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揭秘曾流亡北京的一位阿拉伯“中国通”

2016-01-15 07:50:19 和讯网 
哈迪·阿拉维,图片来源:qanon302.net
哈迪·阿拉维,图片来源:qanon302.net

  编者按:过去几十年,中阿关系在风云变幻的世界政治中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过去的一年,中阿不仅仅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中阿民间交流也是蒸蒸日上。1月13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中国对阿拉伯国家政策文件》,更是反映了中国将发展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作为一项重要的任务体现出来。

  作者:穆罕默德· 苏德里(Mohammedal-Sudairi)

  翻译:段九州

  在20世纪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引进少数阿拉伯学者和记者,他们大多是通过“革命”渠道招募的,比如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阵线(FLN)、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PLO)以及伊拉克和苏丹共产党。

  这些专家来到中国的任务明确,编辑和翻译阿拉伯语文献,以及为中国的新闻和教育机构提供阿拉伯语教学。

  来华专家团里包括了数位知名阿拉伯作家和学者,如哈兹姆·沙马维( Kadhim al-Samawi)、哈纳·米纳(Hanna Mina)、谢赫·贾拉勒·哈纳菲(Sheikh Jalal al-Hanafi)、哈迪·阿拉维(Hadi al-‘Alawi),其中最后一位在20世纪阿拉伯思想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哈迪·阿拉维,图片来源:festivalsinsyria.com
哈迪·阿拉维,图片来源:festivalsinsyria.com


  哈迪·阿拉维外号“当代哈拉吉”,伊本·哈拉吉(Ibn al-Hallaj)是公元十世纪时著名苏菲诗人,后因“异端罪”被阿巴斯王朝处死。

  法国社会学和人类学家雅克·贝尔克(Jacques Berque)称哈迪·阿拉维是“20世纪最危险的思想家”,主要是因为后者对阿拉伯遗产(turath)富有批判性和极端的解读。

  同时,阿拉维也对重塑阿拉伯人对中华文明作出了不朽贡献,他的《中国新语》(al-Mustatraf al-Sini)是一本百科全书式的著作,向不熟悉中国的阿拉伯读者介绍了中国的文化、哲学、宗教和语言。

  1932年,哈迪·阿拉维出身于巴格达郊区卡拉达特·马尔亚姆的一个贫穷但崇尚教育什叶派家庭,他的哥哥哈桑·阿拉维同样也是著名学者。受益于祖父留下的家庭图书馆,阿拉维从小就熟读《古兰经》、阿拉伯文学和世代经典。

  同时,家庭的困窘也使他很早就体会到伊拉克社会的阶层分化,养成了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对富人和富人政府的仇恨”。

  这样的心态促使他从早年就开始重新审视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对穷人和受压迫阶层的关注始终影响着他的学术和政治观点。在1954年从巴格达大学经济系毕业典礼上,他拒绝和费萨尔二世握手,其反对权威的政治信仰显露无疑。

  他在加入伊拉克共产党后被当时的国王政府囚禁,后来参与了卡里姆·盖西姆在1958年推翻王权的革命。

  1963年复兴党政变后,阿拉维无法容忍伊拉克共产党华而不实的论调和缺乏实际行动的风格,最终决定离开该党。不过,他依然忠实于他的左派信仰,也因此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遭到迫害。在一生当中,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保持了相当朴素的生活方式。

  从20世纪60年代起,阿拉维进入作品高产期,他尝试用颠覆性的视角探索阿拉伯文化遗产(turath),特别是从阶级斗争、知识分子与国家关系、语言与潜意识、反教权主义、历史与神话、女性主义、阿拉伯语现代化以及共产主义精神化等角度。

  他的著作大概总共有20本,包括《伊斯兰政治思想史节选》、《伊斯兰的失败者》、《伊斯兰的政治暗杀》、《遗产辞典》、《政治和文学里的所见与所匿》。这些著作表现了他深刻的学术见解和对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历史的熟稔。

