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伦敦出现第一位穆斯林市长传递重大信号

  • 字号
2016-05-09 07:12:15 来源:和讯网  作者:高丽莉
 
在5月5日举行的英国地方选举中,巴基斯坦移民后裔、穆斯林、司机的儿子、代表英国工党的候选人萨迪克·汗(Sadiq Khan),当选为伦敦新一任市长。他是西方主要国家首都的第一位穆斯林市长。

    英国华裔自由撰稿人高丽莉撰文指出,选择这样一个具有竞争意识、具备竞争实力、一路从底层拼打至“伦敦之巅”的实干派作为自己的城市形象名片,伦敦向世界传递的信号是:在通向世界伟大城市的道路上,伦敦将比以往更具动能。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在5月5日举行的英国地方选举中,巴基斯坦移民后裔、穆斯林、司机的儿子、代表英国工党的候选人萨迪克·汗(Sadiq Khan),当选为伦敦新一任市长。他是西方主要国家首都的第一位穆斯林市长。

  萨迪克以压倒性的选票优势,击败了自己的主要竞选对手——亿万富翁的儿子、代表英国保守党的候选人扎克·古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

  穆斯林、巴基斯坦移民的后代、巴士司机的儿子、政府廉租屋里走出来的穷屌丝成功逆袭,这些元素,让本次选举的结果具有前所未有的戏剧性张力,极富标签性。

  伦敦市民通过选票,为自己选出了一张新的城市名片。一个城市有什么样的价值观,拥抱什么样的信念,就会选出什么样的市长。

  通过这次市长选举,伦敦人清晰地传递出了自己的价值观与取向:开放多元、包容并蓄、公平平等,朴实务实、勤勉敏捷、有竞争意识与竞争力。

  多元开放包容的伦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很佩服伦敦公民。在很多美国人、甚至很多穆斯林裔的美国人都在排斥穆斯林、奉行不让穆斯林进来的主张时,伦敦却选出了一个穆斯林市长。”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政治系的美籍华裔查尔斯·利如此评价伦敦市长选举的结果。

  选举结果揭晓后,英国的社交网络上有大量类似“伦敦是一个伟大的城市”、“为伦敦感到骄傲”的评论。流行于华人社交媒体与社区的普遍论调则是:“这是一个全球最具国际观的城市的胜利。”

  即便是当选后的萨迪克自己,在发表感言时也说,“我以前从来没想到一个有着像我一样出身背景的、从南伦敦一个政府廉租房里走出的男孩,能有一天可以被选为伦敦市长,感谢每一位伦敦人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在伦敦这座多元化的大都市,这个比大多数西方男子都矮小、身高1米68的巴基斯坦裔伦敦人,用46年的时间完成了从“廉租公屋男孩“(他自称是“A council-estate boy”)到“新的伦敦之王”(英国Sky News称其为“New King of London”)的跨越。

  一如他在自己的竞选宣言里所说,“他的故事,就是伦敦的故事”,确实,是日益开放的伦敦和伦敦人,成就了今日的萨迪克。而就在三十多年前,在萨迪克还是一个儿童时,他们家所有的男孩还都需要去当地的拳击俱乐部学习搏击,以反抗不时来欺负他们的种族主义者。今天,他却可以被伦敦人选为管理自己城市的市长,总操盘每年17亿英镑的政府预算。

  不可否认,今天的伦敦,可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元化、文化也最多元化的城市之一。根据官方公布的最新人口统计数据,在伦敦,大不列颠白人占比已不及一半,仅45%,非不列颠白人约15%;其次为印度人与黑非洲人,各占7%,巴基斯坦裔则占伦敦总人口的3%左右。全伦敦800多万人口里,穆斯林大约为100万。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位主要候选人、保守党的扎克,也不是不列颠白人,而是犹太裔。如此多元的种族、文化构成,即便放到今天,完全没有冲突也是不可能的,穆斯林极端恐怖主义分子的行为也着实让不少英国人担心。萨迪克的穆斯林身份也确实引来一些伦敦市民的担忧,他真如其竞争对手扎克所攻击的那样,“极端、激进,和穆斯林恐怖主义分子有关联”吗?对此,萨迪克非常旗帜鲜明地表态:“我坚决反对极端主义和激进态度,要和平,要团结,不要分裂。”而他被指责“与极端组织有关联”的前姐夫,是在2011年与其姐姐离的婚。

  但是,萨迪克并不讳言自己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也表明自己非常忠实于自己的伊斯兰信仰。比如,对每日祈祷仪式的严格遵守、斋戒、从不喝酒、没有婚前性行为等等。他还曾邀请一位不信仰伊斯兰教的记者朋友去他家吃开斋饭,以期让那位记者对伊斯兰教的精神有更深刻的了解。

