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厘清“区块链技术”背后货币发行体系迷雾

  • 字号
2016-06-20 01:20:00 来源:上海证券报 
  周洛华

  我一向对新鲜事物很好奇。但我也记得丘吉尔说过,“不必留意那些违背常识的新事物”。重要的不是看到新技术发明,而是看到是什么样的环境和进化需求催生了这些新技术。把一项新技术放到应用环境中考虑其价值,这比技术本身更重要。

  新名词又来了。这次是“区块链技术”,有人宣称它将深刻改变世界,更有券商研究员推出相关报告,拿出一份A股涉及该技术的概念股名单。这场“抢眼球,拉涨停”的游戏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唯一不同的是换了个新名词。

  我一向对新鲜事物很好奇。但我也记得丘吉尔说过,“不必留意那些违背常识的新事物”。我曾以他的名言杜撰了一句名言:“玫瑰不过是一朵普通的花,直到送给一位优雅的女士为止”。我发现收到花的女士对这句话是丘吉尔说的深信不疑,且当她们得知我才是原创者时,普遍感到失望——这并不是一段无关主题的花絮,而是揭示了更深刻的人性。

  我仔细搜索过与区块链技术有关的资料,感觉这些资料读来都充满幼稚的欢乐。重要的不是看到新技术发明,而是看到是什么样的环境和进化需求催生了这些新技术。曾几何时,美国最抢眼球的发明是“防核辐射胸罩”,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人们认定这是改变世界的发明,也许这项发明使美国妇女能在本土受到核打击之后继续哺育后代。但今天的人们只会从这项发明看到当时的人们具有何等的幽默感。

  把一项新技术放到应用环境中考虑其价值,这比技术本身更重要。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到底说了什么?我一直对比特币抱有一定的好感,认为这是一种比央行更负责任的货币发行机制。我们过去绝大多数货币发行机制都是集中式的,央行是最终货币提供者、结算者,你的任何一笔交易都不能在交易现场完成,银行账户里的钱要通过银行间登记清算机制转入对方账号,买卖股票也是集中式清算,并不能在买卖双方之间独立完成,必须有登记结算公司帮你查询、委托、交割、清算。

  比特币的创新之处并不在于所谓的“分布式记账”,而在于用一种新的规则来发行货币,每一枚比特币都必须通过算法实现,也就类似于将比特币的比值与浮点运算能力和算法相互挂钩。你要挖到一枚新货币,要么采用更高速的芯片,要么采用更优化的算法。而芯片运算需要耗费机房电费和采购成本,算法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这两者的结合就是更高的生产力。也就是说,无需一个仁慈的央妈,你就可发行货币,只要你比现在周围的人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你就可通过这项独立于任何中央控制数量的机制获得一枚比特币,然后抛出获得流动性,这符合进化法则。

  在大多数情况下,发达国家的央行虽然名义上是独立的,其实都会受到选举政治的影响。明知过多投放货币会导致通胀,但仍以就业率和经济增长率为重,以弥补政府财政赤字为优先目的,这就导致货币发行制度给人带来混乱的预期。虽然欧洲央行明确宣布了坚守“通胀、就业和增长”这三驾马车的指标,但事实上,货币政策在某个具体时间段的执行中很难没有偏重。

  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历朝历代都尝试过不同的货币发行机制,其中有几个主要问题还是没解决好:一文钱的含铜量不固定,历朝都出现过用铁或其他廉价金属掺杂到铜当中用于铸币;每枚铜钱比值不固定,秦半两和汉五铢算是比较好,其他朝代铸造的铜钱有当100文的,当1000文的,这就是赤裸裸的通胀。

  中国古人对抗通胀的办法往往就是货币私铸,用含铜量更低的合金来铸造铜钱,凡是没有私铸货币的人就吃亏,因而每每朝廷出手严打私铸时,都要处罚十几万人。

  中国古代也有通货紧缩的时候,且往往在所谓太平盛世,比如文景之治、开元盛世,那时甚至创下一石米20文钱的历史纪录至今没有被打破,结果是百姓家里堆满粮食,官府仓库堆满铜钱。唐代盛世甚至出现了因流通货币太少而允许货币私铸的法律,各商户为了吸引大家使用他们铸造的货币,用的铜还比官府规定的多,致使以实际含铜量标价的粮价进一步下跌。

  读到这段历史时,我总想起区块链技术。关键不是技术,而是产生某个技术、某个规则的经济生态环境。这多么像一个发行铜ETF的机制啊!老百姓(603883,股吧)可用劳动力(兵役徭役)、粮食布匹来实物申购铜ETF(铜钱),且事先公布铜含量的法定标准(每千文钱6斤铜)。通常在太平盛世时,农业人口大幅增加,谷物产量相应增长,而政府收税是按人头算的(拒绝实物交税是中国和古罗马帝国的一大区别,为此中国古代的谋士们曾辩论了很长时间),这就导致了农产品(000061,股吧)价格下跌,看起来是通货紧缩,其实是农业劳动生产率决定的,农业特性决定了很难产生巨大的效率提升空间,所以,整个中国古代经济总是周期循环。

  所以,我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是:它类似于古代的货币私铸,具有实物ETF的特征,这种实物就是为实现更优算法投入的劳动力,为完成算法投入的芯片和电费。古代,一般在通货紧缩下,也就是政府没有铸劣币的时期,经济生态系统自然而然会产生一个分布式的类似于实物ETF的货币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凡符合实现公布标准的,就可以脱离央行发行一枚新货币,对应于新创造出来的生产力。

  最后,如果把这个实物ETF系统看成一个对生物进化的激励约束机制,要获得新发行的货币,要么发明更优化的算法,好程序和坏程序可能得出同一个结果,但耗用的系统资源却完全不同;要么研制出浮点运算能力更快的芯片,且功耗不能随之提高太多,这样能在现有算法和相同电费的约束下,更快地取得一枚新货币;要么你找到了更高效的能源系统,在现有算法和芯片都不变的情况下,能成本更低地运算出一枚新比特币。这难道不是类似于欧洲央行的三驾马车货币发行体系吗?

  中国古代合法的货币私铸(也是一种分布式的货币发行机制)只发生在通货紧缩时期,那一定是农业产能过剩,谷物价格下跌的时期。今天的工业化社会,是否也会进化一个新的货币发行体系呢?

  (作者系大方鸭公司董事长)

(责任编辑:罗浩 HN066)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