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美国全面解禁对越军售 越南就能想买啥买啥?

  • 字号
2016-05-26 07:03:04 来源:和讯名家  作者:方晓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5月23日,美国越南领导人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全面解除对越南持续了41年的武器禁运,“注销”了越战遗留的最后一个禁令。这是继2014年10月美国宣布部分解除对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禁令之后的又一项重大举措。

  虽然奥巴马声称美国此举不针对中国,但是其意不言自明。

  越南想要什么武器、美国能给什么装备?美国军工巨头抢占东南亚市场,正在致力于加强在东盟影响力的传统对越军售大户俄罗斯怎么看?美越如此“蜜月”,将对中国有何影响?

  文/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外军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晓志

   1.美越何以越走越近?

  随着中美亚太战略博弈日趋激烈,以及中越南海争端不断加剧,美越逐步推进“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近年来两国一系列的军事互动越来越突出地表明,这对昔日宿敌似乎正在走近“蜜月期”。

  在美国看来,发展迅速、在世界舞台上越发“有所作为”的中国是其在亚太地区领导地位的重大挑战,“亚太再平衡”战略由此而来。然而,由于自身实力相对下降,加之来自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的不断干扰,美国难以顺利将战略重点转向亚太。

  为此,美国将南海问题作为“抓力点”,加大对争端的干涉力度,强化地区伙伴/同盟关系、增强盟友的军事实力,试图建立共同对抗中国的阵营,给中国缠上一条粗大的“绞索”,进而牵制中国的发展。

  对越南而言,长期以来,越南一直致力于寻求让美国取消武器禁运,希望以此提高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对抗的能力、增加讨价还价的筹码:一方面,通过从美国进口先进武器,提高自身的军事实力;另一方面,借助美国影响力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达到自身的战略意图。

  2.军售还可以淡化俄罗斯的在越影响力?

  一、越南对俄罗斯心存疑虑

  目前,俄制武器在越南武器库所占比例高达95%以上,包括多套S-300PMU1地空导弹、“堡垒”岸舰导弹、“苏-30MK2V”战斗机、“萤火虫”级巡逻艇、“猎豹”级护卫舰、“基洛”级常规潜艇以及各型反舰导弹等。

  2013年11月,普京对越南进行访问,专门讨论加强两国在军事领域合作的问题,同意向越南提供更多的军事装备和技术支援。可以说,俄罗斯通过对越军售、加强在越军事存在,大大拓展了在越南的影响力。

(图:“猎豹”级护卫舰)
(图:“猎豹”级护卫舰)

  越南担心其武器装备体系的建立和升级会受到俄罗斯制约,因此寄望于通过武器装备来源的多元化减少对俄过度依赖。加之,近来,中俄关系趋近使越南坐立不安。美国重返亚太构成的威胁,以及因乌克兰问题恶化了的俄美/俄欧关系,强化了中俄在各方面的合作。

  俄罗斯在向越南提供武器装备时,不可避免地要顾虑中国的感受。这加强了越南对俄的戒心,成为让其积极谋求美国解除武器禁运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苏-30MK2V”战斗机)
(图:“苏-30MK2V”战斗机)

  此外,越南认为俄罗斯的武器远逊于美式装备。并且,俄罗斯一直没有向越军提供最先进的武器,如远程侦察、预警系统。尽管已有的苏-30MK2可突击远海目标,但如何事先对这些目标进行精确侦察却是大问题;越军还缺乏强大的电子战能力,即便是苏-30MK2,也难以回避先进防空系统的打击。

  为此,越南希望通过与西方国家的军事合作,来减少对俄罗斯的依赖,并弥补当前俄制武器体系中的缺陷和短板。

  二、军售背后:美俄“金兰湾”博弈

  俄海军前参谋长科拉夫琴科表示,如果俄罗斯仍然把自己看成是海洋大国,俄海军重返金兰湾是必然的举动,不仅可保障俄罗斯太平洋(601099,股吧)舰队的活动,还能帮助俄海军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打击海盗,是俄罗斯取得的一次巨大地缘政治胜利。