  尽管文明与观念的冲突仍然存在,比如仍有不少华裔伦敦人,在日常交谈中会自觉不自觉地将印巴人称呼为“阿叉”,在购置私产时,也会特意回避印巴人聚居的区域,再比如萨迪克也曾因支持同性婚姻而遭受过死亡威胁,但是,正如萨迪克自己在当选感言中所说,伟大的伦敦人民最终还是选择了希望而不是恐惧,选择了团结而不是分裂。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伦敦市长的选举,是伦敦最好的一次城市形象宣传。

  提高阶层流动活性:“将伦敦曾给我的机会还给伦敦人”

  萨迪克当选后,不少英国媒体称:“司机儿子击败了亿万富翁儿子。”但与其说这是一次“司机儿子击败亿万富翁儿子”的胜利,不如说是数百万伦敦人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希望与机会——向上流动的机会。

  阶层相对固化,流动活性大幅降低,已成为英国社会中日益严重的问题。所以,萨迪克在自己的竞选宣言中鲜明提出:将伦敦曾经给我和我家庭的机会还给伦敦人。显然,他本人的成长轨迹,是他关于“阶层流动”主张最好的一个印证与范例,示范了一种几乎堪称完美的可能性。

  1960年代,他的父母带着三个孩子移民来伦敦。萨迪克是这个家庭第一个在伦敦出生的孩子。父亲做了20多年的巴士司机,母亲每周日给人缝纫贴补家用,她一条裙子可挣25便士。在萨迪克的印象中,父亲经常加班,母亲也一直辛劳,而他自少年时便开始打业余零工,每周六去送报纸挣钱。但是整体而言,父母的勤俭,伦敦市政府提供的廉租公屋、可控的生活成本、可负担的私房价格、英国免费的公立医疗健康系统、以及优质的公立学校教育,最后让这个十口之家在伦敦得以安居乐业,父母不仅攒钱购买了一套三居室公寓,还让萨迪克和他的6个兄弟、1个姐姐完成了良好的教育——7个孩子拿到了大学学位,一个孩子成了机械师,而且,他的父母仍有余力,不时接济远在巴基斯坦的穷亲戚。

  萨迪克本人也在北伦敦大学拿到了法律学位,并在毕业后成为一名人权律师,并走上从政的道路。可以说,因为有选择的底气、实力与信心,萨迪克才可以在高考前,将专业方向从原先的牙医转向了法律,并在毕业后,没有选择更稳定的公司法律师,而是选择了人权律师的方向。合适生长的土壤、承受挫折打击的能力(别忘了,他自幼就得首先能有保护自己免于种族主义拳头伤害的能力)、加上自身的天赋与实力,让34岁决定从政的萨迪克,35岁就当上了代表TOOTING区的国会议员,并在39岁成为英国第一个穆斯林内阁成员,任当时工党布朗政府主管社区事务的国务大臣,之后又成为交通部长。保守党执政后,他又在工党影子内阁中担任一系列要职。至今日,他终于实现了他的“最终梦想”:成为伦敦市长。

  与之相对应,身高1米90、就读贵族学校伊顿公学、继承了父亲两三亿英镑遗产、还娶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女孩子的保守党候选人扎克·古德史密斯,却是个典型的“富n代”和“高富帅”,他被不少伦敦市民认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特权阶层一分子”、“生来就是要统治社会的”。光环很耀眼,然而,距离普通民众太遥远,甚至容易招人反感。

  不同的出身背景、党派背景,也意味着,这两位主要候选人对伦敦塑造与管理的主张,有着差异明显的着力点。

  “让伦敦成为所有人的伦敦”,这是萨迪克最核心、也最被普遍认知的竞选口号,他强调,不能让伦敦成为少数人的伦敦。所以,他的施政纲领,其核心概括就是:降低与严控伦敦人民的生活成本,让伦敦人居有其所,安居乐业,从而有余力去实现更好的教育,找到更好的工作,实现更好的个人发展,进而促进社会流动,也让伦敦更有竞争性、更有活力与创新力。在萨迪克的竞选短片中,他一路坐着公交车,穿越伦敦大街小巷,娓娓讲述自己的伦敦成长逆袭故事,从廉租公屋到他出生的公立医院,从他小时候踢球的草场到他上的小学、大学,并告诉你,他的目标就是,给你一个有机会、有希望的伦敦。

  而在扎克的施政纲领中,生活成本(如交通费用)四年里将上涨17%,伦敦居民可负担的房屋价格,其上限被界定为每套45万英镑——一个让萨迪克认为自己儿子都买不起房的数字。对生活成本不敏感,无疑是亿万身家的扎克的致命弱点之一。显然,选择扎克,多少意味着继续固化本已渐僵的社会阶层流动性,“让社会里出现更多的工作中的穷人”(萨迪克语),让象征着城市最高管理权力的伦敦市长继续只代表一些阶层的利益。

