;而如果他延迟上调消费税率,就将使日本深陷已然十分沉重的债务困境,目前的政府支出已经远远超过收入。

  日本的增税计划——从适度的8%提高到10%——策划已久,增税幅度并不大。但是其中涉及重要的原则问题,实际的政治和经济问题也将成为让安倍及其继任者头疼的问题。安倍预计将于2018年下台,他把增税延期到2019年10月实施。安倍此前已经延迟过一次增税了,而且承诺说不会有进一步的倒退。政治承诺无非如此。

  以全球标准衡量,日本的消费税率是很低的。其他富裕国家的国民一般要缴纳15%到25%的消费税或增值税。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计算得出,如果日本想要跟上其迅速老龄化的社会所带来的对健康、福利和养老金需求的增加,那该国的消费税率就应该提高到22%到25%。

  今年4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要求日本实施增税计划,并说日本应当每年把消费税率提高一个百分点,直至消费税率达到15%为止。

  包括约瑟夫·施蒂格利茨和保罗·克鲁格曼在内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在今年3月与安倍会谈,并且分别要求他延迟增税,这为安倍提供了学术方面的借口。耶鲁大学名誉教授浜田宏一——通常被人们称为“安倍经济学教父”——同样支持延迟增税。

  但是,安倍坚称应该实施增税计划,除非出现重大的灾难。上个月,他试图说服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相信世界正面临经济灾难,不过没有成功。最终,他还是决定延迟增税,而在那不久后就宣布了日本参议院将于7月举行选举的具体日期。这想必是国内政治猫腻。

  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安倍说,他将再次挥舞安倍经济学的魔杖,一切都会好起来。他声称,日本的基本预算——意思是不计入巨额的债务利息——将在2020年达到平衡,这无疑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要么就是发明了某种新的计算方法。

  日本的预算赤字目前略有下降,但它仍然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目前该国的债务总量已经激增至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250%的水平。7月份的选举过后,预计安倍将提议推出总额10万亿日元(100日元约合6.2元人民币——本网注)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这将进一步加重日本的负债程度。

  公平地讲,安倍就经济改组、让更多女性就业以及增加薪水的举动进行宣传是正确的,但事实证明它们仅仅是宣传而已。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安倍原本有多年时间可以铺就一条更美好的经济道路,但他却把精力投入了如下不切实际的幻想,即通过摆脱战后宪法来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日本深刻的社会问题不能通过喊口号或是政府下命令来解决。再加上人口数量不断减少这一额外负担,日本要想逃避破产命运,就必须要施某种特殊的魔法,其中至少包括增强日本国民的生气、鼓励开展新的高科技革命,以及由大量移民注入活力。

  所有这些事项都不在日本的政治议程上。这又是另一个不争的事实——即对真正问题以及艰难解决方案的关键讨论太少。就如温水煮青蛙的道理一样,安倍、日本政客、官员、学者、媒体以及大众目前正在享受相对愉悦的经济时光,因而没有勇气去面对一种严酷的未来。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