  俄罗斯海军参谋部消息人士称,俄海军已完成了有关重新恢复金兰湾军事基地工作的资料论证,可在短时间内重新启动金兰湾军事基地。

(图:金兰湾)
(图:金兰湾)

  美国自然也深谙金兰湾的重要价值。对于美国来说,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越南扼守南海海上运输线的交通要冲,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可成为美国加大南海介入力度进而制衡中国的一个重要借助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越南有意开放具有重要地缘战略价值的金兰湾,更是使美国“垂涎三尺”,此次美国在越共十二大结束、刚刚完成领导层换届之际对越实施全面解禁武器出口,就是在向新政府释放善意,用军售“大礼包”换取越南军方更多信任,进而获得金兰湾的使用权。

  3.越南可能跟美国买什么武器?

  从越南的武器购买意愿来看,其中长期目标应该是实现装备的现代化和体系化。由于越南现有的武器装备没有形成体系,防御系统存在太多漏洞,因此实现装备的现代化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图:F/A—50轻型战斗攻击机)
(图:F/A—50轻型战斗攻击机)

  例如,越南一直想升级空军战机,淘汰超过100架的老旧俄制米格-21战机。为此,越南可能会积极寻求采购洛—马公司生产的F/A—50轻型战斗攻击机和“海上大力神”海上巡逻机。

(图:“海上大力神”海上巡逻机)
(图:“海上大力神”海上巡逻机)

  其中,“海上大力神”巡逻机是美国最成功、最长寿和生产最多的现役运输机,在美国战术空运力量中占有核心的地位,同时也是美战略空运中重要的辅助力量,以涡轮螺旋桨发动机为动力,能在简易机场起降,具有大速度、高酬载、长航程等特性,是部队执行作战、机动、兵力换防等任务的重要载具。如果采购成功,将会大大提高越南的制海和制空以及海上巡逻和预警能力。

  从应对现实威胁来看,越南希望通过此次解除武器禁运,进一步提升越南空军的远程制海及制空能力,以形成覆盖南沙大部海域的对空对海作战能力。

  越南希望能从美国集中采购海上监测与阻截装备,包括洛—马公司的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与波音公司的情报、监测与侦察平台,用于提高对付中国的潜艇和水下作战能力。这也恰好是越南在传统军事合作伙伴——俄罗斯、以色列和欧洲那里买不到的东西。

(图: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
(图: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

  俄罗斯现在已不生产新型海上巡逻机,仅局限于更新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大量伊尔-38和图-142。欧洲也不再生产新型反潜机。最重要的是这也与美国的意愿不谋而合,使得美国获国会批准的阻力也大大减小。

  4.美国会满足越南的“胃口”么?

  2014年10月,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在纽约亚洲学会发表讲话时称,鉴于越美已实现关系正常化将近20年,而且两国2013年已建立了“全面伙伴关系”,仍然维持对越南的武器销售禁令“不正常”。他表示,如果美国不卖给越南武器,越南将寻求通过其他国家获得。

  美国认为,随着美越关系的不断升温以及越南对摆脱俄制武器限制的强烈意愿,如果再继续维持对越南的武器禁运不仅不合时宜,也不再奏效。这次全面解除武器禁运,不仅可以帮助越南摆脱对俄依赖,也可以借机打开在越南的武器市场。

  从武器销售内容来看,美国将会与国会保持密切协调,对越南政府提出的武器购买请求进行“逐笔审议”,有选择地向越南销售甚至“赠与”与海上安全有关的武器装备,包括各种舰艇、军机以及先进的对海对空监视侦察武器装备等,主要用于装备越南海岸警卫队,提高其在南海争端中对抗中国的能力。

  例如,美国极有可能会向越南出售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的P-3C“猎户座”侦察机,这是一款较老的机型,美军正打算用波音公司生产的P-8A“海神”巡逻机来替换。如果向越南出售,既可满足越南进行南海巡逻侦察的需求,也可完成该机型的淘汰升级。
(图:P-8A“海神”巡逻机)
(图:P-8A“海神”巡逻机)

  此外,美国还可能会向越南提供相关武器装备的技术支持、战术指导与装备维护升级服务,使越南逐步实现武器进口的多元化。

  5.美国真的会“全面解禁对越军售”吗?