  最后的选举结果似乎说明:伦敦人相信,确保阶层流动的自由性、为阶层流动提供丰富的可能性与机会,是任何社会得以长期良性发展的重要根本。

  伦敦需要一个坐地铁的市长

  在扎克和萨迪克竞选阶段,英国国家公共电视台BBC推出了对两位候选人的出租车暗访的一段实况,颇有解读空间。其中,扎克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自称经常坐地铁,却不知道伦敦最重要的一条地铁线、横穿伦敦的中心线(Central Line)在最市中心一段的地铁站次序。这是几乎每一个乘坐地铁的伦敦人都能回答的问题,但是扎克只能回答:不知道。更要命的是,在记者两次试图转至下一个问题时,他不断强插解释,为自己对地铁线路的无知而辩护:“我每次出行坐地铁,习惯用City Mapper(一款城市交通指引工具),跟着它的指引走就好了。”记者又问这位伦敦市长侯选人,伦敦博物馆在什么位置,结果扎克一边说“自己刚去过”,一边却支支吾吾,回答不出。

  相反,自称“(地铁)北线常客”的萨迪克不仅准确回答出了难度相似的“地铁提问”,还附加说明,那两站之间仅30秒。在对伦敦熟悉程度的考察问题中,他均应对自如。

  一个值得对比之处,是两人坐在出租车后车客位的姿势。扎克的一条腿习惯性地置于另一条腿之上,优雅、绅士、相对放松的做派,显然是长期习惯于坐在汽车后排客位,全程姿势未变;而萨迪克则全程没有翘腿,随着司机的问题越来越多,他只是双腿并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警觉。

  作为一位伦敦的普通选民,是选择一个习惯于优雅地坐在轿车后排的人作市长?还是选择一个跟自己一样每天乘坐地铁上下班、担心女儿夜间安全、担心儿子是否买得起房、对自己的病痛疾苦更感同身受的人作市长?在这点上,伦敦人的精明与务实,早有传统。前任市长鲍里斯·约翰逊是一个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的“自行车市长”。笔者不仅曾在下班时间的马路上碰到过他骑自行车,还曾在伦敦希思罗机场偶遇独自推着一车行李步出闸口的他。而再前任的利文斯通市长,则是一位“地铁市长”,每日乘坐地铁上下班。到萨迪克,则不仅坐地铁,甚至连日常买衣服,都跟普通市民站在同一条街上——在英国,你在哪条街上买衣服,去哪个超市购物,基本就清晰界定了你位列哪个阶层。这位平民市长的西装来自英国高街平价品牌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一个有专门针对小个男女开发的“娇小线”产品的品牌,根据其官网显示,它的一套西装价格大约在180-230镑之间不等。而根据英国一个采访过他的女记者介绍,他熟悉英国另一个著名高街平价品牌Topshop所有男款牛仔裤的型号。一个精明而务实的理性消费者。事实上,萨迪克的助理说,他平时很少穿便装,即便是正装,也永远一个套路:白衬衫、银色袖扣、深蓝色西装;冬日则外搭一件驼色大衣。而就其每次公开亮相的视频和照片来看,这也是一个极其不爱打领带的市长,很少见到风纪扣扣上过。甚至在其大选当日以及次日就职宣誓时也是如此。但是,伦敦人显然并不care这个小节。

  与其选一个需要下基层、考察民意、了解我生活的市长,不如选一个正在过着我的生活的市长。即使萨迪克的生活践行,包括他的两个女儿均就读公立学校,都多少有出于政治形象塑造考虑的需要,但选择这样一个形象的市长,至少向世界示范了一种市民心中的理想市长可以是种什么形象。

  伦敦需要一个有竞争力的市长

  相比于扎克的纤长文弱、语速缺乏节奏感、声音缺乏穿透力,萨迪克虽然个子不高,但长相英俊——甚至被评价说长得像好莱坞以帅著称的乔治·克鲁尼,他也显然更善演讲,语音语调语速的掌握,都更老道而自如。相比于扎克,萨迪克更显自信、更具领袖魅力。

  而科学、数学、法律等学科的严谨学术训练,也让萨迪克培养出了强悍的思维与思辨能力。他也如所有“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要拼才华”的人一样,十分勤勉而自律:每天只睡5.5个小时,早上7:19分准时和家人吃早餐,并且,一家人的早餐,还是他做。有家庭责任感,重视家庭,对于伦敦人来说,则是又一个很重要的加分项。经营过事务所,懂运营之道,27岁就做到合伙人,这些都在证明萨迪克的个人综合素质。并且,因为长期坚持运动,自小就打拳击,他看上去身手敏捷,永远一副精力充沛的形象。他2014年曾经参加过伦敦马拉松赛,跑完全场,还是伦敦工党足球队的核心队员。长期的拳击训练,不仅让他具有自我保护的能量,也让他看上去“硬朗”而“有斗志”。

  选择这样一个具有竞争意识、具备竞争实力、一路从底层拼打至“伦敦之巅”的实干派作为自己的城市形象名片,伦敦向世界传递的信号是:在通向世界伟大城市的道路上,伦敦将比以往更具动能。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评论精品策划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