  1967年,在友人谢赫·贾拉勒·哈纳菲(彼时已在中国生活数年)和中国使馆的帮助下,阿拉维(与哈兹姆·沙马维一起)逃离伊拉克来到中国,为新华通讯社工作并教授阿拉伯语。

  起初,在伊斯雷尔·爱泼斯坦(Israel Epstein)的帮助下,他沉浸于学习中国文化和哲学,前者是已经加入中国国籍的记者和学者(时任《今日中国》主编),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阿拉维对道家思想尤其感兴趣,他认为纯粹的“东方”传统与伊斯兰教的苏菲主义相似,两者都强调“集体”精神和对人民的关怀。

  他形容老子和庄子为具有救世主义情怀、关怀社会的圣人,他们发自“真知”的苦行生活方式值得所有知识分子模仿。由于受到道家极简主义和“无为”思想的启发,同时也追随中世纪思想家阿布·阿拉·麦阿里( Abu al-‘Ala al-Ma’arri)的步伐,阿拉维渐渐放弃食肉,在后半生严格坚持素食主义。

  终其一生,他也拒绝有后代。总的来说,阿拉维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源自于他所认为的伊斯兰和中华文明的天然亲缘性,两者都拥有共同的“人文主义”本质,而不同于西方的精神虚无主义和腐化。

  起初,阿拉维非常欣赏中国毛式共产主义,因为它成功地调和了中国传统文化和科学马克思主义。

  阿拉维认为,这样的结合使毛主义可以克服养活人民和实现工业化的挑战。但是,当意识到毛主义尝试根除中国的传统儒家文化遗产时,他很快改变了他的观点。

  总体来说,阿拉维对他所谓的“舶来共产主义”,如共产主义在俄国、中国和古巴的应用,持批评态度。而他认为这是唯有他所倡导的“社群主义”(masha’iyya)可以在保留民间历史文化遗产的同时,建立平等主义的社会秩序并使之成为社会精神内核。

  阿拉维对苏菲主义和道家传统亲缘性的阐述,接近于他提出的“社群主义”,即出于尊严和反抗权威而形成的集体倾向。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这些传统帮助人们收敛无节制的欲望和回归社群主义的天性(fitra)。当然,那些获得崇高地位的人都是例外,他称之为“普世知识分子”或者“先知”,如穆罕默德、伊本·哈拉吉、老子、歌德和马克思。

  阿拉维在北京、伦敦、贝鲁特和大马士革都流亡过,20世纪90年代后他最终定居于大马士革。大概在那个时候,他尝试着发起非政治性的“社群主义”运动,以帮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贫民和支持伊拉克左派的反萨达姆活动。

  直到1998年9月去世之前,他都一直呼吁,为了完成阿拉伯人两个世纪以来民族解放和反西方反殖民主义的计划,以及摆脱社会贫穷、无知和资本主义压迫的目标,东方“社群主义”传统必须重新恢复。

  只有当条件允许出现足以在国内对抗资本主义、在国外对抗殖民主义的知识分子阶层时,解放才能真正被实现。

  哈迪·阿拉维是20世纪灯塔式的人物,很少有人拥有他这样的道德高度和对弱势阶层深层而热情的关怀。

  他认为自己是中华文明的儿子,一生热爱中国哲学与文化,在他大马士革住宅门口悬挂的牌子写着“这里住着哈迪·阿拉维,两个文明的传人”——伊斯兰和中华。

  参考文献

  Mohammed al-Sudairi,Hadi al-`Alawi, Scion of the Two Civilizations, Middle East Report,Fall 2015.

  版权申明本文为中东研究通讯研究团队原创,如有意转载或引用请与中东研究通讯微信公众号(MenaStudies)联系。

  中东研究通讯中东研究通讯关注中东研究前沿,定期推送优质的中东知识、最新中东研究以及中东资讯,服务各阶层大众,欢迎各界学人关注、指正与批评!也欢迎合作与投稿!投稿联系:duanjz14@mails.tsinghua.edu.cn微信号:MenaStudies

一位被遗忘的阿拉伯“中国通”
(责任编辑:孙建楠 HN0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