  从武器销售清单来看,两国的意愿还有很大差距,越南能否获得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现在来说不太乐观。

  其一,越南的购买力有限,难以为所需“买单”。

  尽管越南在2011年至2015年的武器进口总额与2006年至2010年期间相比,增长了近7倍,但是,美式武器装备比起俄式要昂贵得多,如果越南放弃俄罗斯武器转而采购美国装备,将会大大增加军费开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因此,越南寻求武器解禁的真正目的实际上是想获得美国的军事援助,而美国政府和军工巨头绝不是什么慈善家,给越南的无偿军事援助将十分有限。

  其二,美越两国缺乏战略互信,合作深度有限。

  美越虽然建立了所谓“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但很难像美国—北约、美日的联系那般紧密:

  一方面,两国对越战的历史记忆与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对立始终存在,美国将不会放弃将奉行社会主义制度的越南作为“和平演变”战略的目标,而越南则一直对此心存戒备;

  另一方面,美国希望通过适当加强越南的海空军实力,以便使越南更有能力和意愿在南海充当挑战中国的“马前卒”,而越南则在借美国增强自身与中国博弈的能力之同时,竭力避免因此被绑在美国战车上,沦为美国的战略工具和棋子。

  其三,美越两国都不可能不考虑中国因素。

  美国的意图是不断给中国“找麻烦”而不是与中国决裂,为避免刺激中国,其在短期内不会向越南出售反潜导弹、歼击机等具有较强进攻性的作战武器;越南与中国不仅是地理上的山水相连,两国经贸往来十分密切,在经济、安全等领域与中国更是存在诸多共同利益。

  总而言之,美越在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对立以及战略目标的巨大差异,注定了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不可能一帆风顺。

  因此,美国虽然此次全面解禁对越武器出售,但并不意味着美国将无条件支持越南争夺南海利益,也不会妨碍美国与中国在全球层面展开合作,美国仍需要借助中国一起解决包括伊朗和朝鲜核问题在内的众多国际问题。

  6.附:美越军事合作大事记

  惨烈的越南战争让美越两国互为仇敌,也一度曾成为美国挥之不去的“噩梦”。美国政府于1984年正式对越南实施武器禁运,使得美越南关系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至1995年,美国与越南实现关系正常化,两国安全合作逐步打破坚冰。

  2006年6月,美国防部长在访越期间,表示同意越南购买美制装备的零部件,并允许越南派飞行员赴美国接受培训。7月,美驻日扫雷舰“爱国者”号和驻珍珠港深海打捞与救援舰“搜救者”号访问胡志明市,成为越战后第一批访问越南的美舰,双方军事合作关系开始深化。此后,美国开始放松对越南的武器禁运。

  2007年,布什政府宣布,决定以“逐案审查”的方式向越出售非致命武器,虽仍维持不向越出售致命武器的禁令,但为美越间进一步军事交流和防务合作创造了条件。

  2008年,由美国务院和越南外交部牵头的年度政治、国防及安全战略对话开启,涉及广泛的安全议题,包括越军融入联合国维和任务、美军在越南协助救灾行动等,标志着美越军事合作步入机制化轨道。此后,美国总统小布什访问越南以及越国家主席阮明哲、总理阮晋勇访问美国,为两国军事合作关系发展进一步扫清了障碍。

  2010年以来,随着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出炉,越南在美国地区战略中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在2010年发布的《四年一度防务评审报告》中,美国政府明确将越美关系定位为“全面伙伴关系”,并希望发展成为“战略伙伴关系”。

  2012年6月,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越南,并赴金兰湾访问,这是越战结束后重访金兰湾的美国最高级别官员,被认为是美越军事合作全面升温的前奏。

  2013年7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和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在华盛顿会谈后,决定将两国关系升至“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仅次于“盟友”,以推动两国在政治外交、防务安全、人权等领域的合作机制。

  2014年8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访问越南,10月,美方宣布部分解除对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禁令,以帮助越南加强海上安全。这是继2007年美国政府批准向越南出售非杀伤性武器之后的又一次突破,美越军事防务关系取得突破性进展。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

(责任编辑:李士英 HN071)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