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巧妇”朴槿惠何以把“有米之炊”煮糊了

2016-04-21 05:30:00 和讯网  陶短房

  专栏作者陶短房撰文指出,对于朴槿惠和大国家党不断强调地缘政治风险和半岛危机对“提高行政及立法效率的需要”,此番韩国选民似乎也有了新的认识。在他们看来,韩国总统虽然有诸如不能连选连任等限制,但在任期内的权限却是足够的,足以应付各种非常态势而有余,从韩国恢复独立以来历史看,以“非常态势”为由赋予总统或政府“非常权力”,是“非常”危险的,对此韩国选民也不可能不有所保留。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4月13日韩国第20届国会选举前夕,绝大多数分析家讨论的焦点,集中在执政党——新国家党到底能获得多大议席优势,是继续4年前“缩水”24个议席的趋势,从而丧失国会绝对多数(韩国国会共有议席300个,赢下至少151席方能获得国会绝对多数,而2012年第19届国会选举中新国家党获得152席,仅比“保底数”多1席,而选前因种种原因新国家党只剩146席,已失去国会绝对多数),还是如某些人所预料的那样扩大优势,而很少有人想到新国家党居然会输掉这次选举。

  之所以普遍认为“新国家党不会输”,理由是多方面的,而且似乎每一条都很有道理。

  首先,朴槿惠就任总统以来,韩国经济表现虽不能算十分令人瞩目,却坐稳了亚洲第四大经济体的宝座,且被公认为“较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新兴国家”,也幸运地未曾遭受新一轮全球经济衰退的严重影响。

  其次,近日朝鲜半岛局势复杂、严峻,通常情况下每逢此时,右翼、对朝鲜趋于强硬的新国家党支持率都会显著上升,而朴槿惠相对于新国家党传统“南北政策”更趋灵活务实的“北方方略”在韩国公众中的支持层面也更为广阔。

  第三,近期朴槿惠不断抨击国会对政府立法和推动改革进程的掣肘、羁绊,呼吁公众通过国会改选助她一臂之力,使新国家党重获国会绝对多数,从而令执政党获得更大更多的立法、改革自由度,并扫除国会对总统、政府的过多牵制,以此稳定经济和推动“结构性改革”。

  第四,同样由于地缘政治形势的紧张、复杂,朴槿惠和执政党领袖金武星选前多次呼吁“赋予政府更多决断权”,以及时应对危机。许多分析家认为,这个理由对选民而言,应该具备一定说服力。

  然而新国家党的确输了:58.0%的投票率(高于4年前的54.3%)表明,这次败选的确代表了相当广泛的韩国民意,而这代表相当广泛民意的选举,却让新国家党再丢24席,只剩下122个议席,不仅未能重夺国会绝对优势,反倒以1席之差落在反对党——中左翼的共同民主党之后,成为国会第二大党。尽管由于韩国并非议会制政体且总统、议会选举不同期举行,朴槿惠总统及其政府仍可在任期内继续执政,但她非但未实现通过选举扫清执政和立法掣肘的初衷,反倒令其在剩余任期内不得不面对“朝小野大”的更多牵绊,这一状况自2000年以来,在韩国政坛还是首次出现。这次出乎意料的挫败不仅导致金武星在选举翌日宣布辞去党领职务,也让朴槿惠尴尬不已。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朴槿惠这位“巧妇”何以把“有米之炊”也给煮糊了?

  之所以如此,在如Verisk Maplecroft风险顾问公司分析师赫里贝尔尼克(Miha Hribernik)等人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选民对韩国经济、就业状况的感受,和朴槿惠及执政党的“自我感觉”存在相当大的落差,且对其“药方”普遍感到失望。

  尽管总体上避免了全球性经济衰退的剧烈冲击,但这并不意味着韩国经济现状令人(主要是令选民)满意,IMF日前将韩国2016年GDP增速预期从3.2%下修至2.7%,理由是对中国等市场出口前景黯淡,而(今年2月)高达创21世纪以来纪录的12.5%的青年失业率,更令许多新生代选民感到难以忍受。对此朴槿惠提出的对策,是让她及政府扫清立法障碍,从而得以继续强化量化宽松措施,并通过“发展创意产业”、“刺激服务业”等手段恢复经济和促进就业,对此许多韩国选民表示难以理解(“连饭碗都没有何谈‘创意’”),认为是隔靴搔痒、甚至本末倒置,难以产生共鸣。

  对于朴槿惠和大国家党不断强调地缘政治风险和半岛危机对“提高行政及立法效率的需要”,此番韩国选民似乎也有了新的认识。在他们看来,韩国总统虽然有诸如不能连选连任等限制,但在任期内的权限却是足够的,足以应付各种非常态势而有余,从韩国恢复独立以来历史看,以“非常态势”为由赋予总统或政府“非常权力”,是“非常”危险的,对此韩国选民也不可能不有所保留。

  不过朴槿惠也好,大国家党也罢都并非“全败”:共同民主党虽然大增21个议席,却仍然远离151席的绝对多数,由电脑杀毒企业“安博士”创始人、著名企业家和计算机病毒专家安哲秀刚刚创办仅两个多月的“国民之党”异军突起,夺得38个议席,成为“附秦则秦强、附楚则楚胜”的“小而关键”因素。早在2012年,曾打算参选总统的安哲秀就在民调中一度领先朴槿惠,这样一个兼具偶像、实力的政治新星在国会中将如何“起舞”,将成为朴槿惠剩余任期里最值得关注的焦点——从政见和政治历史上,安、朴是对手,但朴无权争取连选连任,实际上已不构成对安政治前途的威胁,从韩国政治历史上“三金”(金大中金泳三、金钟泌)分分合合的故事看,未来(至朴槿惠2018年总统任满前)可谓“一切皆有可能”。(文章来源:南早中文)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